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52章 别怪我和你拼命!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厉远冥一愣,“麻醉?你是说,她还中了药?”

“对,你不知道吗?”

老医生狐疑的看看他,又摇了头,“她身体里麻醉药的残余成分,想来是为了受鞭笞时减轻痛苦,但下手的人也太没轻没重了,都快打成重伤了,也不知道停手。”

“你既然是她丈夫,有些事情还是叮嘱着点,免得日后后悔莫及。”

老医生也是出于好心,叮嘱了番,也就走了。

厉远冥送走了医生,又陪着梁浅茵到了病房,安置好之后,立即就叫来了许风,“马上派人出去找线索,还有,立即打电话报警,绝不能放过那群丧心病狂的混帐东西!”

把他的人伤成这样,还下药放火,绝不姑息!

“是,我马上去办。”

许风应下,匆匆离开病房,办事去了。

而厉远冥拉着梁浅茵冰凉的手,眼眸通红,眸底隐有泪光闪烁。

她就在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那么一小会儿,就被人伤成了这样,那群混帐东西究竟有多可恶,而自己又有多无能!

 想到梁浅茵奄奄一息的躺在漫天大火里,心脏就抵抑制不住的狠狠揪疼起来,若是他晚了半步,那茵儿该要怎么办?她受的痛楚,又找谁诉说?

夜色深沉,孤月冷冷的照着大地。

厉远冥彻夜无眠,可梁浅茵昏迷一夜,也没有醒。

第二日上午,老爷子颤颤悠悠的寻了过来,身后还跟着个不速之客。

见厉远冥紧皱了眉,老爷子就无奈道:“他刚好去老宅了,我急着来医院,他就跟着顺道一起来了,浅茵现在怎么样?”

厉远冥帮梁浅茵掖了下被子,“失血过多,又被浓烟呛了,医生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。”

“啊?这么严重?没有生命危险吧?”

厉忠域低低的叫了声,厉远冥冷冷望过去,“放心,她死不了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“阿远冥,我……”

“我跟你没那么亲近的关系,你马上离开病房。”

厉远冥打断厉忠域的话,并不乐意见到他,老爷子想说什么来着,但最终也只是赶厉忠域离开,“他心情不好,你赶紧走。”

他只当没这个儿子,而厉远冥也早就不认厉忠域做父亲,没必要再多纠缠。

厉忠域不乐意了,“爸,您怎么也跟着厉远冥一起埋汰我啊?”

“滚滚滚,没事少来烦我们!”

老爷子听他说话就来气,走到另一边去了,厉远冥想直接叫保镖把厉忠域给弄走的,病床上的梁浅茵却忽然痛苦的低吟了声,眼睫微眨,已经醒了过来。

厉远冥赶紧按了呼叫铃,“茵儿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“疼,好疼……”

梁浅茵皱着脸,嘶声喊疼,厉远冥都听急了,赶紧抓住赶过来的医生,“她说她疼的厉害,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减轻痛楚?”

“她之前所中的麻醉药已经消失了,那些皮肉伤自然会让她感受疼痛。”

医生摇摇头,“她身上的鞭伤比较严重,但并未伤及筋骨,我们的建议是她感知疼痛,身体才能尽快的自我修复,当然,若是她扛不了痛楚,可以吃点止痛药试试。”

“那行,先给她暂时止痛再说。”

人都痛出冷汗了,谁还能管其他?先止痛再说。

止痛片服下去没半小时,梁浅茵的细眉便已经微微舒展开来,厉远冥看她有所好转,赶紧就端来了热茶,“茵儿,饿不饿?我给你弄点吃的吧?”

“我不饿……”

梁浅茵微微摇头,虚弱的靠在他怀里,医院有给营养针,感觉不到饿。

细忧虑微蹙了蹙,忽又焦急起来,“阿远冥,孩子呢?那个魔鬼说要抓小月和小阳,你千万不能让孩子们落到他手里!”

“放心,我已经加派保镖,时刻保护着他俩。”

厉远冥低声安抚了句,老爷子在旁边插了话,“浅茵,你还记得绑匪的模样吗?若是能说出个大概,我叫那些老朋友去查查,不能让他一直惦记着你和孩子。”

“爷爷,那个主犯一直戴着口罩,很谨慎的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眸中有泪光浮动,“就是之前的那个黄哥,上次他在正天街绑架我,蒋依依和他一起出现过,也不晓得她知不知道黄哥的真实底细?”

“蒋依依?这个混帐东西,她还敢绑架你?”

老爷子恼的很,直接就拿了手机给蒋建国打过去,没几秒钟,那边就传来了恭恭敬敬的声音,“老爷子,您找我?”

老爷子怒不可遏,“蒋依依呢?你马上叫她听电话!”

蒋建国刚要出门,一听吼声,赶紧就回头叫了客厅里的蒋依依,“你又惹事了?”

“爸,我都听您的话去厉家道歉了,我哪有惹事?”

蒋依依一副委屈的样,蒋建国也懒得和她多说,直接把手机拿给了她。

老爷子也不客气,开门见山的质问道:“蒋依依,那个所谓的黄哥到底是谁?你马上把他的所有信息告诉我,不然蒋家以后也不用再登在厉家的门!”

“厉爷爷,我不知道什么黄哥,您让我怎么说啊?”

“不知道?上次你和他绑架浅茵,都伙同犯案了,你还敢说你不知道!”

老爷子拔高了声音,厉声道:“蒋建国,我看你是个正经的,从前还多有帮扶你,但瞧瞧你养出来的女儿,简直把蒋家的脸都丢完了!”

“老爷子,您别生气,我马上问她!”

蒋建国被训得抬不起头来,反手狠狠一耳光打在了蒋依依脸上,“孽障!说,那个人究竟是是谁!”

“蒋建国你疯了是吧!你怎么能动手打人!”

赵娟一下子扑了过来,护住蒋依依,蒋建国满脸怒笑,“对,我就是疯了!我叫你们俩别去惹事,你们都像中邪了似的,非要跟我对着干,那我就疯给你们看看!”

话音未落,顺手就摔了手边的茶杯,炸的呯碰声,“蒋依依,我再问你一遍!那个男人到底是谁!你马上给我说!”

蒋依依泣不成声,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,是他主动联系我的……”

“听见没有?依依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男人!”

赵娟紧紧抱着蒋依依,又回头愤怒的盯着蒋建国,“你要是再敢打依依,就别怪我和你拼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