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80章 玩物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战火已经烧起来了,会烧到谁身上,大概只有老天爷才知道。

梁浅茵也知道这事已经没有道理可言,想来想去,又问道:“那咱们能去看看刘倩吗?不指望她能爆出曹野的黑料,尽尽心意也是好的。”

“你若想去,我就陪你去。”

厉远冥一向依顺她,也知道她心软,见她点头,车子也就一个利落的拐弯,去了医院。

找护士问到了刘倩的病房,刚到病房门口,就听房里传出孩子和女人的哭声,还有男人的骂声,混在一起,格外刺耳。

梁浅茵提着果篮,轻敲了两下房门,就听房里的骂声戛然止住,“谁啊?”

“我们是和刘倩的朋友,来看看她的。”

梁浅茵随便编了个理由,没几秒,房门被拉开,露出男人愤怒的脸,“她又不是做了什么光彩的事,还看什么看?”

“话也不是这样说,刘倩的人品,你会不清楚?”

梁浅茵皱眉说了句,越过男人进了病房,就见刘倩脸色苍白的靠在床头,已经哭成了泪人儿,旁边有个八九岁的小姑娘,也哭的稀哩哗啦。

看见梁浅茵和厉远冥进来,刘倩脸上现了惊诧,刚想说话,梁浅茵已经先微笑道:“倩倩,我听说了你的事情,所以特意和老公过来看看你,你的身体还好吧?”

“还,还好……”

刘倩本来不大认识梁浅茵和厉远冥,但那篇享齐人之福的报道就是出自她之手,所以对他俩的相貌也不陌生。

这会儿见他俩寻上门,脸色就有些惊疑不定起来。

梁浅茵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上,也不多解释,就微微笑道:“不管出了多大的事情,身体是最重要的,不为自己着想,也得为你的孩子想想,你说对吧?”

“我就是心里羞愧,又没有办法摆脱那个恶魔……”

刘倩满心的委屈无处诉说,得了梁浅茵的安慰,眼泪止不住的就往下滑,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我对不起你们,也也害了我自己……”

她摆脱不了那个恶魔,最终把自己都搭了进去,也许这就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吧?

方才的男人走回来,脸上难掩愤怒,“刘倩,我们离婚吧!”

刘倩一哆嗦,眼泪的更凶了。

小女孩哇哇哭起来,“爸爸,妈妈,你们别吵架了,别吵了好不好……”

稚嫩的哭声里满是惊惶恐惧,刘倩抱住孩子,母女俩哭成了一团,梁浅茵看看男人,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,沉默了会儿,才低低道:“罪魁祸首是曹野,你们就这么算了?”

“我恨他!可他是青城恶霸,我对付不了他……”

刘倩哭的声嘶力竭,男人则阴沉着脸,“曹野糟蹋我的妻子,毁了我的家庭,你们说吧,只要能弄死曹野,我什么都愿意干!”

“张远,你别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

男人怒不可遏,“若不是你纵容他,他又怎么敢欺负你?”

“不是我纵容的……张远,曹野就是个地痞恶霸,你斗不过他的……”

刘倩对曹野的恐惧已经根植心底,哭着摇头,“我知道你恨我,我愿意离婚,但是你别去找曹野好不好?你会死的……”

曹野那个人杀人不眨眼睛,她不想张远白白的去送死。

可她哭的再厉害也不管用,张远已经铁了心,定定的看着梁浅茵,“你们有没有办法治服曹野?豁出命我也干!”

“张远!”

“你闭嘴!”

张远怒斥了刘倩,“古有两大恨,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,今儿他曹野敢夺我的妻,我要是怂了,我就是个乌龟王八蛋!”

“刘倩,你老公站出来讨个公道,是人之常情,做法也是对的。”

梁浅茵打了圆场,才沉声说道:“若是无人站出来制裁曹野,那他只会越来越嚣张,像你这样的无辜受害者也会越来越多,要是人人都不敢发声,那他岂不是一直逍遥法外?”

“我不知道星光传媒还有没有其他女性受侵害,但这次的事情也是个契机,只要你答应出面做证,我们会配合你起诉曹野,认他伏罪,如何?”

“不,曹野会杀了我的,我不要……”

刘倩满眼恐惧,又哀哀的望着梁浅茵,“厉总的报道是我找人瞎写的,我也受到报应了,你就放过我行吗?”

“你们斗不过曹野的,我还有女儿要照厉,不要跟着你们一起死……”

“你觉得我们没有斗过曹野的实力?”

梁浅茵回头看了眼一直默不作声的厉远冥,厉远冥轻哼,“她被曹野吓破胆了,连替自己争取公道的勇气都没有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“她没有勇气,我有。”

张远出声,眼里闪着怒意,“我会说服她出面做证的,但是仅凭我们一家的证词,只怕难以扳倒曹野,还得需要其他受害者联同发声才行。”

梁浅茵点头,“我们可以去受害者,但谁才是受害者,得需要刘倩提供信息才行。”

这么一说,问题又绕回了刘倩身上。

几个人都看着刘倩,但刘倩只是哭,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,恼的张远都想动手摇晃她了,“刘倩,你说话啊?”

刘倩哭的越发厉害,但半个字都不肯说。

张远气的要命,梁浅茵劝了句,“她现在情绪不稳,你也别太逼她。”

顿了顿,又郑重道:“刘倩,你连死都不怕了,我想你也应该不会怕曹野的,什么时候想好和我们联手扳倒曹野了,就给我们打电话。”

说着在床头柜上放了张厉远冥的名片,微微颔首,也就和厉远冥离开了病房。

厉远冥看她心情不佳,也就安慰道:“这件事无论有没有刘倩的参与,我都会解决曹野的,你现在身子不同,别跟着操这些心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不同?就只是挺替刘倩可怜的,硬生生变成了不敢反抗的玩物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莫名觉得有些悲哀。

被欺负不可怕,但被欺负之后,没有反抗的勇气,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磨成麻木的玩偶,丧失做人的尊严,那才是最可怕的。

人虽然还活着,但已经没有了灵魂和勇气,那才是最可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