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86章 开庭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曹野的起床气明显有点大,声音能震破耳膜。

女人也听见了,赶紧就叫起来,“我可没说谎啊?不信你们查店外面的监控,真的是有伙人带走了他!”

“那就给我查!看哪个王八蛋敢冒名顶替我!”

曹野火冒三丈,周山也不敢耽搁,赶紧查了监控,果然半个小时前,吴刚被一群相貌陌生的男人给带走了。

定了定神,这才跑到外面给曹野打电话,“曹哥,吴刚真是被群陌生人给带走了。”

“什么陌生人,除了厉远冥的人,还能有谁?”

曹野火也发过了,这会儿就阴声问道:“医院里的那个怎么样了?”

“透心凉,已绝后患。”

“也行,他死了,就算厉远冥逮住了吴刚,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。”

曹野阴阴的说了句,又吩咐道:“厉远冥有吴刚在手,肯定会利用他指控我行凶杀人,你赶紧弄几个替死鬼出来,先把这事糊弄过去再说。”

“好的,明白。”

周山点头应下来,当时是他和吴刚接洽的,要是吴刚竹筒倒豆子,交待个干干净净,那他照样也脱不了干系,搞不好还得当曹哥的替死鬼。

所以再找个山哥出来,势在必行。

天色亮时,厉远冥还未醒,手机倒是先刺耳的吵闹起来。

赶紧伸手接了电话,许风无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厉总,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”

“那就先说坏的。”

“坏的就是昨夜保镖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赵大勇被人刺死在了监护室的病床上。”

清晨护士去查房的时候才发现状况,赵大勇都已经僵硬了,两个保镖的电话打到他手机上,他也是惊的不轻。

厉远冥拧了下眉心,“好的是什么?”

“好的是我昨晚抓到了吴刚,他已经交待的清清楚楚,是曹野身边的周山指使他去推赵大勇的,目的就是想制造对厉氏不利的舆论,借机打压厉氏。”

“哦?如此说来,可以制裁曹野了?”

“应该不行,毕竟我们只有吴刚的口供,并没有物证,只怕扳不倒曹野。”

许风摇头,法庭是讲究证据的地方,单凭吴刚的一面之词,很难定曹野的罪。

“你把他交给律师,不管行不行,都去试试。”

赵大勇被害死在医院里,尸骨未寒,厉远冥不会如此轻易就放过恶人,说着又叮嘱道:“好好安置赵大勇的家人,身后事都帮着安排好。”

“我明白,已经派人妥善处理。”

许风跟着厉远冥多年,知道他不是冷血的人,这种事情,自己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就已经派人去处理了。

挂断电话,梁浅茵也已经醒了。

看看厉远冥紧皱的眉头,也就起了身,“不顺利?”

“昨天摔伤的工人,昨晚上被人刺死在了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。”

厉远冥叹了口气,脸色有些沉重,“茵儿,曹野比想像中的更暴戾残忍,我再多派些保镖跟着你,以防万一。”

“行,你安排就行。”

非常时期,梁浅茵厉不得什么排场不排场的,安全为上。

剧组人多,又有人随时跟在梁浅茵身边,厉远冥倒也不用担心她会受到伤害。

厉远冥要忙着公司的事情,梁浅茵也要赶拍戏份,吃过早餐,一家人也就匆匆踏上了各自的征程。

没等两天,夏心芷的案子也开庭了。

厉远冥一早就问了梁浅茵,“今天夏心芷绑架你的案子开庭,你休息半天,出庭吧?”

“嗯,我昨晚已经跟钱导说过这事了,我跟你一起出庭。”

这也是大事,梁浅茵早就把时间安排妥当了。

等两人匆匆赶到法院,曹野也刚好带着人来了。

两拨人乍一对上,曹野就先皮笑肉不笑的往厉远冥身后瞄了瞄,“厉总出门带的人有点少啊?这要是碰上什么事,你能应付过来吗?”

“当然,毕竟像曹总这样的货色,我能一打十。”

厉远冥面不改色的怼回去,气得曹野脸色铁青,大步上前走了,“嘴皮子倒是挺利索,希望待会儿开庭的时候,你也能这么厉害!”

“对付混蛋,我一向利索,就不劳你操心了。”

厉远冥叱咤商界的时候,曹野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,又岂会怕他?

曹野的背影顿了半秒,随即又加快脚步走了。

梁浅茵压低了声音,小小声的说道:“阿远冥,我也没问过你,夏心芷的证据收齐了吗?”

“放心,都准备妥当了。”

厉远冥安抚了句,牵着她走进法院,“只是想借夏心芷扳倒曹野,证据还不够,他那个人太狡猾,后路留的极多。”

“没关系,狐狸再狡猾,不也有露尾巴的时候吗?”

梁浅茵反过来安慰了他一句,两人低声交谈着,穿过长长的走廊,也到了法庭里。

旁听席上的人并不多,大部分都是娱乐记者,而原告席上,律师已经代替梁浅茵就位,许风则坐在旁边,加以佐证。

厉远冥自从把这事交给许风以后,就没有再过问,一切都交由他全权处理。

这会儿许风望过来,眼神在空中交汇了下,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点了头。

再等上半小时,法官和一众陪审团也都就位了。

身穿囚服的夏心芷也被押了上来,形容憔悴,面如枯槁,随着她站上被告席,那些娱乐记者的相机也都咔嚓咔嚓的响了起来。

曹野坐在旁听席上,恶狠狠的瞪着厉远冥,厉远冥只是面色平静的看看他,并不给反应。

想作恶,这就是代价。

而且不久之后,被告席上的人铁定会换成曹野。

只有用法律严惩他,才能洗清他的罪恶。

随着法官宣布开庭,许风请的王律师也就起了话,严肃道:“法官大人,被告意图绑架谋害我当事人,证据确凿,情节恶劣,还请当庭予以重判。”

“法官大人,绑架案并不属实,我要代我的当事人,控告厉氏集团的总裁厉远冥先生,无故诽谤诬蔑我的当事人,害她平白受牢狱之灾。”

被告方的林律师也站了起来,立即反驳王律师的话。

边说还边拿出了证据,“这是一份录音带,有人证可以证明,事发当夜,我当事人正在和朋友一起吃饭,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绑架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