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28章 追尾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对啊,咱们先逃命再说吧!”

小混混们可不想被抓,而狼哥见那男人已经走远,也只能失望的跟着小弟们走了。

他是真想帮老大砍死那两个人的,但谁知道那两人竟然一把火烧了价值千万的豪车,来换取逃脱的机会?

富豪果然是财大气粗,但这个梁子也结定了!

火警赶到的时候,许风也赶过来了,一看连警察都出动了,也着急起来,“厉总,夫人,你们没有受伤吧?”

“我们没事,就是车子烧了而已。”

厉远冥摇头,又说道:“你去警察那边问问情况,若是有损失,我们全额赔偿。”

“行,那我马上过去。”

许风点头,很快又回来了,“烧了点周围的建筑物,损失并不大,我已经和警察说过具体情况了,那边说让我们自行和受害者协商就行。”

厉远冥嗯了声,又说道:“这事你叫人去办就行了,另外你查查这周围的监控,给我查出来今晚故意埋伏的都是些什么人,只要能查到,立即就报警抓他们。”

“好的,我马上吩咐下去。”

许风对处理这类事情已经极有经验,打了电话吩咐下去,才又问道:“我送您和夫人回去吧?”

那群小混混已经跑了,厉远冥也就点了头。

回到老宅,老爷子还没有睡。

见两人回来,老爷子喝了口茶,才问道:“去了这么久,有没有拍下什么心仪的藏品?”

“爷爷,阿衡送了我一个粉玉吊坠。”

梁浅茵和厉远冥对视了眼,都默契的隐瞒了被追杀的事情,笑吟吟的把锦盒拿给老爷子,“您老掌掌眼,看这个吊坠怎么样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

老爷子对古玩还是有一定研究的,拿来放大镜,捋着须,细细的打量起来。

研究半晌,才肯定说道:“这块玉应该有六七百年的历史了,虽然是块难得的粉玉,只不过雕的是凤求凰,大概只有你们这样感情深厚的人才会拍下来,价格大概在一千万以内。”

“爷爷真是好眼光,玉质和年限都被您说准了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“只不过我们拍的略贵了些,一千二百万拿下来的。”

话音未落,又朝厉远冥眨眨眼睛,“你看你,眼光还是没有爷爷那么毒辣,还要练哟?”

“爷爷研究的透彻嘛,而我就是图你欢喜。”

厉远冥顺着她的话风笑说了句,也不说吊坠其实是两千万买下来的。

而老爷子被他俩一一唱一和的吹捧,脸上也现了自得,拈须笑道:“厉远冥还年轻,眼光不如我这个老头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而且他也是想讨你欢心而已,你就别说他了。”

“我这不是心疼多花的钱嘛。”

梁浅茵笑了下,又欢欢喜喜的收了吊坠,“不过我挺喜欢的,还得谢谢阿衡才对。”

“哪用谢?只要你喜欢就行。”

厉远冥挠挠她的手心,也就拉着她起身了,“爷爷,我们就先去休息了,您也早点睡。”

“去吧,我坐会儿,也就上楼了。”

老爷子刚得了孙媳妇的夸奖,这会儿正高兴着呢,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,梁浅茵冲厉远冥眨眨眼睛,两人赶紧溜上了楼。

到了房里,梁浅茵就憋不住笑了,“怎么样,我的演技还不错吧?”

“那必须的,你要去演戏,绝对能拿影后!”

厉远冥也是满眼笑容,能把老爷子忽悠得这么开心的,除了梁小月,就数梁浅茵了。

只不过笑归笑,梁浅茵还是感慨了声,“我虽然挺喜欢这枚玉坠的,但拍下来的价格也的确高了许多,咱们可得三缄其口,别让爷爷知道了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他真实价格的。”

厉远冥自然不会打自己的脸,随后又说道:“只要你喜欢,两千万就一点都不贵,而且就算两个亿,我也会拍下来。”

“我知道啦,挥金如土嘛,图的就是个开心。”

梁浅茵打趣了句,用红绳把玉坠串起来,又挂在了心口,回头冲厉远冥笑道:“凤求凰,挺美好的寓意,我得藏起来才行。”

“浅茵,你这是在撩我?”

厉远冥眼睁睁看着粉色坠子从衣领没入雪白的心口,呼吸都粗重了几分,梁浅茵微愣,但见他眼神火热的望着自己,顿时就臊红了脸,“我去洗澡,不理你了!”

“别啊,不带个搓澡工,都不算有灵魂的洗澡。”

男人既然起了意,又怎能容她走脱?

飞快的尾随她进了淋浴间,很快就闻低浅笑声和喘息声混在一起,飘了出来。

一室春光。

厉远冥是早起怪,生物钟比闹钟都还要准时。

而梁浅茵照例睡到了日上三竿,这才慢悠悠的起身,准备好自己和厉远冥的午餐,就开着小迷你去了明基。

工作日,大街上的车流量并不多,那些白领金领都在写字楼忙着上班挣钱。

梁浅茵想到昨夜的那些小混混,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,不声不响的就出来追杀人,难道是厉远冥又得罪了谁?

但最近除了个挺能闹腾的蒋依依,也没得罪谁啊?

若说蒋依依想砍死她,那她是绝对相信的,但绝不可能连着心爱的厉表哥一起砍吧?

想的多了,脑子就有些走神,直到呯通一声,撞上了什么东西,梁浅茵这才瞬间惊醒过来,一看追尾撞了人家的车,顿时就懊恼的不行,又赶紧下了车。

前车已经有人下来了,怒气冲冲的就开骂,“看不见等红灯啊?你还往上凑!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没控制好车距,损失都算我的。”

梁浅茵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,只管连声赔不是,也幸亏是前车停下来等红灯,若是她稀里糊涂的冲向斑马线,那后果更加不堪设想。

“哼,女司机就是马路杀手,你不回家喂奶,出来开什么车!”

那男人一看梁浅茵被吓得似乎只敢道歉了,就骂的越发来劲,“瞧你的样,也不像是能挣来钱的女人,却开着这么好的豪车,是不是靠当小三,才挣来的车子?”

“我已经说了损失由我来赔,你别太过分!”

梁浅茵恼的一下抬起头来,这人有毛病是吧,开豪车的女人都是当小三出身的?

真特么是鬼才逻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