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51章 刺激游戏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行,我马上带人出发。”

都傍晚了,厉远冥怕梁浅茵遇到危险,赶紧就叫上许风,带着保镖赶往南城。

而那中年男人带着梁浅茵在南城转了几个圈,最终在老城区的偏僻街道停了车,一把将梁浅茵拽进了老房子里。

房间里亮着昏暗的灯光,梁浅茵这会儿已经清醒过来,刚想挣扎,就陡觉手臂一疼,偏头一看,就见那中年男人拔了针。

凤眸里起了愤怒,“你干什么!”

“防止你挣扎而已,上点麻醉药,大家都省事。”

中年男人依然满脸的笑,又朝里边的阴暗角落恭敬道:“黄哥,人带来了。”

“嗯,”阴恻恻的声音飘出来,梁浅茵瞬间就分清了是上次在正天街绑架她的那个男人,想要奋力挣扎,但身体软绵绵的,根本使不上半分力气。

咬了牙,怒声道:“姓黄的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你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跟我过不去?”

“那得问问你老公,毕竟是他先对我动手的。”

黄哥手里拿着细长鞭子,慢悠悠的走过来,浑身散发的阴沉气息,让人不寒而栗。

鞭子在掌心轻轻敲打着,簌簌声响刺激着梁浅茵的神经,想要蜷缩起身体,身体却软绵绵的,根本不听使唤。

男人拿着鞭子越走越近,终是停在了梁浅茵身边。

阴沉笑容里带着丝疯狂,狠狠一鞭子抽在了她身上,“厉远冥欠我的,就由你来还!”

“厉远冥欠你的,你找他去啊,你欺负我和孩子,算什么本事!”

梁浅茵愤怒反驳,麻醉后的身体并不能感觉到太多疼痛,“他就在明基,你有本事就去找他要债好了,把孩子还给我!”

“呵,我还以为你有多爱厉远冥呢,原来也不厉他的死活啊?”

“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,不用你管!”

凤眸略有浮沉,又很快将所有情绪都压了下去,昂头愤怒道:“你把孩子还给我,我可以帮你把厉远冥骗过来,如何?”

“女人,你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吗?”

黄哥又是狠狠几鞭子打下去,梁浅茵只觉得身体像被枝条轻轻掸过,虽然痛楚很清晰,但感觉起来,并不是很强烈。

咬咬牙,又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我没有谈条件的资格,但孩子就是我的命,至于厉远冥,我只不过是万花丛中并不出彩的那一个,他对我无情,我没必要对他有义。”

“哦?你的意思是,厉远冥还有其他女人?”

“对,他暗中和好几个名媛淑女牵扯不清,好几个风头正劲的女明星也和他有来往,你说我在他眼里,能算得了什么?为了他的私事搭上自己和孩子,我还没那么蠢。”

反正都是嘴皮子一碰的事情,梁浅茵就微垂着眼眸,可劲儿的编排。

唯恐这个黄哥不信,又补充道:“上次和你一起的蒋家小姐,要不是为了厉远冥,她会发了疯似的要杀我吗?你说我多冤?”

“这么说起来,倒也有几分道理啊?”

阴恻恻的笑声在小房间里回荡,忽又话锋一转,“我说我信了你的邪,你信吗?”
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!你把孩子还给我,我帮你对付厉远冥!”

鞭子像狂风骤雨似的落在身上,春衫单薄,有些地方都已经皮开肉绽,鲜血横流了,但梁浅茵感觉不到明显的痛,就哀求他,“你打我都没关系,你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?”

“只要你把孩子还给我,你让我骗厉远冥过来都行,你考虑下,行吗?”

“女人,你还真狠心呢……”

男人故作伤心的浅叹了声,手里的鞭子却没停过,又惋惜道:“只可惜啊,孩子并不在我手里,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派人去抓你那两个宝贝了。”

“到时候你可得履行诺言哟?若不然,老子就送你们娘仨下地狱,好好作伴。”

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肯定听话。”

梁浅茵一听他没抓到孩子,心里陡然松了口气,只要孩子没事,其他都好说。

被鞭子打过的地方传来被蚂蚁咬了似的痛痒感觉,梁浅茵看看身下汇成小溪的血流,咬咬牙,又赔了笑脸,“黄哥,你看我这么听话,能不能先别打了?”

再打下去,她的小命就该交待在这里了。

“说的也是哈,你要是现在就死了,对我也没什么益处。”

黄哥脸上始终戴着口罩,露在外面的眼睛闪了阴冷又得意的光,还挺满意梁浅茵的求饶,厉远冥看中的女人,也不怎么样嘛?

不过这女人也就是母凭子贵而已,没什么大用处。

还得深挖厉远冥的暗幕,找出他最疼爱的那个女人,然后利用她来挟制厉远冥才行。

黄哥提着鞭子,又坐回了角落里,默默思索起来。

梁浅茵看着身下那些殷红的血,想要自救,奈何浑身都没力气,就只能无奈的看着那些血越流越多,脑子里也有些晕乎起来。

不知何时,忽就有急匆匆的脚步声冲进来,打破了一室寂静,“黄哥,厉远冥带着人冲进了老城区,咱们怎么办!”

厉远冥来了?

梁浅茵勉强深吸了口气,维持着仅剩的清明,角落里的黄哥满脸阴怒,带头往外边冲,“还能怎么办?马上撤!都赶紧走!”

“那这个女人怎么办?”

“给我点火!老子伤不到厉远冥,也要叫他痛苦一辈子!”

黄哥满脸疯狂,顺手就拿打火机把窗帘点着了,剩下的人有样学样,把屋里能点着的东西都点着了,随即又撒丫子,消失在了暮色里。

火苗很快就窜起来,整个屋都烧着了。

浓烟呛的梁浅茵两眼发黑,脑子越发昏沉,却只能无力的躺在血泊里,眼有凄笑,看来幸运之神不会永远眷厉她啊?

……

医院。

厉远冥看见医生从急救室出来,立即就冲了上去,急道:“医生,我妻子怎么样了?”

“她失血过多,又被浓烟呛过,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清醒,不过好在你把人送来的及时,她并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医生简单说了下情况,随即又极不赞同的摇了头,“我知道年轻人爱玩新鲜刺激的游戏,但给人打了麻醉药,又再去鞭笞她,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