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49章 你就是怂!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0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还有,我不管蒋依依在你们面前说了什么,她昨天派人绑架我的事情都做不得假,我已经委托律师提起诉讼,有什么事,你可以在法庭上对我说。”

一天天的纠缠她,还当真没完没了了是吧?

“诉讼?梁浅茵,你居然连亲戚都不放过,你怎么就那么狠的心呐!”

赵娟一听梁浅茵说要打官司,顿时就哭闹起来,惹得老宅里的佣人都频频往这边看。

厉远冥急冲冲的跑过来,“茵儿,怎么了?”

“我说已经委托律师打官司,这位蒋夫人就绷不住脸,哭了起来。”

梁浅茵无所谓的耸耸肩,转而问他,“早餐好了吗?我还赶着去上课,没时间听她哭。”

“都已经备好了,孩子们在吃,你也赶紧去吧。”

厉远冥示意她先去吃早餐,待梁浅茵走了,才黑着脸骂门口的那些保镖,“眼睛都长哪的?还不赶紧把她给轰出去!”

“是,先生!”

保镖们赶紧行动,直接就把赵娟给推到了门外。

赵娟见梁浅茵和厉远冥都不是好说话的,也只能骂骂咧咧的顺势退到了门外,“你们这样不讲亲情道义,是会遭到报应的!”

“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,拿钱欺负人,咒你全家都倒大霉!”

恶毒的骂声在晨雾里飘荡,厉远冥忍了又忍,才忍住没回头一巴掌扇死她,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,有什么样的母亲,就有什么样的女儿!

回到餐厅,老爷子皱了眉,“厉远冥,谁在外头吵吵闹闹的?”

“蒋建国的老婆赵娟,莫名其妙。”

厉远冥也不想老爷子跟着糟心,直接岔开了话题,“蒋依依帮了我,她的要求我也已经答应了,以后您也少和蒋家来往,免得给自己心里添堵。”

“哎,蒋家以前挺好的,就是蒋建国不争气,娶了那么个老婆,后来就败落了……”

老爷子摇摇头,又叹了口气,“一个好妻子能旺三代人,而一个恶婆娘能毁了整个家,蒋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”

“那我很庆幸,娶到了位知书达礼的好妻子。”

厉远冥执起梁浅茵的手,在手背上落了轻吻,把梁浅茵羞的脸都红了,“爷爷和孩子们都在呢,你别胡来。”

“妈咪,我去上学了,我什么都没有看见!”

“对,我也吃饱了,我也上学去了!”

俩孩子笑嘻嘻的跑了,老爷子咳嗽了声,颤悠悠的起身,“那什么,我和几个老友约好了打太极了,我出门了,你俩是慢慢吃。”

这些小青年动不动就秀恩爱,他这把老骨头还是躲远些,免得心塞。

“你看看,你把他们都吓跑了。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的瞪了眼厉远冥,厉远冥倒是乐得过二人世界,“他们吃饱了,当然就先走了,咱俩慢慢吃,不用管他们。”

他和茵儿还在热恋当中呢,秀恩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

吃过早饭,两人也就各自忙事情去了,而赵娟怒气冲冲的回到家里,蒋建国和蒋依依正在吃早餐,看她臭着张脸,蒋建国也懒得问原由。

也不想想,那两口子,哪个是好对付的?

蒋依依倒是将赵娟拉到了桌旁,“妈,我听爸说,您去厉家老宅了?”

“嗯,那两个家伙太厉害了,妈说不过他们。”

赵娟心疼的看着自己女儿,又愤怒道:“梁浅茵那个贱人,居然对你绑架她的事情提起了诉讼,要不你还是听妈的,先去外边躲一躲吧?”

“诉讼?妈,我不要坐牢!”

蒋依依瞬间就慌了,眼泪不停的往外涌,把赵娟看的心疼不已,又去瞪依旧在吃早餐的蒋建国,“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啊?梁浅茵要告依依,你也不想想办法!”

“我早就说过,叫你们别去招惹厉家的人,是你们自己不听的。”

蒋建国想到平白无故损失的一千万,心里就还肉痛的很,这会儿蒋依依又惹了事,莫非还想他拿个一千万去摆平不成?

两个一千万拿去了,下次,下下次呢?

把他掏空之后,拿命去摆平吗?

赵娟恼脸,“你别跟我说那些大道理,我就问你,你到底出不出主意!”

“出啊,我的亲生女儿,我怎么不出主意?”

蒋建国放了筷子,慢悠悠的说道:“依依自己上厉家道歉,并诚恳表示,以后都不再骚扰厉家的人了,有多远就离他们多远,看他们能不能放过依依一马。”

“蒋建国,你跟我开玩笑的吧?这也叫你出的主意?”

赵娟都气笑了,“果然叫你出主意是最大的错误,你除了怂,就没其他第二个办法!”

“那你想怎么样?和厉家杠上吗?”

“杠上就杠上,厉家也没见得有多厉害,我就不信杠不过他们!”

“呵,那你还真是高看你自己了。”

蒋建国觉得她就是脑子有毛病,冷笑起身,“我出的主意就是这样,你们爱听不听,法院传票送到的时候,别叫我去旁听,我丢不起那个人。”

“你以为谁稀罕你啊!”

赵娟恼火的怼回去,而蒋建国已经不搭理她了,拿着公文包径直走了。

蒋建国走了,而蒋依依哭成了泪人儿,“妈,对不起,是我连累了你,对不起……”

“傻孩子,你永远是妈的心头好,妈永远都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赵娟抱着她,心底暗恨蒋建国的绝情,又恼怒自己对付不了梁浅茵,想来想去,只能无奈道:“要不咱们先缓缓,给梁浅茵道个歉,把诉讼应付过去再说?”

蒋依依微愣了下,越发哭的伤心,“妈,我都听您的……”

“哎,真是难为你了……”

母女俩都抱头痛哭起来,要不是梁浅茵傍上了厉远冥,哪来的权势对付蒋家?

这个贱人,最好别让她们逮到把柄!

熬过了难捱的夜晚,清晨天刚蒙蒙亮时,蒋依依就和赵娟去了厉家老宅。

今天来的更早,梁浅茵和厉远冥都还没有起床。

在门口等了好大会儿,梁浅茵才露面,就站在远处招呼了声,“天挺冷的,二位请回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