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92章 女人的醋也吃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他俩已经离婚,张远带着女儿去了海市安家。”

小事情许风都已经打听妥当了,看厉远冥错愕起来,许风也就叹了气,“刘倩大概是极怕曹野的,离婚也算是保护了那父女俩,又或者,她是自甘堕落,谁也救不了她。”

如果可以,他宁愿相信是前者。

厉远冥摇摇头,“先派人盯着,有什么异动,及时告知。”

“是。”

许风领命,退出了总裁室。

等到傍晚厉远冥和梁浅茵说起此事的时候,梁浅茵也愣住了,“她就算不肯发声,也没必要这样糟践自己吧?”

“谁知道呢?大概曹野是个魔鬼,把她生生逼成了玩物吧?”

厉远冥给她盛了碗乳鸽汤,放在她手里,“现在曹野的事情已经陷入了僵局,我抓不到他的实证,就灭不了他,当真叫人头疼的很。”

“要不我再联系下刘倩吧?”

梁浅茵喝了点汤,才又说道:“她在曹野身边,应该最能找到曹野为祸世间的证据,只要她肯同意出手,这事儿基本就成了。”

“现在刘倩被送到了神秘人身边,谁也联系不上她。”

厉远冥摇头,只管往她碗里夹菜,“我就是和你说一说而已,你就不用掺和了,你看你最近忙着拍戏,都把自己瘦成什么样了?”

好不容易才养成来的二两肉,又被她折腾没了。

“哎,其实我这样挺好的,这叫骨感美。”

知道厉远冥不想让自己操心那些事,梁浅茵也就岔开话题,调侃了自己。

旁边陪着吃饭的黄莺扑哧声笑了,“浅茵姐,你还是听厉总的话吧,不然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我怕今天来了,你会架不住北风对你的摧残。”

“听见没有?你要是被北风吹跑了,我岂不得损失个媳妇儿?”

厉远冥逮着机会就给她洗脑,碗里的菜都堆成了小山,梁浅茵哭笑不得,只能不停的往黄莺碗里夹菜,“你造的孽,你得跟着我一块儿补。”

“行啊,我跟着你一起补,看看咱俩谁比较快的长肉肉?”

黄莺也不推辞,吃了块排骨,又挑衅的看着梁浅茵,“认输的是小狗,快吃快吃!”

“哎,我怎么觉得,我是中了你的套路?”

梁浅茵被逼上梁山,也只能苦哈哈的跟着大口吃饭,而厉远冥朝黄莺竖了个大拇指,“每把你浅茵姐喂胖一斤,我给一万奖金,拿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“好嘞,谢谢大方又豪气的厉总!”

有好吃的,还能有钱拿,黄莺也是眉开眼笑,高兴的不行。

梁浅茵倒是哭笑不得,他俩当喂猪呢?

吃过晚饭继续干活,又是忙活到深夜,梁浅茵才下戏。

整整一天忙下来,两条腿都在打颤,想喝口水来着,却怎么也没找黄莺,回到化妆室,厉远冥已经收拾好了东西,“回家吧?”

“我喝口水先。”

梁浅茵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杯水,这才感觉喉咙舒服了些,厉远冥站在旁边,看的直皱眉头,“黄莺呢,她没给你送水?”

“不知道哇,刚刚下戏都没看见她,是不是回家休息了?”

梁浅茵也没在意这点事,靠在厉远冥胳膊上,“赶紧回家吧,我腿都快废了。”

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

厉远冥哪舍得她受累,见她不肯,直接就来了个公主抱,臊的梁浅茵脸都埋在了他怀里,“剧组还那么多人在呢,你快放我下来!”

“我抱自己老婆,怕什么?”

厉远冥看看桌上的公文包,“你把那东西拿着就成了。”

梁浅茵无奈,只得拿了公文包,由着他抱。

刚出门,就碰上了前来说话的钱丰,一看厉远冥抱着梁浅茵,顿时就打趣道:“浅茵,是不是拍戏太累了?”

“钱导,您就别笑话我了!”

梁浅茵满脸通红,都不敢正眼看人,不远处的韩欣和江楚跑过来,一看这架势,也调侃起来,“快快快,江楚,我也要公主抱,人家也是美美的小公举!”

“是,遵命,美丽的公举殿下。”

江楚笑吟吟的弯腰,行了绅士礼,把梁浅茵逗的满脸通红,就要跳下来打他俩,“还笑还笑,信不信我揍你们!”

“哎哟,小公举恼羞成怒了,快跑!”

韩欣和江楚逗弄了句,就撒丫子跑了,梁浅茵看的直磨牙,这两个家伙,看来是欠修理了啊?

钱丰憋着笑,“那个,浅茵啊,大家说这几天赶戏赶的太厉害了,周末的时候能不能在发慈悲,让他们好好休息下?”

“这个嘛,那就周六不加班,周日放假好了。”

梁浅茵也是没了办法才会如此拼命,这么赶戏,她自己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。

钱丰一听有假,也咧嘴笑了,“行,那我就吩咐下去了,公主和王子殿下,你们慢走!”

这么恩爱的夫妻,可是不多见了。

梁浅茵羞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了,厉远冥倒是若无其事,抱着她大步往外走,自己老婆累了,抱着不是很正常吗?

秋夜寒凉,两人的体温互相温暖着彼此,倒也不觉得冷。

厉远冥抱了梁浅茵上副驾驶,正要去开车,梁浅茵却忽然皱了眉,“阿远冥,你有没有听见风里似乎有哭声?”

“嗯?有吗?”

厉远冥侧耳细听了声,的确是有断断续续的哭声传过来,循声望过去,就见远处的大树下似乎站着两个人影,而哭声似乎就从那里传来的。

有心不管闲事,但这是慕茵的地盘,他不想管也不行。

皱眉招呼了梁浅茵,“我过去看看情况,你就在车里休息,等我回来。”

“哎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梁浅茵要起身,厉远冥却一把捞住了她,弧形优美的唇离她的唇瓣不过半厘米,而鼻尖已经碰着了鼻尖,气息暧昧,“你的腿不累了?”

“不,不累……”

梁浅茵结结巴巴的,讪笑着往后退了退,“那什么,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黄莺而已。”

那丫头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跑掉了,总得找找她才安心。

“你对她还真上心。”

厉远冥吃醋的轻啄了她的唇,惹的梁浅茵哭笑不得,“女人的醋你也吃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