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68章 别抢我男人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199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看来咱们还真是有缘。”

江楚惊喜了下,又说道:“侠妃传是慕茵传媒自己打造的电视剧,用的也大多是内部人,基本没什么明争暗斗。”

“但以后接拍别家公司的戏,可就得联手起来,护着自己人才行。”

“嗯,我记下了。”

梁浅茵乖巧点头,韩欣看她像是个乖宝宝,就拉了她的手,笑道:“也没有江楚说的那么险恶,只要自己多加小心就行了。”

“什么没那么险恶?之前在星光传媒的时候,那个曹野,还不够险恶?”

江楚和韩欣是老熟人,之前就签在星光传媒,一起共事。

只不过那边主打娱乐综艺之类的节目,拍的电视剧不多,而且老板曹野的人品还不好,他俩得了慕茵传媒的橄榄枝,就立即跳槽了。

梁浅茵隐约想起了点什么,“你说的那个曹野,是不是和夏心芷有关系的那个曹哥?”

“应该是吧?毕竟青城也就那么一个姓曹的娱乐大佬。”

没有逮到实证的东西,江楚也不敢乱说,而韩欣倒是朝梁浅茵暧昧的眨眨眼,“我倒是觉得浅茵你和慕茵传媒的老板关系匪浅啊?浅茵,慕茵……”

这么一说,江楚也回味过来了,“浅茵,慕茵传媒,该不会是为你而建吧?”

“你俩的脑洞可以再大些。”

梁浅茵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而韩欣则神秘道:“你知道这部戏的真正女主角吗?我是名义上的女一,但其实女二的戏比女一更出彩,我是伪女一,而你是真女一。”

梁浅茵一脸狐疑,“不可能吧?还有这种操作?”

“你看名字嘛,剧名就叫侠妃传,你说你是侠女,还是我是侠女?”

“呃,这个……”

梁浅茵忽然就想到厉远冥撺掇她来争女二的事了,这个家伙,还真是老谋深算。

唇角多了丝似有若无的甜笑,故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“好像是这样,但我看过剧本,总共五十多集的韩斗剧,侠妃在四十集左右就领盒饭了,算哪门子女一?”

“你哟,后面那十多集,侠妃都是以回忆形式出现的,你没注意?”

韩欣敲敲她的脑门,“以后看剧本,得仔细些。”

“是,师姐!”

梁浅茵笑嘻嘻的点头,不经意间,却看见厉远冥带着人进了导演室,顿时就无语了,他每天日理万机,还有闲暇来片场晃悠?

要不改行当导演得了。

回过头来,韩欣和江楚已经在讨论搭戏的事情。

他俩是男一和女一,对手戏特别多,但好在两人是老搭档了,默契十足,并不用担心。

远远的,夏心芷也带着助理晃悠过来。

一看韩欣和江楚皆在,顿时就兴奋的跑过来,“江哥,欣姐,早上好啊。”

“早上好。”

韩欣礼貌颔首,并无面对梁浅茵时的热情,江楚更是直接别开头,“第一场就该我上场,我先去做准备工作了。”

顿了顿,又望了眼梁浅茵,“昨日拍的惊鸿舞片段就是第一场戏,你也该去做准备了。”

“谢谢江大哥提醒,我马上去。”

梁浅茵吐了下舌头,赶紧离开了是非之地。

第一场戏便是太子在丞相嫡女相遇,之后才会慢慢展开嫡女暗中是侠客的身份。

而嫡女的身份,其实是幌子。

韩欣的女一乃是皇亲国戚,身份尊贵,又无意中和女二结成了好姐妹,虽然她活到了剧终,但先有女二和女三出场,才会轮到她。

昨日已经拍过惊鸿舞,今日再来,自是驾轻就熟,一次过关。

认错人的戏码依然排在了晚上,鉴于昨日试拍姐妹对峙的时候,夏心芷老是NG,上场前钱丰就再三叮嘱她,“女三就是心机婊,一定要把她故作柔弱的一面表现出来,懂吗?你演的越招人恨,就越说明你演的成功,反之亦然。”

夏心芷低下头,嘟囔起来,“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反派角色……”

“你演不演?不演就马上滚!”

都要上场了,还带着这种负面情绪,钱丰一下就炸了,“你马上退出剧组,我立即找人!”

想拍剧的演员多的是,没道理还让她挑三拣四!

“我也没说不拍啊?”

夏心芷心里恼火的很,但脚下还是委委屈屈的挪动了步子,钱丰都被她气笑了,“把你的委屈劲儿用在女三的戏上面,想来效果会不象错!”

没事就瘪着个嘴扮可怜,恶心谁呢?

今日的场景是精心搭置过的,典雅精致的房间里,灯火明亮,梁浅茵一身火红纱裙,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看见夏心芷站定,导演室那边也喊了开拍,凤眸就凝了沉沉怒意,“三妹妹,你明知父亲今日特意安排我与太子相见,你为何要故意假扮我,欺骗太子!”

怒意凝成了实质,犹如出鞘寒刃,夏心芷当时就懵了。

愣了两秒钟,没接住梁浅茵的台词,钱丰的声音就喊起来,“夏心芷,你愣着干什么!台词,说台词!”

夏心芷老脸一红,赶紧道歉。

等她缓过劲来,梁浅茵又重说了遍台词,但夏心芷一接触到她的眼神,顿时就卡了壳,刚想好的台词又全部忘记了。

钱丰急的冲了过来,“夏心芷,你逗我玩呢?”

“不是,钱导,她太凶了,我……”

夏心芷也委屈的很,这才第一场戏,梁浅茵就那么凶巴巴的,谁敢接戏?

梁浅茵无辜的退开两步,“剧情需要而已。”

“什么需要,分别就是你借机凶我!”

夏心芷火大的嚷嚷起来,听的钱丰脑仁子犯疼,“夏心芷,女二的气势便是如此,但你是心机婊,你要把你表面上怕她,但内心却疯狂嫉妒她的那一面表现出来,你会不会?”

“我当然会,但你能不能别让她那么凶?”

“那我不凶,我是不是就该这么问你,”梁浅茵清了下嗓子,咬着小手帕,温温柔柔的看着她,“三妹妹,你怎么能抢我的男人呢?”

“噗,哈哈!……”

不给面子的笑声传过来,江楚眼泪汪汪的,都快笑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