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66章 厉式撒娇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1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梁浅茵摆摆手,不减笑容,“我就说三点,第一,不管我做什么样的选择,我都是不需要厉叔承认的厉家媳妇,厉叔在我面前颐指气使,怕是指使错了地方。”

“第二,我和厉远冥的确是不差钱,但也不是拿钱打水漂的傻子,你们想要厉氏,那就得拿出证明你们能经营厉氏的证据来,否则你俩就算说破天了,也不顶用。”

“第三,我和厉远冥长长久久的过日子,是可以不管你们的,你们来烦也不管用,至于我能不能回厉家,厉叔你觉得你有那个权利决定吗?”

厉忠域的脸皮子挂不住,瞬间暴怒,“梁浅茵,你别猖狂!”

“不是我猖狂,而是您老来之前没称过斤两。”

梁浅茵直接就给他怼了回去,他是个干什么事的人,他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吗?

还想着拿厉氏,也不看看他有几斤几两?

梁浅茵说完,也不搭理他俩,直接就进厨房,给厉远冥准备午餐去了。

厉忠域气得要死,“爸,这就是您调教出来的孙媳妇?一点都不懂尊敬长辈,走出去非得笑掉人的大牙不可!”

“你说话倒是有意思,你算哪门子的长辈?”

老爷子早就烦了厉忠域的不知天高地厚,拐杖顿的呯呯响,“厉氏是不可能给你俩的,你就死了那条心,好好维持住你那不学无术,风流浪荡的本性!”

厉忠域都有五十多岁了,这么多年来,他盼着厉忠域能洗心革面,好好经营公司,但盼到重孙都那么大了,也没见他有过改变。

现在已经彻底不需要他了,他又跳出来说要改邪归正?

不好意思,晚了!

梁浅茵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餐厅,听见老爷子的话,微勾了下唇,无声的摇摇头。

整个青城的人都知道厉家长子已经废了,才会由孙儿披挂上阵,也所幸他所向披靡,不仅保住了厉家基业,还让厉家更上一层楼。

厉忠域这个人,大概天生就是享福的命,上头有老,下头有小,替他扛起了担子。

他若心里有数,这辈子大概也就是享福到老,万事无忧了。

外头不知道在说什么,梁浅茵也懒得再去听。

以老爷子的精明,怎么可能把本就在摇摇欲坠的厉氏交到厉忠域手上?

等她从收拾好饭菜,从厨房出来,老爷子他们三个都已经不在客厅了,她刚想走,老爷子却忽然从楼上探了头出来,“浅茵,我不会把厉氏给厉忠域的。”

梁浅茵点点头,“我知道,厉氏才是厉家的根。”

“哎,你明白就好,有时间了,你也劝劝厉远冥,让他把厉氏再重新发展起来。”

“我已经和他谈过此事了,等传媒公司上了正轨之后,他就会全力发展厉氏,争取让厉氏比往日再更上一层楼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……”

老爷子笑起来,眉心的褶皱都似乎消散了许多。

虽然厉远冥把其他公司也发展的很好,但厉氏就是厉氏,他既然是厉家人,那只有把厉氏发展壮大了,厉家的的名声才会名扬四海,令八方敬畏。

厉氏,才是重中之重。

梁浅茵戴着口罩跑到厉远冥的办公室时,员工们都已经午休了。

厉远冥赶紧给她摘下口罩,“这么热的天,怎么还戴个黑口罩?小心脸上捂出痱子。”

“我也不想,但不是得掩人耳目吗?”

梁浅茵脸上都热出了一层细汗,边摆饭菜边无奈道:“试镜的时候,夏心芷就已经对我抱有万分敌意,我可不想让她揪到我的小辫子。”

“怕什么?我永远都是你的靠山。”

厉远冥拿湿巾给她擦了汗,轻哼道:“反正你的身份信息已经隐藏起来,就算她们看到你和我在一起,也只会八卦而已,谁还敢说你什么?”

“你在演艺圈没名号,但却是整个青城的顶级名流啊?”

梁浅茵无奈的看看他,“你看昨天试镜的时候,夏心芷和那个什么曹哥有关系,就被人明里暗里的骂,我要是和你有关系,她们非得跳起来骂我不可。”

“那我不管,反正你是我的,我得宣誓主权。”

搞传媒的,见得最多的就是帅哥靓女,就好像昨天,他一不留神,茵儿就被江楚那个混蛋给盯上了,他哪还能让她挂着无主的名号在外晃悠?

看她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,厉远冥就放软了声调,委屈巴巴的看着她,“茵儿,娱乐圈那么多的帅哥,你不和我闹绯闻,就得和他们闹绯闻,我怎么办?”

说着又拉了她的手放到心口,“你摸摸我的心,都碎成八瓣啦……”

“就两瓣而已,你唬我。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,竖起右手发誓,“我保证不和他们传绯闻,行吗?”

厉远冥撅嘴,“拍戏宣传,你能避免吗?”

“呃……”

有时候工作需要,梁浅茵还真不好说,厉远冥一看她迟疑,嘴上都能挂油壶了,“你看你看,你现在都给不了保证,以后还怎么给我保证?”

“可是我真的不会……哎,你别……”

梁浅茵信誓旦旦的想说自己不会乱来,但厉远冥的吻已经压到了她唇上,辗转缠绵,“茵儿,你就别拒绝我,好不好?”

“我只是不想那些人觊觎你,你只能是我的……”

“茵儿,你答应我嘛……”

一大波的厉式撒娇,又甜又软萌,梁浅茵都被哄迷糊了,受不了几句便弃甲投降,在他唇间含糊咕哝,“那好吧,都由你高兴了。”

反正他高兴了,自己也就开心了。

“我就知道茵儿最心疼我了!”

男人瞬间喜笑颜开,吻如狂风骤雨,直到那张唇红润肿胀,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。

等梁浅茵清醒过来,想要反悔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看他高兴的像得了糖的小孩,梁浅茵想想,也就由着他去了,反正她靠实力说话,总不能拍个戏,还要委屈厉远冥当隐形人吧?

委屈了谁,也不能委屈了厉远冥。

打定了主意,也就没把这事放心上了,转而说了厉忠域和爷爷的诉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