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39章 十个亿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我真的没有害表嫂……”

蒋依依只是哭,但厉远冥一个眼神,外头的保镖直接就拉走她了。

厉远冥也没心思管蒋依依的事情,直接给风打了电话过去,“茵儿被人绑架了,就在正天街那边,你看能不能调到附近的监控?”

“青天白日的,在街上就被人绑架走了?”

风也是头次见到如此胆大的,“行,先挂电话,一会儿我给你打回来。”

厉远冥自是听吩咐,想想又拿了车钥匙,直奔正天街而去。

正天待离明基并不是太远,开车也就五分钟的事情,刚进路口,就见梁浅茵常开的那辆黄色小迷你停在马路牙子上,旁边还站着好些看热闹的人。

路面上能清晰看见数道凌乱的轮胎印子,显示之前小迷你遭受追赶的情况,而驾驶室的车窗已经被砸得稀碎,满地都是破渣子。

厉远冥看的心如刀绞,见有交警在处理,赶紧就上前问道:“你好,我是车主的老公,请问你们有看见车主吗?”

“我们接到报警之后就赶来了,并没有看见车主。”

交警摇摇头,表示爱莫能助,有热心的围观者插了话,“那个谁,车子被坏成这样,人却没了,一看就是那些要钱不要命的暴徒干的,你还是赶紧报警,想办法救人吧!”

“说的对,普通人干不出这种事情,你还是报警吧!”

“车都被毁了,也不知道哪个狠心的干的?”

“亡命徒哪有什么道理可言?人被他们逮到了,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磨难哟……”

有心软的叹息了句,听的厉远冥心里越发不是个滋味。

好好的,怎么又遇上了这种事?

不停的看看手机,终于等到风的电话打过来,但却不是什么好消息,“厉远冥,监控里能看到浅茵的确是被人带走了,但他们戴着头套,又走了监控死角,出了正天街之后,就消失在了监控里。”

厉远冥脸色一紧,“没有其他办法查到他们了吗?”

“监控肯定是不行的,找不到。”

风给了肯定答案,她黑了周围数十条街的监控,眼睛都找花了,也没有找到那帮人的踪迹,这条路就肯定行不通的。

顿了顿,又说道:“我猜测,他们有很大机率就躲在正东街的某个角落里,不然那么大一伙人,还有车,是没那么容易从监控里走脱的。”

“只不过你挨家挨户的查,肯定会打草惊蛇,我的建议是,你等到绑匪和你通话的时候就赶紧和我联线,我给你查出具体位置,你再带人一鼓作气的冲上去。”

“行,绑匪找我的时候,我和你连线。”

厉远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,他只要茵儿安全,其余的都无所谓。

不过绑匪要求十个亿,以防万一,他还是先凑点钱再说。

一直等到天黑的时候,绑匪才又打来了电话,厉远冥不动声色的拨通了风的号码,才愤怒道:“我妻子呢,在哪里?”

绑匪阴恻恻的,“想见她也很容易,十个亿准备好了吗?”

“你开玩笑吧?哪家银行能那么快提十个亿出来?没有一个星期,这钱出不来的。”

“行啊,那你就等一个星期之后再见她。”

绑匪说完就要挂电话,把厉远冥急的叫起来,“你倒是让我看看我妻子啊?回头我筹到钱,你却撕票了,那我筹钱有什么用?”

“十个亿啊,兄弟,我又不是傻,我会舍得撕票?”

绑匪有些不耐烦起来,但厉远冥为了给风争取时间,锲而不舍的追问,“那谁知道你们的心思?你就发张照片给我,我只要确认她还活着,筹钱也会更有动力不是?”

“她被我一棍子敲昏了,还没有醒,你急什么?”

绑匪可比厉远冥淡定多了,“醒了我自然会给你发照片,当然,你要是敢跟我玩花样,我就找十个八个的男人玩死她,再把她丢到海里喂鱼,懂吗?”

“放心,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。”

厉远冥看见风主动挂断了电话,也就定了定神,“我手里有两个亿的流动资金,明天再找朋友凑凑,尽量先凑五个亿给你,你别虐待我妻子就行了,可以吧?”

“当然可以,这么有诚意的大主厉,我可得小心侍候着。”

绑匪一下又高兴起来,得意的挂断了电话。

动动嘴皮子就能挣来十个亿,这种好事搁哪去找?

厉远冥没停留,直接就给风拨了过去,“查到那伙人窝藏在哪里了吗?”

“果然是在正东街,就在街尾,我把定位发给你。”

风办事素来干脆利落,很快就把定位发过来,厉远冥匆匆扫了眼,“行,我马上带人过去营救茵儿,先就这样,辛苦你了。”

“没事,你赶紧去吧。”

都挺熟了,也没必要矫情,而厉远冥挂断电话,就带着人匆匆赶往正天街。

街尾的一处老旧民宅里,打电话的男子兴冲冲的跑到门口,冲始终带着口罩的男人笑道:“黄老大,姓厉的说明天就能筹到五个亿,咱们有钱了!”

“呵,他还真是钱多呢。”

黄老大的大半个身体都笼罩在阴影里,冷笑道:“记住了,慢慢的套着他,把十个亿套到手了,就把人给杀了,然后带着钱远走高飞,懂吗?”

“啊?不是说拿了钱就可……”

“嗯?”

黄老大阴恻恻的眼神瞬间望过来,男子一个激灵,赶紧就赔了笑脸,“您说怎么做,我们就怎么办,一切都听您的吩咐。”

“嗯。”

黄老大这才淡淡点头,那男子都吓出了一身白毛汗。

讪讪的半低着头,不敢再说话了,而黄老大就静静的坐在黑夜里,也不出声。

黑夜沉沉,蓦然间听见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,而房间里被绑住的梁浅茵也清醒过来,睁开眼就见地面离鼻子只有几厘米的地面,手腕和脚腕都传来钻心的疼。

哪还会不明白,这又是被绑架了?

心里无奈又懊恼,正想挣扎着起身,却听熟悉的女声传了进来,“她还没有醒?”

“一棍子敲重了,夜里应该才会醒。”

极为陌生的男人声音,和蒋依依的声音一同出现,梁浅茵顿时就气得怒笑连连,“好你个蒋依依,才刚老实几天,你居然又要故伎重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