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47章 打架先抽自己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几分钟的时间突然就变得漫长起来,熬的让人心焦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下课,梁浅茵赶紧冲出教室,笑眯眯的跑到了厉远冥身边,“都说了不用特意来陪我一起吃饭,你怎么不听呢?”

“哎哟,浅茵,你这是埋怨人家呢,还是给我们秀恩爱,撒狗粮啊?”

旁边好几个女同学都笑了起来,打趣道:“这么帅气又体贴的老公,当然是给我们撒狗粮啊?可怜我的小肚肚,还没吃饭就先被喂饱了!”

“说的也是哈,我老公要长这样,两口子打架,我都先抽我自己!”

“啧啧,有这么帅的老公,你还是舍得打架?”

“就是,我老公要这样,我天天把他贡起来,娶十个八个的小妾来侍候他!”

众女叽叽喳喳的,把梁浅茵都弄的哭笑不得,“都赶紧的吃饭去吧,天天调侃我老公,小心我找你们老公告黑状!”

“哎呀呀,果然帅的人就是吃香,大老婆都吃醋了,快走快走!”

几个女同学笑嘻嘻的一哄而散,梁浅茵歪头看看厉远冥,笑意清浅,“她们都那样说了,你有没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我能有什么想法?我娶二十个小妾来侍候你?”

厉远冥牵住她的手,笑着摇头,“甭管她们怎么说,咱就不上那个当,都有貌美如花的老婆相伴了,还敢贪心,老天爷会惩罚他的。”

“哟,看不出来,厉大总裁还是信奉神明的人呀?”

“那必须的,举头三尺有神明嘛。”

厉远冥牵着她的手去了休息室,摆上午饭,饭菜都是家里厨娘做好,又送到他手里的,这会儿拿到梁浅茵这里,都还冒着热气。

“最近气色好了不少,你就该加强营养。”

厉远冥给她夹了点肉,想让她再接再励,梁浅茵却突然想上洗手间,只能赶紧起身,“你先等等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“行,你慢点儿,我等你过来。”

厉远冥叮嘱了句,梁浅茵只是摆摆手,就快步出了休息室。

这会儿到了午休时间,表演班的同学都出去了吃午饭了,走廊里安安静静的,也听不见有谁走动的声音。

厉远冥估摸着时间,觉得梁浅茵应该要来了,便给她碗里夹菜,但等了会儿并不见人来,又到门口看了看,走廊里静悄悄的,并不见人。

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不好预感,急忙跑到洗手间那边,“茵儿,你在里面吗?”

洗手间里静悄悄的,没人回应。

厉远冥这下子是真急了,也厉不得避嫌,直接就冲了进去,“茵儿!你在哪里!茵儿!”

数声连喊,门都虚掩着,并没有人在洗手间里。

转头再冲回休息室,也没有人。

厉远冥又急又恼,只能赶紧给风打电话,“玉清街,茵儿又失踪了!”

“不是吧,你三天两头丢老婆?”

风也是服了厉远冥,赶紧帮着黑监控,这次速度倒是快,“往沿河路的方向跑了,你赶紧带人去追,我给你报告实时位置。”

“行,我马上去。”

厉远冥喊上那些暗中保护的保镖,朝着沿河路那边追了过去。

自从梁浅茵上次在正天街被人劫走后,厉远冥就在她的项链吊坠里装了定位跟踪器,果不其然,那伙人又动手了。

有了定位器,风那边追踪起来也简单。

指示厉远冥沿路追过去,而那伙人也没有跑远,就在河边的一所小砖房前停了下来。

梁浅茵昏昏沉沉,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,无力的挣扎了几下,却依然被强行拖进了小屋里,“臭娘们,你别想耍花样,很快就会有人来带走你的!”

“你们,你们这样做,是犯法的……”

“哈哈,对我们来说,钱才是真理,其余的都是浮云!”

带她进来的两个男人大笑起来,笑着笑着,猥琐露骨的眼神又在梁浅茵身上滴溜溜的打转,“妈的,这女人瘦归瘦,还是挺有料的啊?”

“的确是挺有味道的,反正卖给别人也是卖,不如我们先过过瘾?”

“说的也是,便宜别人,不如先便宜我们!”

两个男人一拍即合,对视了眼,就满脸涎笑的逼近梁浅茵,梁浅茵方才中了迷药,脑子始终昏昏沉沉的,只能勉力往后退,“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”

“你还是留点儿力气,等下在床上叫唤吧!”

男人笑的猥琐又下流,扑上前就去抓她的脚腕,但身后破旧的门陡然被一脚踹开,一道旋风般的身影冲进来,狠狠一脚踩在了男人的手腕上。

“啊!疼,疼!……”

杀猪般的惨嚎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小屋,把梁浅茵也惊的清明了几分,但看是厉远冥冲了过来,苍白的脸上就现了点微笑,“阿远冥,你又要当英雄了……”

她老是被人算计,就难为厉远冥成天救火了。

“我不想当这个英雄,只想你平平安安的,陪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
厉远冥看她脸上又被折腾的没了血色,恼火的狠狠踩了下那男人的手腕,“说,是谁派你们来绑架我妻子的?”

男人疼的冷汗都下来了,“疼,你松些,松开了,我就告诉你……”

话音刚落,手腕上的皮鞋便移开了,男人眼珠子乱转,忽然就窜向了门口,但墙边刹那间站出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,结结实实的堵住了去路。

男人脸色一苦,想要再说什么,厉远冥已经冷冷开口,“别打死就行了,让他来说。”

保镖直接就一个大耳刮子上去,把男人扇到了地上,另一个小青年见状,顿时就吓得眼泪鼻涕横流,痛哭起来,“是蒋依依要我们做的,其余的我们都不知道啊!”

“蒋依依?呵,她还真是阴魂不散呐?”

厉远冥冷笑了声,随即又上前抱起梁浅茵,“还是蒋依依做的,你看怎么办?”

“去警局,报案……”

梁浅茵虚弱的靠在他怀里,既然蒋依依非要不知好歹,那她也只能下重手,彻底解决了蒋依依这个混帐东西。

厉远冥自是没意见,带着她去了警局。

那两个绑匪已经吓破了胆,对蒋依依指使他俩绑架梁浅茵的事情供认不讳,梁浅茵也没纠结,直接就给律师打了电话,要状告主谋蒋依依故意伤人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