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82章 出事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1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看来眼睛还没瞎,认得我也是你的男人。”

曹野冷笑了声,直接将刘倩拽进房里,又反锁了门,才说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在媒体面前败坏我的形象?”

“我没有,曹总,我不知道谁拍的照片,又胡乱写了那些报道……”

刘倩刚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,满脸都写着害怕,“我要是想害您,我就不会自己服药自然了,您相信我,我绝对不敢败坏您的形象。”

“哼,我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子。”

曹野打量了眼刘倩,病号服穿她身上还挺好看的。

眼里多了别样的意味,刘倩哪会不知道他的心思,害怕的缩到了床角,“曹总,我保证不会乱说的,天色晚了,您先回家吧?”

“我来都来了,就这么空手回?”

曹野松了松领带,一屁股就坐在床头,刚想去拽刘倩,眼神却不经意的看见了那张搁在床头柜上的名片,眼睛里顿时就闪了凶光,“贱人,你居然敢背着我联系厉远冥?”

“没有,是厉远冥的人送过来的,但是我根本就没有碰过……”

刘倩急忙解释,但曹野哪里会信,两条又粗又黑的眉毛竖成了倒八字,凶神恶煞的,“老子本想留你条活路,没想到你自己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!”

“曹总,我真的没有联系过厉远冥……”

刘倩哭着解释,但曹野根本就不听,一把将刘倩拽过来,肆意辱骂玩弄,“老子上你,那是给你脸,别他妈的不知好歹!”

“敢背着我和厉远冥搞在一起,我就把你扔进乞丐窝,弄死你!”

刘倩不敢搭话,就哀哀的哭。

而曹野骂的狠,手里的动作也没停过,一把撕了刘倩的病号服,把她折腾的只剩半条命了,这才餍足的起身穿衣,阴阴道:“老子明天给你看个劲爆的,等着。”

“不,曹总,我知道错了,我谁都不见,就只见你……”

“呵呵,你还真是贱啊?”

曹野伸手拧了下刘倩脸上的肉,凑到她耳边,轻声阴笑,“刘倩,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,否则你心爱的老公和女儿会出什么事,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曹总,我听话,我保证听话,你别伤害他们!”

软肋被抓,刘倩哪还敢有反抗的心思,哭着抓住曹野的衣角,“只要您放过他们,您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,一定乖乖听话!”

“哈哈,那你给我学两声狗叫?”

“汪汪!”

刘倩叫的毫不含糊,而曹野哈哈大笑,使劲在她身上摸了一把,也就得意的扬长而去,“乖乖等着,明天主人再来疼你!”

房门开了又关上,隔绝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。

而刘倩这才倒在床上,崩溃的哭声里透着浓浓绝望,她什么时候才能解脱?

只盼张远能带着橙橙远走离飞,她也可以一死了之……

翌日一早。

梁浅茵收拾好两个孩子,又喊了厉远冥,“他俩七点半就得到校,你带着在外面吃点早餐,别误了开学典礼的时间。”

“那行,我先带他们出门。”

厉远冥已经收拾妥当,又叮嘱了句,“黄莺等会儿过来接你,你等她一起去片场,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那天邵琴假扮梁浅茵,说还有伙人跟踪她,目前还没找着这伙人,得小心为上才是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你赶紧出门吧。”

梁浅茵牵着两个小朋友下楼,到了玄关前,理理两人的校服,微笑道:“从今天开始,你们俩就是小学生了,更加要勤奋努力,和小朋友团结友爱,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啦,妈咪,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的!”

梁小月的笑声清脆悦耳,而梁小阳抱了抱梁浅茵,“妈咪,我和梁小月上学了,您自己也要照厉身体,别太忙了哟?”

“嗯,妈咪会照厉好自己的,快跟爸爸去学校吧。”

梁浅茵笑着摸摸两人的小脑袋,刚想叫厉远冥带着他俩离开,厉远冥的电话却响了,没说上两句,厉远冥眼里就现了厉意,“派人看好现场,我马上就过来!”

梁浅茵心里一下不安起来,“阿远冥,怎么了?”

“安华园项目,有施工人员从楼上摔了下来,目前情况不明,但记者已经赶过去了,我得先去那边看看情况。”

厉远冥歉意的看了眼梁小月和梁小阳,又无奈道:“茵儿,他俩的开学典礼……”

“没关系,人命关天,你先去吧,我陪着他俩参加完开学典礼,然后再回剧组拍戏。”

人命大过天,开学典礼她去参加就行了。

厉远冥匆匆离开,梁浅茵也带着孩子去了小学校园。

工地上。

救护车还没有来,旁边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,那些闻风而动的记者也挤在旁边不停的拍摄,又询问其他工人,试图近忧出更多的事实经过。

看见厉远冥带着人大步走过来,那些长枪短炮立即就对准了他,“厉总,此次出现的安全事故,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想说的?”

“施工人员摔伤,是否是贵方的安全措施做的不到位?”

“厉总,请您给我们一个回答!”

七嘴八舌的发问,话筒都快怼厉远冥脸上去了,路也被拦得死死的,厉远冥脸色冰冷,眼里蕴着怒火,“没看见我带了医护人员过来?一个个的不长眼,赶紧滚!”

“厉总,我们也是为了工作,为了事实真相,你怎么还骂人?”

“你为了工作?那摔伤的人怎么办?!”

厉远冥都烦透了他们,“把这些记者都给我拉开!无关的人,闪到一边去!”

这是出了事故,又不是看猴戏,都围在一起干什么?

身后的保镖得令,赶紧上前扒开了那些记者,余下的那些工友一看,也都纷纷自觉的站在了旁边,很快就露出了地上摔伤的工人。

工人浑身是血,嘴里往外吐着血沫,一根钢筋插在肚腹上,看着都疼。

受的伤太重,厉远冥带来的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先帮着止血,减缓他的痛苦。

那根钢筋是致命伤,得尽快送到医院里手术才行。

许风从楼房里跑出来,低声说道:“厉总,极大概率是失足摔落下来的,得按意外工伤处理,走保险程序。”

厉远冥皱眉,蹲到工作身边,“你还能说当时是什么情况吗?”

工人眼瞳涣散,看看他,忽然就脸力激动起来,“推,推,有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