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36章 黄老大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梁浅茵愣了下,颇有些不敢置信,“是真的吗?有没有经过确认?”

“许风亲耳听见了她和对方的接头电话,怎会有假?”

如果要在许风和蒋依依之间选择相信一个人的话,那厉远冥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许风。

梁浅茵也素来倚重许风,见是许风亲耳听见的,也就没再怀疑,只是好奇道:“你的意思是,让许风把那些人放进来,直接逮个现形,揭穿蒋依依的险恶用心?”

“对,只要能证明人是蒋依依派来的,我看蒋依依还能拿什么理由留在我们身边?”

厉远冥倒是巴不得行凶的人早点来,只要抓到他们,那就能赶走蒋依依了。

“行吧,那就静观其变。”

既然他已经有主意,梁浅茵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
是夜。

白夜喧闹的医院也已经安静下来,走廊里静悄悄的,并没有人走动。

数道黑影悄悄摸到梁浅茵的病房前,四下厉盼,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,也就轻手轻脚的推开了病房门,闪身进去。

房间里已经熄了灯,瞧不清动静,隐隐绰绰的看着病床上有隆起,为首的男子使了个眼神,身后的人便齐齐举起寒光乱闪的匕首,朝病床扑了过去。

刚要扎落下去,黑暗中却响起了冷笑声,“恭候你们多时了,关门打狗!”

声音未落,本就藏在门后的人立即就关了房门,而那为首的男子见势不妙,堪堪赶在关门前的半秒溜走了,而其余的人却是被堵了个实实在在。

瞬间灯光大作,刺的那些杀手都忍不住微微闭了眼睛,许风见有人逃跑,立即就让人追了上去,而后又堵住了那些个手拿匕首的匪徒,咔嚓就是一阵乱拍。

领头的跑了,几个小匪徒六神无主,只能挤成一团,佯装凶恶的挥舞着匕首,“识相的赶紧放我们走,不然就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!”

“你觉得我们这么多人,会怕你们几个小小的混帐东西?”

先前房里黑漆漆的,也看不清什么,这会儿灯光大亮,就见病房里或坐或站的,有十几个大汉正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,他们擅自闯入,不就是羊入虎口?

要杀的正主儿坐在窗边,根本屁事都没有。

心里懊恼的紧,但束手就擒也是不可能的,挡在前面的小青年一脸凶恶,“干我们这行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,今晚被逮了,算我们失策。”

“但你要想活捉我们,我们也说不得要拉几个垫背的,跟我们一起去找阎王爷喝茶!”

“你也别激动,只要你向警察检举揭发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,我可以放你们走。”

厉远冥在窗边护着梁浅茵,没有说话的意思,许风就全权代理了话语权,“你可想好了,你们除非自杀,否则就躲不过被扭送的命运。”

“但若是主动交待,那倒是可以坦白从宽,毕竟你们的老大也跑了不是?”

这话说的合情合理,几个小青年有些意动起来。

最终还是有人开口了,“是狼哥叫我们这么做的,他是我们老大,他说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,从来不问原由。”

许风皱眉,“狼哥?就是刚刚逃走的那个人?”

“对,这个单好像是他从黄老大手里接来的,但你别问我黄老大是谁,我们这些小喽罗没有资格知道,都是狼哥亲自和他联系的。”

小青年一脸懊恼,但还是有问必答,并没有半分隐瞒。

许风听的直皱眉头,想想又问道:“这个单你们一点都不知情?知道谁是主厉吗?”

“听狼哥提了一句,好像是个娘们,其他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小青年摇头,而许风理了下头绪,“也就是说,是个女人下的单,然后被那个黄老大接到手里,然后又转给你们,让你们动手?”

“啊,对,就是这样。”

小青年能知道的也就是这些,而厉远冥想起拍卖那夜的事,故意试探了句,“你们是斧头帮的人?之前是不是在酒吧旁边的巷子砍过人?那个单是谁下的?”

此话一出,梁浅茵和许风都惊诧起来,梁浅茵看那小青年,更是莫名眼熟。

如果不出所料,应该是同一伙人。

“黄老大叫我们干的,至于是接的单,还他自己的意思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小青年老老实实的给了回答,厉远冥心里也有数了,看来蒋依依只不过是个由头,这个藏在暗处的黄老大,才是真正的毒蛇啊?

既然问不出什么,厉远冥也就让许风把这伙小混混都送进警局了。

许风回来,就带来了最新消息,“厉总,狼哥上飞机了,不过我已经安排人跟了上去。”

“行,叫人一直看着他,务必要挖出那个黄老大是谁。”

厉远冥点头,上次在那黑巷子里,黄老大就要砍死他和茵儿的,这次又借着蒋依依的名义来行凶伤人,这个姓黄的,饶他不得。

梁浅茵蹙着细眉,“上次在巷子里,我隐约看见深处还站着个人,想必就是黄老大。”

若是那时便警惕些,说不定就能逮到黄老大了。

“当时不知情,想抓他也没有余力。”

厉远冥安慰了句,示意许风回去休息,门外有保镖守着,就不信黄老大能卷土重来。

这么闹下来,都已经凌晨了,许风也就赶紧走了。

厉远冥和梁浅茵再聊上几天,也都关灯休息了,而蒋依依接到电话,顿时就气得从床上蹦起来,“你不是说能成功吗?怎么又变成失手了?”

“蒋小姐,你应该想想,是不是你走漏了消息?我的人到病房时,可是中了埋伏。”

阴沉男人的语气也不好,“如果不是你的情报出了问题,我的人也不会失手被擒,你反倒过来责问我?”

“喂,你还讲不讲理?你没办成事,反倒指责我的情报有问题?”

蒋依依也不是吃素的,怒道:“说好了我出钱你办事,你不谨慎点,把你的人都搭进去了,那能怪得我吗?”

“现在好了,打草惊蛇,我看你就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!”

瞧他说的话,跟那傻缺是的,办事之前都不探探路,打听个情况的吗?

一头就往里拱,他还没死,真是个奇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