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6章 凤求凰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若是一幅画就能帮助许多人,梁浅茵也绝不会吝啬。

厉远冥捏捏她的手心,没再说话。

漂亮女郎已经讲完了欢迎词,很快有拍卖师上台,拍卖的第一件藏品便是扇精巧的十二页屏风,虽然统共不过两个手掌大小,但作为古代技艺来说,精巧度已经巧夺天工。

随着屏风徐徐展开,又被投映在大屏幕上,就好像展开了一幅浓墨喜庆的人文景观画,画工细腻,画风大胆,颇有观赏意境。

拍卖师满脸笑意,“这副贺岁屏风画作是某位慈善家所捐拍,追溯千年,其技艺与画工皆在当时达到了巅峰,现起拍价五百万,每次加次不得少于一百万,开拍!”

“七百万!”

拍卖师话音未落,就有人叫了价,随即又有人跟了上去,“一千万!”

“一千三百万!”

“两千万!”

叫价声此起彼伏,看来大家都挺认可这扇屏风的。

拍卖师听着叫价声,喜笑颜开,而厉远冥见梁浅茵颇感兴趣的盯着屏风,也就悄声问她,“如若你喜欢,咱们就拍回去细细观赏。”

“可别,我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,对这类古玩并没有研究的意思。”

她就图个好看而已,真落她手里,就是暴殄天物了。

厉远冥笑起来,点点头,“那行,你要有喜欢的东西就直接拍下来。”

他们家不缺那些钱,就图她开心。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也就短短几句话的功夫,屏风价格已经飙到了七千万,梁浅茵都来及咋舌,价格又直接被推到了八千万。

台上的拍卖师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,“那位老先生出价八千万,还有没有加价的?”

酒吧里沉默下来,拍卖师也不着急,等了半分钟,才又笑吟吟的道:“八千万第一次,还有没有哪位看好这扇十二页贺岁屏风的?”

没人再应声。

“八千万第二次!”

“八千万第三次!”

声落槌响,这扇十二页的贺岁屏风,就已经定了下来。

虽然八千万并不算很高端的价格,但拍卖师仍是笑的心满意足,今晚拍卖来了开场红,想必后面藏品的拍卖会更顺利。

气氛已经被调动起来,很快第二件藏品了上了台,是个精巧的陶碗。

梁浅茵也不懂这些,就在下边看看热闹,喝个彩。

她不开口,厉远冥也不主动拍东西,就安静的陪着她,权当走个过场了。

眼看着一件件古董都被高昂价格拍走,厉远冥又轻声问梁浅茵,“当真没有喜欢的?”

“我又不懂这些,不用拍。”

梁浅茵对那些瓶啊罐啊的没兴趣,摇摇头,忽见礼仪小姐展出了件玉吊坠,顿时就笑笑起来,“哎,这个挺好,要不然咱们就拍这个吧?”

玉吊坠乃是粉玉,上面雕着繁复细致的花纹,仔细看看,好像是只振翅高飞的凤凰,单看这外貌,梁浅茵就起了喜爱之心。

见她喜爱,厉远冥不多说,自是要帮她拿下这枚玉吊坠的。

台上的拍卖师嗓子都快喊哑了,但脸上的职业笑容未减分毫,“诸位,这枚雕刻着凤求凰的粉玉吊坠已经有七百年历史,玉质难得,上面的雕刻技艺也属上乘,乃是送给伴侣的不可多得的好礼,起拍价三百万,每次加价不少于五十万。”

比起之前的拍价,这枚粉玉吊坠的拍卖价格并不高。

拍卖师的声音未落,厉远冥直接举了叫价牌,拍卖师眼睛一亮,笑了起来,“八号席位出价六百万,还有哪位看好粉玉吊坠的?”

“我出八百万!”

略显阴沉的男声在角落里响起,拍卖师点点头,“三十九号席位,八百万!”

“八号席,一千二百万!”

原本不怎么被看好的玉吊坠都加价这么猛,拍卖师的嗓子都激动到颤抖了,三十九号那位沉寂了下,又阴阴开口,“一千五百万!”

“两千万!”

厉远冥也懒得举牌了,直接加价,拍卖师看两人杠起来,嘴都快笑歪了,他的工资可是从拍卖提成里来的,拍卖价格越高,他的提成工资也才会越高。

只不过升到两千万以后,三十九号也哑了火,最终粉玉吊坠以两千万成交,送到了厉远冥手里。

厉远冥转手就把锦盒送到了梁浅茵手里,眉眼温柔,“喏,给你拿回来了。”

“你呀,两千万算是打水漂了。”

出价的人那么少,梁浅茵就知道这吊坠的市场并不好,一千万就到顶了,但这个傻子居然拿两千万拍下来,真不知道该不该夸他心眼实诚。

“这个吊坠并不能拿它的本身价值来衡量,若是落到对眼缘的人手里,两个亿都不多。”

厉远冥并不觉得打水漂,只要是浅茵喜欢的东西,不论贵贱,她喜欢就好。

笑了笑,又低声说道:“就像情人节的花,巧克力之类的东西,已经超出它原本价格的几十倍,还不是有那么多人疯狂的购买?”

意义大于价值,也同样受人追捧。

梁浅茵斜眸嗔他,把玩着小小的粉玉吊坠,触手生温,倒也不差。

上面的雕工虽然没有现代那么精巧,但却透着古朴厚重之意,就当是图自己欢喜吧。

梁浅茵得了吊坠,也就没再关注拍卖会。

而厉远冥对这些东西也并不是很在意,买了吊坠之后就没再出手。

倒是角落里的三十九号席位上,阴沉男子盯着他俩所在的方向,眼神闪烁不定。

厉远冥是吧,等他好久了……

拍卖会进行的如火如荼,一直等到最后,厉远冥所捐的山水画才被当作压轴品拍卖,价格一路飙升到过亿,最终以两亿五千万的价格成交下来。

拍卖师幸福的都快晕了过去,而梁浅茵出场以后,还小声嘀咕,“那些人是不是有点看走眼了?一幅画而已,真值那么多钱?”

“当然,而且这幅是大师真迹,那位拍下来的人并没有吃亏,反倒是赚了。”

他当年拍来的时候也差不多花了两个亿,好东西嘛,大家都认可的。

梁浅茵对古董没研究,只觉得大家都挺疯狂了,出了酒吧,外面的寒风嗖嗖的灌进脖子里,也就赶紧缩了头,“赶紧去车上,天寒地冻的,着实难受。”

怪不得风要去S市,她也想去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