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8章 上门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7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子诚,我没有逼你的意思……只是医生说我要放宽心情,才能顺利养胎。”

姚娇见他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,先是否认,又立即顺势说是医生的建议,韩子诚听的好笑不已,眼中却是一片凉薄,“你要么去住旅店,那么就流落街头,就是别来烦我。”

“不,子诚,我还怀着你的孩子,你不能不管我啊!”

姚娇急了,韩子诚却只是冷笑,“孩子又怎么样?你生的孩子,能和梁浅茵生的孩子比吗?要不是你这个贱人勾引我,我会失去梁浅茵,失去梁氏唾手可得的股权?”

韩子诚阴沉着脸,一腔怒火都发泄在了姚娇身上,“以后你少在我面前叽叽歪歪,孩子你能保的住,我以后就养着他,你要保不住,那也跟我没关系!”

姚娇哭的伤心欲绝,“子诚,你怎么能这么绝情?那是你的孩子啊!……”

“哼,是我的孩子没错,但谁叫他的母亲不是梁浅茵!”

韩子诚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,脸上阴沉的能捏出水来,满眼恶毒,梁浅茵!

别以为你嫁了人,就可以避开我!

就算是为了梁氏那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,我也不会放过你!

韩子诚满心算计着怎么得到梁浅茵,而姚娇坐在租房里的沙发上,眼神怨毒的恨不能生吞了梁浅茵。

若不是那个贱人,韩子诚又怎么会对自己如此绝情?

她不嫁进韩家,偏又吊着韩子诚,她不嫁,还让自己也嫁不了,该死的贱人!

租房已经到期了,韩子诚若是不管,自己就真得流落街头。

眼珠子几转,拿着包直接去了韩家。

韩家门口,管家正在指挥下人干活,看见姚娇来了,眼中顿时就闪了不屑。

故意挡住了大门,又吆喝起来,“喂,说你呢,笨手笨脚的,像个乡下丫头,会不会干活?别以为和韩家攀了点关系,就敢不听话,小心我揍你!”

“是,管家,我们知道了。”

下人们也精的很,立即嘻皮笑脸的回了句,管家叉着脸,冷笑几声,“一个个的都给我放利索点啊,咱们家大少爷可是香饽饽,有的女人啊,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,就敢腆着脸来巴结我们家少爷,你们把眼睛擦亮,别让那些女人进韩家的门!”

“好嘞,”下人们又齐齐答应了声,笑的不怀好意。

门口的姚娇气的要死,狠狠掐住掌心,才努力憋出点微笑,“杨管家,我来找韩夫人。”

“哟,是曲小姐啊,你怎么没打扮就来了?”

杨管家仿佛这才发现她,刁钻的看了眼姚娇,啧啧有声,“曲小姐啊,不是我说你,你这也不化点妆再出门,整张脸白的就像女鬼似的,吓着了我们夫人,你赔得起吗?”

“最近身体不太好,再说怀孕期间,也不能化过浓的妆。”

不管杨管家怎么刁难,姚娇始终都是满面微笑,杨管家想到韩夫人骂姚娇的话,也只管可劲儿的奚落,“曲小姐,夫人这几天心情不好,不见客。”

“是吗?那我正好陪她说说话,开解下她。”

姚娇既然来了,没达目的也不会轻易离开,顺着杨管家的话就要往里走,杨管家却直直的拦住了去徐,皮笑肉不笑的看她,“曲小姐还不明白,夫人为什么心情欠佳?”

“咱们家大少爷和梁氏千金原本是人人称羡的金童玉女,可就是有些不知廉耻的女人,非要勾引咱们家少爷,把好好的婚约给毁的不成样,你说夫人能不生气吗?”

“这事儿也就是夫人脾气好,要是换成别人,非得当街撕了那女人的衣服不可。”

他说的痛快,姚娇已经气的嘴歪眼斜。

死死憋住怒火,这才柔弱的垂下了泪,哽咽起来,“是我对不起子诚……当初我身份卑微不敢接近他,可是子诚他……”

“外面吵吵什么?有话进来说!”

韩母不悦的声音传过来,打断了姚娇的话。

夫人都开口了,杨管家也不敢再拦,只不过脸色并不太好,侧开身子放姚娇进门。

姚娇轻哼了声,也没说什么,挺直腰杆,进了韩家。

客厅里,韩母脸色阴沉,看见姚娇进来,也没有招呼的意思。

他们不出声,姚娇也就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赔着笑脸,“伯母。”

韩母冷哼,眼神别开,看向别处。

姚娇也不在意,只是笑容里多了哀伤,“伯母,我知道我不该贸然上门来见你们的,但是医生说我心情不好,容易影响腹中宝宝的发育。”

“哦,”韩母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,随手拿起本书,干脆无视她的存在。

姚娇咬咬牙,小声啜泣:“伯母,浅茵的事,我很抱歉,但我和子诚是真心相爱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浅茵是真正的世家小姐,我无法和她相比,我也不奢求名分,只想安静的陪在子诚身边,能看着孩子长大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她说的伤心,但韩母眼皮都没有抬,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。

门口的杨管家见状,又恭敬的走了进来,“夫人,园子里那片玫瑰花,您看移栽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?”

园子里根本没有玫瑰花,但韩母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下,“就东北角,那地儿好。”

“但是东北角有片百合花,需要毁了吗?”

“毁了毁了,旭儿的婚事都被搅的乱七八糟,看见百合就心烦!”

韩母不高兴的沉了脸,一抬眼,似乎才发现姚娇也在,要笑不笑的道:“你还在这干什么?我们家韩子诚忙的很,可没闲时间见你。”

“伯母,我就是想说……”

“对了杨管家,昨儿个不是说有花匠来的吗,怎么没见人影?”

韩母打断姚娇的话,满脸不悦的样,杨管家愣了下,“我马上去找电话,叫他赶紧过来。”

“不用了,把号码给我,我亲自给他打电话。”

韩母使了个眼神,杨管家心领神会,就要扶走韩母,恰巧韩子诚进门了,看见姚娇居然寻到了家里,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。

姚娇心底叫糟,脸上飞快的换了柔弱表情,低低啜泣,“子诚,我也是没了办法找到家里来,对不起,我马上就走,不再来打扰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