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62章 东施效颦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0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夏小姐,你已经试过镜了,请马上离开。”

工作人员也礼貌的伸了手,恼的夏心芷恶狠狠的瞪了眼梁浅茵,这才扭头跑了。

她本来也不是非拍这部戏不可,但既然梁浅茵要趟浑水,那她还就非要留下来不可,不趁机弄死她,都枉费了老天爷留给自己的便利!

十五分钟挺短的,很快就到了时间。

厉远冥美名其曰视察,已经坐到了导演室,就等着看梁浅茵人生中的第一场戏了。

两点半刚到,就见一道纤细的白色身影缓步而来,进入摄像镜头的范围内,而请来的男群演也就扇着扇子,一脸轻佻的走了过来,“姑娘,你去何处?”

梁浅茵顿步,眸光冰冷的看向他,“走开。”

“哟,美人儿还挺有脾气的啊?”

男群演收了扇子,笑容越发浪荡,还凑到了她身边,“可在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,姑娘还是和在下一起同行,咱俩也好说说话儿啊?

“放肆!”

清喝声响遍全场,凤眸里含着凛冽怒意,仿佛男子再说一句话,她手中的利剑就会不认人,刺他几个窟窿。

男群演一下愣住了,嗫嚅着说不出话来,这女人气势太强了,他压不住啊。

“好,过关!”

钱丰极为满意的声音响起来,而厉远冥也微翘了嘴角,面有愉悦。

果然他的茵儿无论干哪行,都是极厉害的。

夏心芷愤愤不平的跺脚,“钱导,她演的和我演的也没什么区别,凭什么她过关了,我却要被刷下来?”

“你那叫没区别吗?人家调戏你,你就差反过去投怀送抱了。”

已经挑到了合适的女二,钱丰的心情也明显大好,直接把夏心芷的试镜镜头和梁浅茵的镜头放一起播出,让她自己好好对比效果。

同样都是一袭白裙,梁浅茵出场的时候沉静自若,眸光冷傲,单看她的眼神,便知此女心中有丘壑,是有大抱负大志向的人。

而夏心芷身穿白裙,娇弱的像是风雨里的小花,手里提着把剑,都让人害怕那把剑会把她自己的脚给砍下来。

怎么看,就怎么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经不起半分风雨。

就更别提扮演孤傲清冷的侠女了。

能来试镜女二的,都有几分表演功底,一看夏心芷的出场,人群里顿时就响起了不少嘲笑声,“她那个流量小花的名号,是她自己封的吧?”

“我看也像,离开那群脑残粉,她大概就是干啥啥不行,吹牛第一名。”

“那你们就不知道了吧?听说她背后的人是曹哥,人家可是青城娱乐圈的大佬,夏心芷有他罩着,弄个流量小花的名号,还不容易?”

“哟,原来是这样啊?……”

一群女人心领神会的笑起来,气得夏心芷脸都绿了,她看试镜部分就根本没有区别,分明是梁浅茵靠裙带关系走的后门,才不是她比自己更有实力!

咬了牙,怒道:“钱导,我不服!我要和她再比试一场,就不信她能比我厉害!”

“夏心芷,女二的人选已经定……”

“钱导,我没有意见。”

梁浅茵微微一笑,“若是您同意,我愿意和夏小姐再比试一场。”

钱丰皱眉,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厉远冥,厉远冥脸色平静,“你是导演,该如何挑选演员,想来你比我更有数。”

“那行,那就再比一场。”

既然都没有意见,那钱丰也就吩咐下去,拍一段女二与皇帝之间的日常戏。

彼时女二已经设计入韩,封为静妃,皇帝很是心喜她,而女二面对俊朗温柔的皇帝,也动了情怀,只不过想到家仇,又难以释怀,心里头很是纠结彷徨。

同样的靠眼神表达人物的内心想法,梁浅茵琢磨了半个小时,心里已经有底了。

衣裙也不用换,等她回到试镜场地时,夏心芷已经来了。

梁浅茵眸光平和,只是淡淡微笑,夏心芷倒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,好像和梁浅茵之间有不共戴天的大仇。

钱丰看着录像机里的两人,紧皱了眉头,“厉总,这两人之间有过节啊?”

“应该吧,我们只管把戏拍好,不用管其他。”

梁浅茵的私密信息都已经掩藏起来,厉远冥也没说明梁浅茵的身份,钱丰看他如此说,也就冲副导演点点头,让他去喊两女拍戏。

既然是拍同一段戏份,梁浅茵也就笑笑,“夏小姐,你先拍,还是我先拍?”

先拍后拍,各有各的好处,她是不计较的。

“哼,你先上。”

夏心芷眼珠子几转,就将梁浅茵先推了出去。

第一次拍肯定会有生疏的地方,自己刚好可以借鉴下这个贱人的经验,免得踩雷。

梁浅茵笑笑,也就起了身,“那你就好好看着,但千万别东施效颦。”

“你!”

夏心芷想骂人,但梁浅茵已经走了。

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简单场景,随着梁浅茵入场,灯光全都亮了起来。

她坐在桌前,手里把玩着一支金步摇,眸光却幽幽的盯着虚空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随着脚步声响起,这才恍然从梦中惊醒,起身迎了几步,福身行礼,“皇上。”

“爱妃,朕早就说过,你在私下不用行礼。”

找来的这位男群演还挺帅气的,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,和剧本里的皇帝设定挺相像。

伸了手去扶梁浅茵,但她的手臂却下意识的躲了下,但终究是没有躲开,任由皇帝扶起了自己。

导演室的钱丰瞬间笑起来,“这个细节处理的很好,剧本里没有,但她想到了。”

“那她应该是有几分天赋的。”

厉远冥不着痕迹的夸了自家老婆,但眼神却紧紧盯着梁浅茵的手臂,那丫的,扶个人需要扶那么久吗,还不赶紧把他的手撒开?

许是感觉到他的怨念,皇帝的手也终于从静妃的手臂上挪开了。

皇帝笑容温柔,陪着她坐在桌边,“朕给你的这些赏赐,你怎不收起来?是不喜欢吗?”

“不,是太贵重了,臣妾受不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