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43章 赏你两耳光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我在走廊里觉得冷,让人去拿件衣服,许风就说亲自去。”

梁浅茵把当时的情况说了遍,又懊恼道:“我当时急着去查看许风的伤势了,没想到蒋依依竟然跟公司里的人胡说八道,我饶不了她!”

“放心,这件事定然跟她没完。”

厉远冥安抚了声,又皱眉问道:“你没听见他们说什么?”

“没有,我到的时候,正巧看见许风被推下去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又猜测道:“应该是许风听见了蒋依依的什么事,她才会冒险去推许风,因为当时只有许风在楼道门口,蒋依依是在楼道里的。”

而且她让拿衣也是临时起意,大概就是巧合,刚巧碰上了蒋依依。

厉远冥沉吟了下,忽就想到在楼梯上捡到的手机,试了试,竟然还能打开。

手机屏幕还停在录音界面上,厉远冥和梁浅茵对视了眼,赶紧将录音保存下来,再打开来听,蒋依依和人怒声争执的声音顿时就传了出来。

而她和梁浅茵的对话,也清清楚楚的录下来。

“她就是个贱人!”

梁浅茵气得爆了粗口,怒意横生,“咱们上蒋家去找她,必然要讨个说法!”

“行,这事儿也该了结了。”

厉远冥没想到蒋依依会如此处心积虑的害人,脸色也是难看的很。

喊了保镖守着许风,两人就直奔蒋家。

而蒋依依闹腾了会儿,也回家了。

刚进房里,就见莫明打来了电话,烦躁的看了两眼,才接通,“你怎么还没去死?”

“笑话,你都没死,我怎么舍得去死?”

吊儿郎当的笑声传过来,又啧啧两声,“蒋依依,我好歹是你男朋友,你开口闭口就咒我去死,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?”

“莫明,我觉得你妈给你取这个名真有眼光,你特么就是莫名其妙!”

蒋依依骂了两句,才觉得解气,“你又找我干什么?”

“我妈把我的零花钱冻结了,你点钱给我花花。”

莫明说的理所当然,蒋依依都气笑了,“你忒有意思了吧?你妈冻结你的零花钱,你找她去啊?我又不是你妈,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
“老子还要娶你当第二个妈呢,你不管我,谁管我?”

莫明虽然是个吊儿郎当的二世祖,但还是很看重和蒋依依的这门婚事,至少对莫家来说,他能娶回蒋依依,也是大功一件。

只不过蒋依依如今一心想的都是厉表哥,直接就拒绝了,“没钱!我也不是你女朋友!”

话音未落,就挂断了电话。

她早就不想跟莫明来往了,这个混蛋玩意儿居然还想娶她回家当妈?

怕是脑子瓦特了吧?

心里咒骂了几句,想去卸妆休息的,佣人却敲了门,“小姐,楼下来客人了,老爷说让您下去一趟。”

“就说我休息了,不去!”

蒋依依不想掺和蒋建国那些无聊的应酬,直接就回绝了。

但佣人还在门外锲而不舍,“老爷说了,您一定要下去,还说是厉家的贵客。”

“厉家?”

这两个字明显很让人心动,蒋依依摸了下还在隐隐作痛的脸颊,心思乱转起来,莫非是厉远冥疑心梁浅茵,特意又悄悄来找自己问个清楚?

若真是那样,她可不会对梁浅茵嘴下留情。

心里得意起来,赶紧开门出去,扒在走廊边一瞧,果然只有厉远冥在,并不见梁浅茵。

兴冲冲的跑下楼,快靠近厉远冥时,又特意扮了淑女模样,放缓了脚步。

只可惜厉远冥瞧都没瞧她,长腿交叠,面色冷峻,纵使不说话,强大的气势也扑面而来,让人连呼吸都不禁小心了几分。

蒋依依定了定神,才坐到他旁边,赔了笑脸,“厉表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有事问你。”

厉远冥的回答简洁有力,恰巧赵娟端着水果盘出来,一见蒋依依脸上的伤,顿时就心疼得直叫唤,“乖女儿,谁打的你?你告诉妈,妈帮你去教训她!”

“妈,就是误……”

“我打的。”

冰冷的声音截断了蒋依依的话,赵娟愣了下,又讪笑起来,“厉远冥,你怎么能跟阿姨开这种玩笑呢?你和依依的关系那么好,怎么会打……”

“她言语不逊,侮辱我妻子,打她都是轻的。”

厉远冥面色冷漠,说出来的话更是未留余地,赵娟傻眼了,看向蒋依依。

蒋依依一下子难堪的哭了起来,“厉表哥,我真的听见那些话了,是表嫂对不起你在先,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?”

“依依表妹,你不添油加醋,你就吃不下饭是不是?”

梁浅茵的声音从洗手间那边传过来,她不过上个厕所的功夫,这人又开始编排她?

蒋依依一下望过去,哭的越发伤心了,“表嫂,是你自己和许特助勾搭不清,你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来?”

“哦?我勾搭不清?请问你有证据吗?”

“你把许特助推下去就是证据,还需要我特别拿什么证据出来吗?”

“那你怕是想差了,许特助并无大碍,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醒来,到时候你和许特助为什么在楼道里争执,又推他下去的事情,就会真相大白。”

梁浅茵小小的透了点消息,听的蒋依依脸色一白,随即又恼怒道:“他是你姘头,他自然会帮着你说话了!”

厉远冥眸光陡厉,“蒋依依,你还想挨揍?”

“你打吧,你就是打死我,我也要这样说,就是梁浅茵和许风有奸情!”

反正都是无影的事情,蒋依依也不怕被戳穿,梁浅茵坐到厉远冥身边,眼眸里多了丝戏谑,“我若是能证明我和许风是清白的,是不是该要赏你两耳光?”

“哼,你要能证明你是清白的,那你就打我好了!”

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,蒋依依就不信梁浅茵有证据,梁浅茵也不多言,直接放了录音。

录音效果很好,能清晰分辨出谁是谁的声音。

随着录音越往后面,蒋依依的脸色也就越发煞白,梁浅茵挑了眉,眼有嘲弄,“既然左脸被打了,那我就打右脸吧,让你也能成双成对。”

话音未落,梁浅茵就甩了耳光过去,又准又狠,打的蒋依依都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