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59章 决裂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9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网络世界自成一体,那些喷子也是无处不在。

先前梁浅茵被骂的有多惨,现在蒋依依就被骂的有多厉害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医院采访的视频被疯狂转发,热度已经稳稳占据了热搜榜第一。

剧组。

夏心芷看着视频里的梁浅茵,喉咙里发出呵呵阴笑声。

踏破铁鞋无觅处,没想到这个贱人自己耐不住寂寞,蹦了出来啊?

不过她竟然是青城大佬厉远冥的妻子,倒是让人有点小小的意外。

但那又如何?

得罪了她夏心芷,就等着被报复吧!

很快,夏心芷艾特了厉氏的官方微博,又放出之前撞车的视频,声称梁浅茵就是她要找的那位豪车女司机,并让梁浅茵公开给她道歉,了结此事。

许风立即就联络了梁浅茵,梁浅茵打开微博一看,顿时就气笑了。

这个热度蹭得可以啊?

厉远冥冷哼了声,“你甭放在心上,我让她明天就消失在娱乐圈。”

“别, 这种跳梁小丑,不狠狠打她的脸,她怎么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?”

梁浅茵十指如飞,飞快的编辑了新博文发送出去,还特地艾特了夏心芷,让她好带着她的一众脑残粉转战地方,别污染了厉氏的官方微博。

夏心芷一直注意着微博动静,看见梁浅茵艾特自己,立即就点了链接进去。

但才看上一遍,顿时肺都快气炸了。

这个贱人,居然骂自己三观掉在了地上,还五官都没了?

她哪吃得了这个亏,立即也发了新微博:[一个杀死孩子的凶手,也配谈三观?]

发完还特意艾特了下梁浅茵。

很快梁浅茵的回应就来了,[我知道有家特别好的精神病院,推荐夏小姐去看看,或者眼科也行,毕竟夏小姐的眼珠子已经报废了,急需换新。]

那么多的视频佐证,所有人都知道是蒋依依在搞鬼,她居然还公开帮蒋依依说话?

说她脑残,那都是给她面子了。

夏心芷气的要死,立即又反驳回去,[我看你脑子有病才对!]

[怎么,夏小姐被戳了痛脚,气急败坏了?]

[梁浅茵,你撞了我的车,还骂我的司机,这事儿没完!]

[疯狗咬我一口,我咬它也不合适,难道还不许我拿棍打,拿棒敲?]

反正是杠上了,梁浅茵也没给夏心芷留面子,一条微博发完,又紧跟着发了一条,[各位看官都仔细了,视频为证,小心疯狗。]

新微博发完,短短两分钟,下面的评论就已经破十万,全都是笑出了眼泪的表情,更是指责夏心芷蹭热度蹭的莫名其妙,而且是非不分,三观不正。

再点开夏心芷的微博,骂声滔天,惨不忍睹。

梁浅茵等了十分钟,见夏心芷不更新微博了,也就懒得再理这事。

厉远冥给她揉着肩,笑言道:“想不到你言词如此犀利,看来我以后还得小心点才行。”

“你不乖,我就怼你哟。”

梁浅茵歪头,凤眸笑吟吟的,眉眼温柔。

她只是不喜欢麻烦而已,但并不代表她怯战,不敢迎难而上。

像夏心芷这样的,她一拳能打倒俩。

化妆室里,夏心芷暴跳如雷,把能摔的东西都摔了,助理和其他工作人员躲到化妆室门口,都不敢进去触她的霉头。

遍地狼藉,她就站在中间喘着粗气。

助理看她稍歇下来,这才小心翼翼的赔着笑脸,“夏姐,要不我找人来收……”

“滚!”

一声暴喝,助理顿时就缩了头,不敢说话了。

夏心芷恼火的在化妆室里转了几圈,看那群人还在门口探头探脑,恼不过的狠狠甩上门,返身又打了电话出去,嘤嘤哭泣,“喂,曹哥,我被人欺负了……”

深夜。

蒋依依悄悄溜出了医院,又前往蒋家。

微博上的风向转变得始料未及,蒋依依被骂的都不敢露头了。

而赵娟说回家商量对策的,也是一去不复返,她心里没个底气,就只能避开人群,选择深夜回家,先找赵娟通通气再说。

如今梁浅茵的风头正劲,自己要是没个帮手,怎么能斗过她?

已经深夜时分了,蒋公馆还是灯火通明。

蒋依依定了定神,这才小心翼翼的踏进玄关,刚到客厅,就见蒋建国和赵娟还坐在沙发上对峙着,而赵娟的眼睛都哭红了。

心里一个咯噔,蒋依依下意识的就想先溜走,但蒋建国已经满面怒火的望过来。

“来都来了,跑什么?”

“爸,我就是回来拿件衣服而已……”

蒋依依赔了笑脸,心里七上八下的,没个主心骨。

蒋建国脸色阴阴的盯着她,没有说话,而赵娟抹了把脸,勉强笑起来,“依依,你现在身子弱,怎么还跑回来了?你想要什么衣服,告诉妈一声,妈不就给你带过去了?”

“妈……”

蒋依依的眼泪刷的下就落下来了,扑到赵娟身边,“妈,我害怕……”

她已经看过了微博了,骂什么的都没有,有些凶狠的,更是说要上医院去找她,她哪敢独自待在医院里?

而且她也得回来讨个对策不是?

“呵,还有脸哭?”

蒋建国冷笑了声,脸皮都已经气到扭姚,赵娟一看他的样,瞬间也来了怒火,“蒋建国,再怎么样,依依也是你的女儿,你阴阳怪气的,是几个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你们母女俩不是喜欢作妖吗,那就作个够好了,还怕什么?”

冷漠的眼神落在赵娟身上,蒋建国也摊牌了,“既然人都在,那我就直说了,你们俩不听劝告,几次三番作妖,我劝不了,那就只能远离。”

蒋依依愣了,“爸,您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从今天起,这栋房子就归你了,咱们正式断绝父女关系。”

蒋建国的声音很平静,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他是在开玩笑,而蒋依依脸上瞬间血色尽褪,一下子失声痛哭起来,“爸,我知道错了,您别这样,您不能离开!”

“你是我的女儿,可我却无力规劝你,无法让你走上正途,这是我的过失。”

蒋建国看着蒋依依,眼里有着难以掩饰的悲伤,“你早已经是成年人了,我也无法约束你的行为意志,今后你好自为之,你妈的话掂量着听,免得害了你一辈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