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45章 绣花针戳你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7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你专心训练嘛,时间自然就过得快。”

厉远冥打量了下她,紧身的形体训练服完美勾勒出纤瘦身姿,但该圆满圆润的地方却也是丝毫不欠缺,虽然瘦了点,但绝不影响视觉享受。

梁浅茵看他上下打量着自己,就红了脸,嗔怪道:“瞎瞧什么?”

“其实你的身材比例很好,不需要过度的控制。”

厉远冥岔开话题,又叮嘱道:“你本来就体质弱,可别为了什么训练,让我逮到你不吃饭,那你也别想继续上表演班了。”

“放心吧,老师都有说,合理的加强营养,才能把最好的精神风貌展现给观众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拿上练功服,“走吧,小月和小阳也该到家了。”

“你这老师倒是不错,你多听听她的话。”

“那必须的,人家可是国家级的老演员,说的话都很有道理。”

梁浅茵对许风找的这个表演班很满意,老师涵养高,同学之间风气好,让她每天都盼着上课,比从前读书时还要积极。

她高兴,厉远冥也就跟着高兴,丝毫不再提反对她上表演班的事情。

回到老宅,刚到主屋前,老管家就站下屋檐下使了眼神,想说什么又没说,看的梁浅茵都奇怪起来,“钟爷爷,您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少夫人,您去楼……”

“厉表哥,表嫂,你们回来了啊?”

突然而来的笑声打断了老管家的话,一看是蒋依依站在玄关处,厉远冥瞬间脸色一片冰寒,“谁允许你进来的?”

“当然是厉爷爷啊?不信你打电话问他。”

蒋依依毫不犹豫的把手机递给了厉远冥,厉远冥却嫌弃的别开了眼,看向老管家,“钟爷爷,怎么回事?”

“少爷,是老爷让蒋小姐进来的,他临时有约,已经出门了。”

老管家边说,边又朝梁浅茵使了眼神,“少夫人,方才小少爷和小小姐回来的时候,就说十分想念您,您要不上楼去看看?”

说着又使了眼神,让她赶紧上楼去看看。

梁浅茵打从看见蒋依依开始,就直觉没好事,见状也就赶紧上楼了。

只不过经过主卧的时候,瞟见门里好像有些不对劲,推开门一看,就见满卧室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,好像遭了贼的似的。

心里哪还不明白老管家是叫自己来看房间的,回了头,故意冲跟上来的老管家质问道:“钟爷爷,我早上离开的时候,房间还好好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少夫人,是……”

“哎呀,乱成这样,怕是遭了贼吧?”

蒋依依一声娇呼,打断了老管家的话,梁浅茵看她那副造作的样,只觉得好笑,“依依表妹怕是不清楚,整栋老宅都装有安保系统吧?”

“外面的贼是进不来的,倒是那些打着作客名义的贼,很有可能混进来。”

蒋依依脸色一怒,“表嫂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就说你是贼。”

梁浅茵懒得给蒋依依留情面,像这种死缠烂打的人,脸面也不值钱吧?

老管家颤巍巍的点头,“是不是贼不好说,但的确是蒋小姐乱翻主卧,还凶了小小姐和小少爷,实在是有违做客之道。”

“喂,老东西,你一大把年纪了,也学着血口喷人?”

蒋依依张嘴就骂人,儿童房里的梁小月和梁小阳听见动静,赶紧跑了出来,“妈咪,这个阿姨翻您和爸爸的东西,还骂人,她就是个大坏蛋!”

“笑话,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们了?小小年纪不学好,就学会撒谎了?”

“怎么着,你登门作客,还带了张欠揍的嘴?”

梁浅茵反手就一耳光扇到了蒋依依嘴上,眸光凌厉,“马上给我收拾东西!否则今晚你就留在老宅,我好好替你妈教训你!”

扇的不重,但耳光声特别清脆响亮,蒋依依一下就难堪的哭了起来。

梁浅茵脸若冰霜,就堵在楼梯口不让她走,蒋依依跑不了,就哭到了厉远冥身边,“厉表哥,我今天真是诚心来作客道歉的,我没有乱翻东西……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的管家和孩子都在诬蔑你?”

厉远冥直接就避开她,走到了梁浅茵身边,“我去书房,她就交给你处置了。”

“行,你去忙吧。”

对付这种绿茶,没必要让厉远冥也陪着。

蒋依依看厉远冥不管她,哭着就要去拉他的衣袖,“厉表哥,我没有……”

“滚!”

厉远冥素来对蒋依依不假颜色,脸色阴沉的拂袖而去。

梁浅茵好整以暇的靠着栏杆,“依依表妹,是你自己乖乖的去清理房间,还是佣人押着你去干活?”

“梁浅茵,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,就算押着我,我也不会!”

既然得不到厉远冥的怜悯,他又没在这里,蒋依依干脆就破罐子破摔,冷笑道:“你有本事就把我扣在这里好了,我要有什么事,你也脱不了干系!”

“是嘛?钟爷爷,你把陈嫂叫过来。”

梁浅茵也不和她争执,等陈嫂来了,就朝房里努努嘴,“平日里都是你收拾的房间,现在被这位蒋小姐弄得一团糟,你带几个人好好教教她,东西没收拾好,不许她离开老宅。”

“好嘞,少夫人,您忙您的去,这里就交给我好了。”

陈嫂是个精明利落的人,再喊上几个同年纪的婶婶一起,直接就将蒋依依逼进了房间,“蒋小姐娇生惯养,一次不会没关系,咱们有的是时间陪您耗着。”

“这人呐,就是挨打才长记性,十遍八遍还不会的时候,我这竹枝可就不长眼睛了。”

“竹枝算什么?我可是备了绣花针的。”

几个婶娘自厉说笑,吓得蒋依依白了脸,哪还敢乱放屁?

梁浅茵忙着表演课作业,也没时间搭理蒋依依,只是后来听陈嫂说,那小丫头吓得走路都不利索了,乖乖的收拾好房间,就逃也似的跑了。

梁浅茵也就当个玩笑话听听,蒋依依那种女人,对她干什么都不过分。

日子慢悠悠的滑过去,年味儿已经越来越浓了。

表演班已经放了年假,梁浅茵趁着有时间,准备去商场给孩子们买点礼物,但从礼品店出来的时候,就见蒋依依坐在斜对面的露天咖啡厅里,和几个小青年有说有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