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87章 正义绝不会输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录音带得到法官认可,当庭播放起来。

录音里的几位女性纷纷表示,当晚夏心芷的确是在和她们一起吃饭,如果有需要,她们甚至可能出庭作证。

林律师放完录音,还冲王律师冷笑了下。

他有这份录音在手,看姓王的还能拿出什么证据反驳?

王律师也不急躁,伸出中指推了推眼镜,才慢悠悠的说道:“林律师,既然你的当事人完全不知情,那她怎么落在厉先生手里的?”

“那我倒想问问王律师,请问你们无缘无故的抓走我当事人,将她送往警局,又是什么意思?这可是法治年代,不是你们将人往警局一送,就可以为所欲为的。”

这才刚开庭,两方律师就开始了唇枪舌剑。

而且林律师的口才还极不赖,句句都反驳到了点上。

只不过王律师也不是吃素的,沉声说道:“何叫无缘无故?被告若是当晚和朋友一起吃饭,那必然有餐厅监控,烦请林律师提供被告吃饭和被抓的监控,否则我有权置疑你在故意帮着被告开脱罪名。”

“我当事人是在朋友家吃的饭,而且朋友家比较偏僻,并没有监控。”

林律师脸不红气不喘,直接就拿没有监控敷衍了事,听得旁听席上的人都窃窃私语起来,这不是明摆着耍赖?

王律师倒是气定神闲,微微笑道:“林律师方才有句话说的好,如今是法治社会,一切都要讲究证据的,光凭一面之词,你是无法证明被告当晚的行踪。”

“我有我当事人诸位朋友的录音,怎么就没有证据?”

“林律师难道不知道,物证比人证更重要?我若是录一段我当事人朋友的录音,力证是被告当夜绑架了我的当事人,请问该如何判决?”

王律师一语力压林律师,驳的林律师哑口无言,而法官也敲了锤,“肃静!被告方,是否还有证据证明与此案无关?”

“法官大人,我当事人被厉先生抓走之时和朋友饮过酒,并没有确切证据。”

林律师大概是来和稀泥的,就往模棱两可的地方引,听的法官都皱了眉头,而王律师笑笑,“林律师,你们没有证据,我有。”

说着就看了眼许风,许风立即拿出准备好的东西,王律师则看向法官席,“法官大人,我有当夜的监控视频,请求播放投屏。”

法官点头应允,许风立即就把准备好的监控视频投向了自己背后的墙上,方便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视频分为两段,一段是邵琴在偏僻的洗手间门口被抓走的视频,另一段则是包厢里的情景,只不过包厢里没有监控,而当时他们敞着门,能看见对着门的那一点影像。

旁听席上的曹野脸都绿了,心里又暗自庆幸。

幸而包厢没监控,他又坐在角落里,不然今天就得跟夏心芷死一块儿。

邵琴被抓的影像简单明了,随即就见她被扛进了包厢,再之后就是厉远冥和梁浅茵带着人出现在包厢门口,没多久,就见两个小青年和夏心芷都被押了出来。

视频加快了倍速,很快就播放完了。

王律师清咳了声,“法官大人,事发当日,我当事人察觉到有人要对她不利,便请了视频里被抓的那位女性代替她引蛇出洞,顺利抓住幕后黑手,现今罪证确凿,还请予以审判。”

法官看向了被告席,而林律师则看向了曹野。

见曹野微摇了头,也就不再吭声。

夏心芷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,泪水涟涟,但又不敢开口喊曹野。

若是把他拖下水,只怕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吧?

最终在王律师的各种办证,夏心芷被判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,并且立即执行。

二十年啊,夏心芷已经快哭晕过去。

等她从监牢里出来的时候,只怕早已经日新月异,她也成老太婆了。

这辈子大概是完了。

出了法院,外面的阳光正好,秋高气爽。

梁浅茵一行人喜气洋洋,而曹野脸上则是阴沉的能捏出水来,阴声说道:“姓厉的,这次让你拔了头筹,但下次你就不会那么好运了!”

“曹总半夜睡觉的时候,怕不怕鬼敲门?”

厉远冥脸色淡淡的,琥珀色的眸子映着阳光,璀璨晶亮,“你指使吴刚把赵大勇推下楼,又派人杀了赵大勇,这笔人命账,别忘了你还没有还。”

曹野咧嘴笑,“你有证据吗?没有证据,我可就告你诽谤了。”

“等你站上被告席的时候,就会知道我有没有证据。”

厉远冥轻呵了声,也懒得理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,“他必要自食恶果的,我们走。”

他上前走了,众人自是跟上他的步伐。

曹野在后头咬牙切齿的骂,“姓厉的,你别猖狂!”

“老子终有一天要弄死你!”

“这个曹野还真嚣张,在法院门前,他都敢瞎嚷嚷?”

梁浅茵嘀咕了句,回头看看庄严的国徽,再看看凶神恶煞的曹野,直摇头,像这种心无敬畏的恶徒,正义绝不会轻饶了他。

厉远冥并没有把曹野放在眼里,“甭管他,现在时间还早,我送你回剧组,还是怎么办?”

“你回公司吧,我和黄莺四处转转,然后吃个午饭就回剧组了。”

厉远冥的公司越开越多,每天要忙的事情都数不清,梁浅茵看看腕表,也就笑了,“还有十五分钟,黄莺就到这里了,我在这等她就行。”

“那等她来了,我再回公司。”

厉远冥并不放心把梁浅茵扔在陌生的地方,陪着她等了会儿,送上黄莺的车,又系好安全带之后,这才离开。

黄莺开着车,满眼都是羡慕,“浅茵姐,厉总对你可真好。”

“夫妻嘛,对彼此好不就是应该的吗?”

梁浅茵笑笑,并没觉得有多奇怪,黄莺倒是好奇起来,“你们结婚多久了?感情还能像是处在热恋中那样甜蜜?”

“都快十来年了,他比较黏人,所以感情可能会更稳固些。”

一晃都那么多年过去了,她的厉远冥的感情还一如当初,也许真是件令人羡慕的事吧。

也要谢谢他一如既往的坚持,彼此才能携手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