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90章 阴沟里翻船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黄莺满脸惭愧,“浅茵姐,对不起……”

“你看看你,你照厉我的时候,我不也没向你说谢谢?”

梁浅茵摇摇头,看着她漱了口,又把蜂蜜水喝下去之后,这才扶着她躺下来,“咱们都是女人,你遇到这种事情,我能感同身受,你好好休息,其他的就不用想了。”

“浅茵姐,你真的很善良很温柔……我的家人,他们,他们都不会对我这么好……”

黄莺眼里含了泪,自己照厉她是工作,而她照厉自己是情分,自己何德何能,能遇上这么贴心又温柔的上司?

“傻丫头,都会好起来的,睡吧。”

梁浅茵温柔的安慰了会儿,看她终于闭着眼睛熟睡过去,这才赶紧坐到化妆镜前,拿起剧本熟悉下午的戏。

而在她低头看剧本的时候,沙发上的黄莺却幽幽睁开了眼睛。

那双染了酒意的眼眸里有着深深痛苦,浅茵姐,我们只不过是上下级关系而已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

你若像那个浑蛋一样冷漠无情,我又何至于痛苦纠结?

梁浅茵拍起戏来就没个时间概念,而傍晚的时候,黄莺也终于醒酒了。

梁浅茵凑到她面前,“你怎么样?”

“呃,额头有些疼……”

虽然服了蜂蜜水解酒,但一觉醒来,黄莺仍觉得太阳穴突突乱跳,疼的厉害。

梁浅茵完全理解她的痛苦,又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我已经叫厉远冥带了头疼药过来,他很快就到了。”

“浅茵姐,谢谢你照厉我。”

黄莺感激的笑了笑,梁浅茵也就摆摆手,让她别放在心上。

没等多大会儿,果然厉远冥带着饭菜和头疼药过来了,梁浅茵喊了黄莺吃药,又叫他一块儿吃饭,黄莺拗不过她,也只得顺从。

只要不是叫的男人,厉远冥向来都不管这些小事。

边吃饭边和梁浅茵说道:“我们的人已经抓住了陷害韩欣和江楚的那两个男女朋友,回头你叫他俩配合公司,各自出个澄清公告,把这事先解决了。”

梁浅茵点头,“行,那两人也是被曹野指使的吗?”

“对,都是星光传媒公关部做的。”

这段时间星光传媒在背后搞了不少阴谋,机关算尽,终有算到他们自己头上的时候。

他俩说着话,黄莺就低着头默默吃饭,也不多言。

梁浅茵晚上还要加班拍戏,厉远冥就化妆间处理公务,等她一起回家,黄莺也不好意思留在化妆间,拎着保温杯,就在片场看梁浅茵拍戏。

梁浅茵跟着那些国家级的大师整整学习了一年,效果还是很显著的,拍起戏来丝毫不显生疏,就算是和江楚与韩欣搭戏,也游刃有余,极少有出差错的时候。

没了夏心芷之后,整部戏都拍的异常顺利,钱导脸上也整天都是乐呵呵的。

眼看着又顺利的到了中场休息,黄莺赶紧上前,把保温杯拧开,递到梁浅茵手里,又忙着给她擦汗整衣,“浅茵姐,累不累?我给你找把椅子过来。”

“哎,你还别说,也许是强度太大了,这两天腿还有点晃悠呢。”

梁浅茵自嘲了句,坐在椅子上,喘了口气,“厉远冥呢,他还在化妆间处理公务吗?”

“对,厉总说等您一起回家。”

“那行吧,由着他去,”梁浅茵笑起来,又关心的看着她,“你要是觉得累,就提前回家休息好了,不用在这里陪着我。”

“那不行,我要是走了,别人给你递水搬凳子,我都不放心。”

黄莺笑嘻嘻的扮了个鬼脸,逗的梁浅茵也开心的笑了,“就你皮,那也随你去吧,累了就休息会儿,不用一直盯着我。”

“好嘞,导演在喊了,您老赶紧上。”

说不上几句话,导演室那边又在催上戏,梁浅茵也只好赶紧起身,准备下一场戏。

而黄莺也退到了片场边上,继续关注梁浅茵拍戏。

正看的津津有味时,手机却响了,一看是那串熟悉的号码,脸色就微变了变,走到角落里去接了电话:“哥,有事?”

男人的声音阴森又冷漠,“我问你,梁浅茵最近怎么样?有没有可趁之机?”

“没有,”黄莺咬咬牙,愧疚的看了眼正在全神拍戏的梁浅茵,才又说道:“她从早到晚都在拍戏,保镖二十四小时都没离过视线。”

“你是不是蠢?没有机会,那你就制造机会啊?一直拖着怎么能行?”

男人骂了句,而黄莺也委屈起来,“你知道我脑子不好使,为什么还叫我来干这些事?我也不知道找什么样的机会,才叫机会。”

“你,算了,我自己琢磨个计划,到时候你按计划行事就行了!”

男人很生气,但也拿她没办法,只能自己去干,顿了半秒,又问道:“你和苏豪分手了?”

黄莺点头,“嗯,他撩妹,还不肯娶我,我就和他分手了。”

“分了也好,否则他真娶了你,等到结婚以后,你才发现他撩妹,那哭都来不及。”

男人关心了句,而黄莺听着手机里有女人的轻笑声,瞬间就皱了眉头,“哥,你那边还有其他人?”

“一个很温柔体贴的女人,如果这次如愿了,我就带她回来,给你做嫂子。”

提到身边的女人,男人的声音都温柔了几分,黄莺揉了下眉心,谨慎道:“你自己注意着点,别阴沟里翻船了,还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先就这样。”

男人大概是不喜欢听她说这样的话,交待了句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黄莺皱着眉头,满心难安。

她背叛了对她最好的人,大概死了以后会下十八层地狱吧?

酒店里。

刘倩缠在黄哥身上,笑容清纯,又透着点探究,“黄哥,那是你妹妹?”

“嗯,亲妹妹。”

摘了口罩的黄哥脸形瘦削,但也算有几分帅气。

头埋在她颈间,一双手肆意的上下游走,“我已经跟小妹招呼过了,等这件事结束,你就跟我回家,做我老婆,以后就跟着我好好过日子。”

“啊?”

刘倩小小的惊诧了下,清纯笑容里有着浓浓惊喜,“黄哥,你当真要娶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