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48章 厉家长媳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蒋依依在河边没有见到绑匪和梁浅茵的时候,就知道要糟,急匆匆的跑回了家。

她叫了两个小混混随时盯着梁浅茵的动静,能下手的时候就别客气,今天听他们说抓到人了,本还高兴的很,哪知道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

而且那两人还是她自己派过去的,要是被厉远冥查出端倪,她就死定了!

一脸惊慌的跑回家,正巧就撞上了准备出门的赵娟。

赵娟看她魂不守舍的样,顿时就皱了眉头,“依依,你怎么了?”

“妈,我完了,我再也不能陪着您了!”

蒋依依一下子哭起来,把赵娟都听急了,“你这孩子,你到底怎么了,你倒是说啊?”

“妈,我绑架梁浅茵推回,厉远冥他肯定饶不了我!我没活路了!”

“哎哟,你这孩子,你怎么,你怎么突然绑架她?”

赵娟吓得心脏都不好使了,母女俩的叫声引来了蒋建国,不耐烦的道:“咋咋呼呼的,又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爸,对不起,我又闯祸了……”

蒋依依添油加醋的说了事情经过,反正她自己怎么无辜,就怎么说,把原本不耐烦的蒋建国听的愤怒起来,“那梁浅茵瞧着是个秀气的,居然这么恶毒?”

“爸,知人知面不知心,您说呢?”

蒋依依抹了把眼泪,又伤心的哭起来,“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“还能怎么办?赶紧出去躲几天!”

赵娟逮到机会,赶紧出主意,蒋依依却哭着摇了头,“不,厉远冥肯定会派人四处抓我的,我要是落在他手上,只怕见不到明天的阳光了……”

“依依说的对,她还是躲在家里最安全,有我们护着,厉远冥也不敢乱来。”

蒋建国还是挺心疼蒋依依的,“回头我交待所有佣人,就说你没有回来,厉远冥他再蛮横,总不能强搜蒋公馆吧?”

赵娟不同意,“我看你就是傻,她躲家里能躲一辈子吗?”

“那你说说,她能躲到哪里去?青城基本就是厉氏的天下,哪个地儿他厉远冥找不着!”

蒋建国瞪了眼睛,又说道:“你赶紧去吩咐佣人,若是有人问起,就说依依出去了,一直没有回来,谁要是走漏了风声,我饶不了她!”

“行行行,你们父女俩都已经决定好了,那我就当个跑腿的好了。”

赵娟拗不过蒋建国,只能照吩咐办事。

深夜。

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宁静夜晚,蒋家瞬间亮起了好盏灯,赵娟和蒋建国急急忙忙的跑到蒋依依房里,“依依,你怎么了?”

“妈,我梦见被厉远冥抓住,然后梁浅茵拿着刀,要将我千刀万剐……”

说到梦里的凄惨场景,蒋依依都还忍不住有些颤抖,哭倒在赵娟怀里,“妈,我受不了梁浅茵了,你帮我杀了她,帮我杀了她好不好?”

“依依,你开口闭口就是杀人,真把法律当儿戏啊?”

蒋建国皱了眉头,并不想蒋依依沉陷仇恨之中,最后把自己也搭了进去。

可赵娟没附和他的话,反而是狠狠的瞪了眼睛,“那个贱人在梦里都不放过依依,这样的女人就该杀了她,不能让她再祸害咱们的女儿!”

蒋建国听的一噎,这是什么强盗逻辑?

但看蒋依依哭的伤心,也就皱眉说道:“我看依依情绪不稳,你今晚就陪她睡好了,好好安抚她的情绪,别老说那些喊打喊杀的话题。”

“哼,我看你就是怂的像头狗熊。”

赵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蒋建国畏畏缩缩的样,蒋建国也懒得和分辩,自厉睡觉去了。

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,真当全世界的人都听她摆布?

翌日一早,蒋依依还在楼上熟睡,赵娟就收拾妥当,准备出门了。

蒋建国看她一幅气势汹汹的样,就沉了脸色,“一大早的,你就准备上哪去?”

“哼,你不敢给依依讨公道,我去!”

赵娟想了一夜,觉得事情坏就坏在梁浅茵身上,冷笑道:“我亲自去找梁浅茵那个贱人沟通,不把她欺负依依的事情讨回来,我愧为人母!”

“你是不是有病?你看那天梁浅茵打人的架势,你以为她是蒋家任你欺负的女佣啊?”

蒋建国觉得她有点拎不清情况,重重的放了茶杯,虎着脸说道:“此事就到此为止,你赶紧给依依找个人嫁了,以后不许再靠近厉家!”

“蒋建国,你说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个怂货?”

赵娟一脸愤怒,“自己的亲生女儿被欺负了,你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你还是个人吗?依依叫你爸的时候,你心里亏不亏得慌?”

“我为什么要亏得慌?要不是她去招惹厉家,怎么会有这些祸事?”

蒋建国心疼蒋依依是一回事,和厉家作对又是另一回事,恼怒道:“你要是再敢去找厉家人的茬,以后出了什么问题,你都别来找我!”

“不找就不找!你这样的个怂货,我要是找你,我就是王八变的!”

赵娟一心想替蒋依依伸张正义,讨回公道,哪听得进蒋建国的劝告?拎起包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蒋建国站在后头,气得心脏病都要犯了。

不知死活的女人,不吃点苦头,她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是吧!

赵娟去的早,到厉家老宅的时候,梁浅茵和厉远冥才刚起身不久。

听佣人说蒋依依的母亲来了,梁浅茵就给厉远冥使了个眼神,“你去准备早餐,我去会会她。”

“那行,有什么事你就叫人。”

厉远冥叮嘱了句,也就进了厨房,而梁浅茵走到大门口一看,见赵娟横眉怒眼的望着自己,顿时就微微笑起来,“蒋夫人,大清早就登厉家的门槛,你有事?”

“梁浅茵,你别假惺惺的,你害了我家依依,我和你没完!”

赵娟憋了一晚上的怒火,这会儿见到正主儿了,顿时倾泄而出,“你自己勾搭别的男人,还敢骂我女儿?她虽然只是厉家远亲,但也不是你一个后来人能比的!”

“蒋夫人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啊?”

梁浅茵打断她的咄咄逼人,眸光微冷了几分,“我是厉家长媳,能入宗祠,能受厉家香火,而厉家族谱往上翻八代,也找不出你们家这个亲戚,懂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