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5章 慈善拍卖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你看你,你又较真了吧?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,“你们俩同血型,早在血液输进去的那会儿,两者就已经混合起来了,你总不能为了个蒋依依,把自己全身的血都换了吧?”

“如果有足够的备用血,我愿意把血都给换了,就算是用陌生人的血,也不用她的。”

厉远冥就不想和蒋依依有什么牵扯,瞧瞧她那说的都是什么狗屁话?

还自己身体里流着她的血,关系就不一样了,怎么着,她这是想认个爸爸不成?

梁浅茵只当他是说的气话,也没往心里去,但是等到傍晚许风来例行探病,厉远冥又重提了此事,“你帮我找个能换血的医院,我不要用蒋依依的血。”

“啊?这……”

许风有点愣,狐疑的看向梁浅茵,梁浅茵嗔怪了眼,“你别听他胡说,哪个正常的医生会把一个正常人的血给他统统换掉?他就是和蒋依依怄气而已。”

厉远冥急了,“浅茵,我是认真的!”

“好好好,我知道你是认真的,来,先吃口苹果,啊——”

梁浅茵哄着厉远冥,都把苹果喂到了嘴边,厉远冥无奈,只得先吃了苹果,刚咽下去,还没等他再次申诉,一口苹果又堵了过来。

这丫的,就是存心不让他说话啊?

厉远冥一手挡住苹果,坚定道:“许风,我是认真的,你去给我找能换血的医院,只要把这身讨厌的血给换掉,多少钱都无所谓。”

“阿衡,你这是……”

“我说了,我讨厌蒋依依的血,我就要给它换掉。”

厉远冥执拗起来,连梁浅茵也劝不动,梁浅茵无论之下,只得给许风使了个眼色,“行,你先找医院吧,反正我是不信世上会有这样的医院。”

边说又边朝许风眨了几下眼睛,许风秒懂了她的意思,笑着点头,“行,我先找医院。”

至于找不找得到,那就另说。

厉远冥见他俩都答应了,这才轻哼一声,稍稍缓了脸色。

而此时老爷子也带着两孩子赶了过来,一见爸爸和妈咪都在,梁小月和梁小阳高兴得顿时一头就扑了过来,“爸爸!妈咪!”

“哎哟,宝贝儿,别碰着了你爸爸!”

梁浅茵赶紧在半道上拦下了他俩,梁小月看厉远冥头上都包裹着纱布,顿时就心疼的掉了金豆豆,“爸爸,会不会很疼?我给您吹吹,就没那么疼了……”

“好,那就请小月公主帮我吹吹。”

厉远冥这会儿倒是笑眯眯的,也不怄气了,梁小月凑上前去,小心的在他额头上吹了吹,“爸爸,你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。”

“谢谢小月,等爸爸好起来以后,就带你和小阳去吃大餐。”

厉远冥摸摸额头,虽然还是疼的厉害,但心里却是暖融融的,充满了力量。

老爷子坐在床边,半是训斥半是关怀,“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,怎么还那么不小心?你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,这些人却是被你吓的要死。”

“爷爷,我知道了,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。”

厉远冥乖乖赔罪,也不敢顶嘴,梁浅茵也赶紧帮着打了圆场,“爷爷,医生说阿衡身体素质不错,恢复的很好,再观察几天,也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“行吧,有你照顾他,我也放心。”

老爷子年事已高,也禁不住这般折腾,坐了会儿,也就带着孩子们走了。

许风得了厉远冥的命令,也早就跑没影了。

梁浅茵陪在病房里,照顾厉远冥。

有了梁浅茵的暗中吩咐,许风找了一个星期,都没有找到所谓的换血医院,而厉远冥的伤都已经好了,直接出了院。

这段时间蒋依依并没有再出现在厉远冥眼前,梁浅茵也尽量的不提起那方面的话题,不知不觉,厉远冥自己也渐渐淡忘了那件事。

回家又再休养了几天,傍晚时,厉远冥就神神秘秘的带着梁浅茵出去了。

梁浅茵也没问,一到地头,见是家酒吧,顿时就歪了头,打趣道:“果然男人要挂在墙上了才老实,身体才刚好呢,就迫不及待的来看美女了?”

“哪有的事?这可不是家普通的酒吧。”

厉远冥揉揉她的头,琥珀色的眸子里略逞着委屈,“可不许这么想我。”

“好啦好啦,来都来了,赶紧先进去。”

梁浅茵也就是逗逗他而已,而厉远冥清咳了声,眉宇微皱,又是往日那副面无表情,清冷矜贵的模样。

旁边有路过的女子忍不住侧目,而他却是目不斜视,眼神所在的地方,就只有梁浅茵。

酒吧外表装饰的像酒吧,而内里却与别的酒吧不同。

舞池和卡座都被改成了观众席,而吧台却变成了小型舞台,虽然灯光幽暗,但并不是普通酒吧里让人头晕目眩的五彩霓虹灯。

观众席上已经坐了不少人,而厉远冥拉着梁浅茵径直就去了第一排,

刚落坐,梁浅茵就忍不住好奇了,低低问道:“阿衡,这是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?”

“你静心等等,很快就见分晓了。”

厉远冥还故意卖了个关子,听的梁浅茵都想掐他腰上的软肉了,这家伙,还瞒自己?

好在也没等多久,就有位漂亮女郎走上舞台,笑吟吟的开口,“欢迎各位参加今晚的拍卖会,今晚主拍的收藏品都来源于各届善心人士的捐助,用于慈善事业……”

漂亮女郎在台上笑吟吟的说着欢迎词,梁浅茵这会儿也明白了,原来是慈善拍卖会啊?

犹记得上次老爷子让她和阿衡参加拍卖会,老爷子还捐了东西的,也不知道这次阿衡有没有捐东西?

像是知她心中所想,厉远冥轻声说道:“我捐了幅山水画,应该还行。”

“啊?你不会是把书房的那幅画给捐了吧?”

梁浅茵小小的惊诧了下,她听厉远冥说过,那幅山水画可是真迹,没有过亿的钱都别开口问价,没想到竟然把它给捐了?

“就是那幅画儿,你要是喜欢,我再把它买回来。”

厉远冥只当她喜欢那幅画,但梁浅茵摇摇头,轻声说道:“捐了就捐了吧,想来能拍下它的也是爱画之人,不会胡乱糟蹋了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