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53章 自卖自夸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好,很好,你俩就作死吧!”

蒋建国问不出答案,只能惭愧的道歉,“老爷子,是我教女无方,让您跟着受累了,您放心,我此后一定严回管教,绝不让她再祸害厉家!”

“建国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,既然蒋依依不肯说,我也就不为难你了。”

老爷子放软了语气,又沉声说道:“有的人,该远离的时候就要远离,否则整个蒋家就会败在你手里,你以后拿什么去见蒋家的列祖列宗?”

蒋建国沉默下来,而赵娟一下就炸了,“厉老先生,你什么意思?要拆散我的家吗!”

“你先想想,你有没有资格踏进蒋家的门槛以后,再来说话。”

老爷子的声音平静冷漠,透着浓浓的距离感。

赵娟也就是见蒋家没有个正经长辈管着罢了,否则那样的脾性,如何能进蒋家门?

老爷子挂断了电话,而赵娟已经彻底炸了,不依不饶的纠着蒋建国不放,“你倒是说说,你方才不吭声,是几个意思?”

“蒋建国,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配不上你?”

“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!老娘为了蒋家的事情呕心沥血,结果外人几句话,你就处处来指责我的不是!”

“依依,既然他容不下我们,那咱们走!”

赵娟愤怒之下,就要拉着蒋依依离开蒋家,但蒋依依看蒋建国始终沉默着,并没有拦下他们的意思,也就识趣的劝了赵娟,“妈,爸爸并不是那个意思,我送您回房吧?”

要是蒋建国不拦她们,她们就这样走了,岂不是亏大发了?

她边说还边朝赵娟猛眨眼睛,“妈,您不是说,给我挑了几个好人家吗?咱们上楼去细说细说,让爸爸自己冷静会儿。”

赵娟微愣了愣,大概是觉得蒋建国有点儿不对头,也就顺从的上楼了。

蒋建国一脸阴怒,她倒是赶紧滚出蒋家啊?

瞧瞧好好的家,都被她折腾成什么样了!

进了房,赵娟才恼怒道:“你刚刚为什么要拦着我?蒋建国那个神经病,我要是不给他点厉害瞧瞧,他哪知道蒋家是谁说了算!”

“妈,人家让着您,自然是您说了算,不让着您的时候,您看您说话还好使吗?”

蒋依依摇摇头,倒了杯热水给她,才又说道:“我爸最近挺不对劲的,您在他面前还是少闹腾,等缓过了这段时间,您再收拾他不迟。”

“不对劲?你的意思是,他在外面又有了新的狐狸精?”

“哎呀,不是那个意思!”

蒋依依叹了气,“难道您没发现,他极不喜欢我们和厉家做对吗?咱们暂时就消停些,等逮到了好时机,再提厉家的事情不迟。”

现在嘛,先韬光养晦再说。

“哼,这个老不死的,一心就只知道向着外人!”

大概是觉得蒋依依的话有道理,赵娟骂了两句也就不吭声了,只是眼神乱闪,也不知道在打什么歪主意。

蒋依依看她消停下来,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
反正黄哥亲自动手,都没能把梁浅茵怎么着,那她还是乖一点,徐徐图谋吧。

医院。

老爷子挂断电话,才朝两人摇摇头,“蒋依依并不知道那个黄哥是什么人,连相貌都描述不出来,咱们想要去查此人,就更难了。”

“爷爷,这事我会办就行了,您不用跟着操心。”

厉远冥安抚了声,让人去查道上黄哥的底细就可以,反正梁子已经结下了,也不急着一时半会儿逮住他。

梁浅茵使劲皱了几下眉头,才抓住脑子里飘忽的思绪,“阿远冥,黄哥抓我的最终目的,是想利用我来对付你,并非是针对我而来,你想想,有没有和姓黄的结过仇?”

“利用你来对付我?”

厉远冥微愣,内疚的握住她的手,又是自己连累了她啊。

心思百转,忽又想起来,“大概在五年前,就是你失踪以后,那几年我的心情降至冰点,击败过不少同行业的公司,或许黄家就在其中。”

那几年他大半心思都用在搜寻梁浅茵身上了,处理厉氏事情时基本都是用雷霆手段,尽量把节约下来的时间用在搜寻上面。

本来行业竞争就很残酷,那几年有多少落败的企业,他也记不清楚了。

不过当年黄家就不是他的对手,现在依然也无法与他匹敌!

“那大概就是当年的恩怨吧。”

梁浅茵也说不清楚那个黄哥的来头,想想又望向厉远冥,“孩子呢,我想看看他们。”

“这会儿正在上学呢,傍晚我让司机送过来,好不好?”

厉远冥知道她心里记挂着孩子们的安危,也就柔声哄着,梁浅茵听着似乎没有什么危险,也就顺从的点了头。

傍晚时分,司机果然把俩孩子都送过来了。

俩孩子一见遍体鳞伤的梁浅茵,顿时就哇哇哭了,“妈咪,您疼不疼?”

“妈咪,我给您揉揉,您很快就会好起来的……”

“哎,妈咪很快就会好的,”梁浅茵被他俩哭的也快止不住眼泪了,拉着他俩的小手都舍不得松开,“这几天有没有乖乖听话?”

“都有听祖爷爷的话,您说过的,祖爷爷年龄大了,我们不能惹他生气。”

梁小月甚是乖巧的点头,而梁小阳就心疼的帮她揉着手臂,老爷子坐在一旁,呵呵笑,“不是我夸自家孩子,他俩可是我见过的最乖巧,最聪明的孩子。”

那些老友每每见到小月和小阳,都羡慕的不行,把他都快得意坏了。

这两个小宝贝,也是他如今的动力源泉。

厉远冥在旁边笑,“您呀,也别太夸奖他们了,孩子还小,理当戒骄戒躁才对。”

“嘿,他俩比你那会儿可听话多了,根本就不需要那些大道理管着。”

老爷子不乐意的瞪了下眼睛,把梁浅茵逗的都扑哧声笑起来,可动作幅度微大了些,顿时就扯到了身上的鞭伤,疼得龇牙咧嘴起来。

“茵儿,你小心些!”

厉远冥赶紧上前扶住她,小孩子也都惊的赶紧握住她的手,“妈咪,您怎么样?”

梁浅茵咬着牙,好半晌才缓过劲来,勉强露了笑容,“就是有些扯痛而已,缓一缓,也就没什么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