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69章 聪明的女人真可怕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见夏心芷愤怒的瞪着自己,江楚依然收不住笑声,“那什么,她演的比你像,我实在是,哈哈,实在是忍不住啊!……”

钱丰眼里也憋了笑,又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看见没有?夏心芷你就照这个架势去演。”

“哼,我看她倒是挺适合演心机婊的。”

夏心芷嘟囔了句,就见面前的梁浅茵脸色一变,凤眸如霜,“你说什么?”

夏心芷一个激灵,“我,我什么也没说……”

这个女人,怎么翻脸像翻书?

钱丰一看夏心芷被梁浅茵的气势压得死死的,就急的敲脑门子,“夏心芷,女二是洪流,但你是洪流中的蒲柳,虽然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冲走的命运,但蒲柳生性坚韧,柔能克刚,你能不能明白我说的话?”

夏心芷一脸茫然,仿佛在听天书。

钱丰吐血,喊来了副导演,“你给她讲讲这段戏怎么拍,韩欣,江楚,先拍你们的戏!”

“来了!”

韩欣和江楚是老搭档,他俩拍戏配合默契,都是一关过。

梁浅茵的戏被夏心芷卡住了,也就落得在旁边休息,静静观摩韩欣和江楚的演技。

一上午也就那么晃晃悠悠的过了,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厉远冥就来了电话,让她去剧组餐厅吃饭。

餐厅不大,还隔出了几个包间,梁浅茵寻过去,见只有钱丰和韩欣江楚陪着厉远冥,这才松了口气,赶紧就想坐到韩欣身边,先蒙混过关再说。

但没等她坐下,厉远冥就清咳了声,眼神直勾勾的望过来,意思不言而喻。

他身边多的是空位,这女人还想跑哪坐?

韩欣暧昧的眨眼,手里杯子一歪,状似不小心的把水泼到了椅子上,“哎呀,浅茵,不好意思,椅子脏了,你往厉总那边挪挪吧?”

没等梁浅茵反应,她就把椅子踢到了一旁,简直就是个人精儿。

厉远冥给她的表演打满分,见梁浅茵还愣着,干脆就把她拉到了身边坐着,“这几个都是慕茵的台柱子,自家人,不用担心什么。”

“那你不早说。”

梁浅茵小脸红通通的,嗔怪了眼,钱丰愣了下,“这是?……”

“我夫人,梁浅茵。”

自家人就没什么好瞒着的,厉远冥介绍了句,又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江楚,果见他眼里露了抹失望,心里也就轻哼了声。

他设的饭局,怎么可能无的放矢?

不打消某些人的旖念,他怎么可能放心让茵儿在外抛头露面。

韩欣掩嘴笑了,“师妹,我就说公司名字与你参演的角色有猫腻吧,你还不承认?”

梁浅茵讪笑了声,“我就是不想让你们觉得我走后门嘛……”

“你的演技不是吹的,大家都认可你的实力。”

韩欣鼓励了句,又表扬道:“像夏心芷那样的对手,你已经完全可以碾压她们了,只不过钱导可能会辛苦点,你气势太足,她被你压戏压的太厉害。”

“说到这个,我也头疼的很。”

钱丰叹了气,和梁浅茵商量道:“下午必然还要拍那段戏,你试着把气势稍微收一收,否则夏心芷不是你的对手,她完全就拍不了这部戏。”

“行,那我收一收气势。”

既然钱丰都那么说了,梁浅茵也就点头答应下来。

不过又好奇道:“为什么一定要用夏心芷?”

“厉总答应的。”

钱丰看向厉远冥,厉远冥点了下头,把剥好的虾放到她碗里,才说道:“夏心芷给曹野打了电话,非要进侠妃传的剧组,那我就给她个女三的角色,让她好好过过瘾。”

韩欣朝梁浅茵眨眨眼,“师妹,女三被女二虐成了渣,很惨的。”

厉总明摆了就是给浅茵出气,让她虐夏心芷啊?

这两人,感情还真好。

“哦,你决定的,那就让她留着吧。”

既然是厉远冥的决定,梁浅茵也没什么意见,只不过有些担心夏心芷的演技,她演这个女三,怕是会成为整个剧的槽点啊。

正说着话,一个干练女子推了门进来,笑容满面的打招呼,“厉总,我是黄莺,不知道是……”

“梁浅茵,我夫人,从今天起,你就给她当助理。”

厉远冥给梁浅茵挑的都是得力人手,黄莺的眼神落在梁浅茵身上,略一打量,也就笑着上前,伸手与她一握,“浅茵姐,我是黄莺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不客气,以后互相照应。”

梁浅茵打算等几天再和厉远冥提助理的事情,没想到他都已经安排好了。

看两个女人相处起来没什么难度,厉远冥也就低声解释道:“茵儿,黄莺是我从别处挖来的,做事机灵利索,有什么事情,你吩咐她去办就行了。”

“明白,你安排的人,我一向放心。”

梁浅茵不相信别人,但对于厉远冥是一百二十万个放心,他安排的,肯定没问题。

而且黄莺沉稳干练,是个值得依托的模样。

有了黄莺加入,气氛明显又热闹了几分,唯独江楚闷闷不乐的,一直都没有说话。

饭后韩欣就拉了他说悄悄话,“江楚,你怎么了?”

“欣姐,我没事。”

江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的暗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,而且像梁浅茵那样优秀的女子,早早被人抢走,也是理所当然。

韩欣摇头笑了笑,“你呀,有些事情不可强求,退一步海阔天空,大家都舒服。”

他那点小心思,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。

江楚脸一红,低头跑了,“我知道了,我去准备下午的戏。”

这么聪明的女人,真是可怕!

韩欣笑笑,也走了。

厉远冥吃过饭便回了慕茵,梁浅茵利用午休时间近几天的剧本都仔细琢磨了遍,该怎么演,心里也大概有个数了。

下午上戏,拍的还是姐妹对峙。

只不过梁浅茵得了钱导吩咐,气势稍微柔和了些。

眼眸低垂的坐在桌边,素手轻执着茶盖,边撇着浮叶,边淡声问道:“三妹妹,你明知父亲今日特意安排我与太子相见,你为何要故意假扮我,欺骗太子?”

避开了眼神交流,声音又浅淡许多,看起来便没有那么气势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