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72章 引蛇出洞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夏心芷也没说梁浅茵和厉远冥的关系,就哀哀哭泣,“她那人嘴毒的很,明知道我和你不是那种关系,还骂你是我的姘头,我才忍不住打她的,那张嘴实在太贱了。”

“这话确实挺难听的,该扇,得扇出血来才行。”

曹哥抽了口雪茄,又把夏心芷搂进了怀里,肆意调笑,“既然不是姘头,那我是你的什么人?”

夏心芷不依的撅了嘴,“曹哥,人家正伤心呢……”

“伤心什么?我让人把她绑过来,是杀是剐,还是打她的嘴巴,不都由你高兴?”

曹野可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,手已经不老实的探进夏心芷那单薄得可怜的衣服里,咬着耳朵调笑,“说,我是你的什么人?”

“哎呀,你是我的亲老公,还不行吗?”

夏心芷被逗的咯咯笑起来,水汪汪的眼睛里多了媚态,努力的取悦男人。

只要把曹野侍候好了,对付梁浅茵还不简单?

梁浅茵也就是看了眼微博上的评论,便没有再关注此事。

只不过这几天出门,总是感觉好像有人跟着自己,但想想暗中有厉远冥派的保镖跟着,也就没把那些宵小放在心上。

也许是熟悉了,夏心芷和梁浅茵对戏的时候,终于没再那么惧怕她的眼神,演起戏来终于有了点模样,拍摄进度也飞速提了上去。

慕茵内部的剧,用的也大多是慕茵的人,夏心芷不再闹事,剧组也太平的很。

只是梁浅茵被跟踪的感觉越来越明显,就好像暗里的人也沉不住气了,就想着找个什么机会,一举逮着她。

对方这么搞,弄的梁浅茵也有些心神不定起来。

晚上休息的时候,和厉远冥说了这事,厉远冥一脸凝重,“我加派人手跟着你,不能让那些混蛋再找着机会伤害你。”

“不,加派人手并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梁浅茵摇头,“这世上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你加派人手,也总会有疏忽的时候,倒不如我们主动出击,以我为饵,将藏在暗处的那些宵小引出来。”

“那不行,这样做也太危险了。”

厉远冥想也没想,就拒绝了她的提议,自己加派人手就是为了保护她,哪能让她再亲涉险境?

不过逮不着那群人,也的确是个麻烦事。

想来想去,又琢磨出个主意,“明天傍晚你和黄莺离开剧组,就前往城中心的购物广场,你待在车上别下来,我找个与你身形相似的代替你,诱那些人出来。”

提前藏个女人在车上,引蛇出洞。

梁浅茵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那她不会有危险吧?”

“放心,我自然找个厉害的去代替你,柔弱的我也不敢让人家上。”

这些小事,厉远冥自会考虑妥当,“而且我会提前到那里,只要人被抓走,我们就第一时间追上去,等他们发现抓错人的时候,已经迟了。”

“那行吧,你可一定要保证那人的安全。”

梁浅茵可不想因自己的事情害得旁人丢性命,否则她宁愿想别的办法。

厉远冥摸摸她的头发,答应下来,又关了灯,“睡觉吧。”

她白天忙着拍戏,晚上才能碰面,他可不想浪费温馨美好的二人时光。

翌日傍晚。

梁浅茵依着厉远冥的嘱咐,前往购物中心。

车上已经坐了位和她衣着相同的女人,也是同样的娇小纤瘦,梁浅茵看了几眼,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,“待会儿你要是看情况不对,直接跑就行了,任务失败也没关系。”

“夫人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女人抬起头来,是张挺普通的脸,但那双精芒闪烁的眼睛,瞬间就让整张脸庞都生动起来,也让人无法小觑她的存在。

梁浅茵细看了看,好奇道:“你是练武术的吗?”

不然眼神怎么能那么精亮有神?

“也不全是,我是退役兵,有点武术底子傍身。”

“退役兵?听起来就很厉害,我最崇拜那些英姿飒爽的兵哥哥兵姐姐了。”

梁浅茵激动的握住她的手,果然感觉到了满手的粗砺,想想又问道:“你现在是跟在阿远冥身边吗?还是他临时请你来的?”

“临时请的,我有位师哥在厉总身边当暗卫,他给我发的信息。”

“那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

既然她如此厉害,梁浅茵心里的石头也才稍稍落地。

一路闲聊,也很快到了购物中心。

梁浅茵看她推门下车,又赶紧叮嘱了句,“邵琴,一切以安全为重,别逞强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,你放心吧。”

闲聊中,两人已经熟络起来,而邵琴对梁浅茵的印象还不错,点头答应了句,也就直接下车,略低着头,前往购物中心。

没走多远,果然就感觉到了有人在跟着自己

邵琴当过女兵,敏锐的感知力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,立即加快脚步进了商场,但没等她转上两圈,忽又察觉还有拨人在盯着自己。

眉头蹙了蹙,故意往公共洗手间走过去,心里却在嘀咕,浅茵这是招惹了多少仇家?

洗手间在比较偏僻的角落里,傍晚了,角落里又没有灯光,昏暗的环境里也看不清人脸,邵琴边走,耳朵边听着后面的动静。

刚拐进角落里,就听数道急促的脚步声追上来,她只当不知,站在洗手间门口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去,但一阵风刮过,就觉眼前陡黑,人已经被套在了麻袋里。

后颈传来剧痛,但千锤百炼的身体依然保持了抗性,虽然很疼,但也没晕过去。

昏昏沉沉的按了腕表上的信号器,这才轻舒了口气。

幸亏是她来了,否则换成浅茵的小身板,一下就得被揍到脑袋开花不可。

一行人扛着麻袋,飞快的从后门溜了。

藏在暗处的厉忠域和周玉芬对视了眼,也赶紧拔腿跑了。

他俩好不容易找到梁浅茵落单的机会,哪知道梁浅茵的仇家太多,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?不过只要梁浅茵被抓,对他们来说,就是件天大的喜事。

最好是梁浅茵就此死了,厉远冥从此一蹶不振,那整个厉家不都得落在他们手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