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698章 一段视频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1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没等半个小时,莫如就提着药箱匆匆赶来了。

稍一检查,就给了结论,“你们她看手臂上的针孔,应是被注射了安眠刘,而且分量还不轻,你们让佣人给她洗洗弄弄,好好睡着就行了,什么时候药效过了,她自然就会醒。”

“这些个畜生!”

梁浅茵都忍不住骂起来,赶紧叫来佣人给橙橙清洗换衣。

就算那么折腾,橙橙都没有醒过来。

安置妥当后,梁浅茵才难过的出门,厉远冥倚在墙边,“都安置好了?”

“嗯,都弄好了。”

梁浅茵点点头,凤眸里有着掩不住的愤怒,方才给橙橙洗澡,发现她身上还有不少青紫磕伤的地方,也不知道她到底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。

“我去后院看看审问情况,你回房休息吧,橙橙这里叫佣人看着就行了。”

厉远冥伸手摸摸她的头发,“别太担心,一切都在瞧着更好的方向发展,也许再过不久,咱们就有证据去抓曹野了。”

“我知道,那我上楼休息去了。”

梁浅茵知道厉远冥不想让自己看见那些不好的画面,也没要求跟着去后院。

厉远冥把她送回房里,这才转身去了后院。

柴房里亮着白炽灯,而许风站在院子里,看见厉远冥过来,就迎上前,低声说道:“厉总,阿彦正在审问,等会儿才会有结果。”

“嗯,让他慢慢审,把细枝末节都给问出来。”

人都抓到手了,厉远冥也不着急,但许风皱了下眉头,“这些都是小喽罗,估计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,而曹野身边的悍徒周山,当时跑进绿化林里,给他逃走了。”

“若是那么好逮着,我们也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。”

厉远冥表示理解,想想又道:“依旧派人密切盯着他那边的动静,曹野暂时动不了,那就先逮住黄征再说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许风应下来,没多久,瘦高的阿彦走了出来,“厉总,许哥,他们嘴里没什么有用的消息,不过有个人,正是咱们要抓的刺死赵大勇的凶手之一。”

厉远冥点头,“把他拎出来,我来问问。”

“行,”阿彦常年跟着许风办事,自也是干脆利落,很快就把个染着黄毛的小青年踹了出来,“我们老大问话,最好老实点回答,不然削死你!”

“知,知道了……”

小黄毛吓得像筛糠似的,哆哆嗦嗦的看着厉远冥,而厉远冥站在黑影里,言语冰冷,“是谁指使你去医院刺死赵大勇的?”

“是山哥,周山,他叫我们去的。”

都成了砧板上的肉,小黄毛也不敢不老实,厉远冥接着问了句,“周山奉谁的令?”

“曹哥,”小黄毛麻溜的回答了,随即又哭丧着脸,“大哥,我只是周山手下的小喽罗,根本搭不上曹哥的话,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。”

“那我问你,你有办法证明是曹野下的命令,指使你们去刺杀赵大勇的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小黄毛迟疑起来,眼里现了惊惶不安。

厉远冥看他这个样,就给阿彦使了眼神,阿彦上去就是两脚,“要么你拿去证据,帮我们把曹野搞倒台了,你也自由了,要么我现在就弄死你,你也好早死早投胎。”

“哥,疼疼产,别踢了,疼……”

黄毛青年不扛揍,几脚下去就哭起来,“我知道王冲手里有段无意间录下来的视频,能证明就是曹哥给周山下的令,叫我们去刺杀赵大勇的。”

阿彦看了眼厉远冥,“王冲是谁?”

“就是和我一起的那个白毛,他无意间按到手机,录下了那段视频。”

黄毛被踹怕了,老实的很,阿彦看厉远冥不出声,也就接着问道:“王冲现在在哪?”

“他这次没跟着去海市,大概在哪玩女人吧?”

黄毛怯怯的说了句,但见阿彦又要踹,就赶紧说道:“红灯街的万香馆,他有个相好的叫小丽,没事的时候他基本在那里。”

阿彦这才又看向厉远冥,“老大,您看?”

厉远冥面色森冷,“马上去那里抓人,一定要把那段视频拿到手。”

“是,”阿彦拎起黄毛带路,而许风看看厉远冥,“厉总,您去歇着吧?我跟阿彦去看看,有什么消息,我第一时间通知您。”

“嗯,这段视频至关重要,一定要拿到手。”

如果有那段视频做证,曹野再想脱罪,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一众人匆匆散了,而曹野也在高速路口接到了周山。

看他一脸的伤,衣服都被挂得破破烂烂的,手下人和那个小丫头也都没了,顿时就恼得一脚把他踹在了地上,“没用的东西!”

周山倒在地上,顺势就跪在了曹野脚边,也不敢顶嘴。

曹野看他一副认错的样,眼里凶光闪了闪,终是沉寂下去,阴声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曹哥,我猜测是厉远冥的人劫走了那个死丫头。”

知道曹野的态度软化下来,周山也就赶紧开始分析,“现在和咱们斗的最狠的也就只有他了,不过奇怪的是,他怎么知道咱们从海市回来,还提前埋伏在了这里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咱们的人中间有内奸?”

“我觉得像,要不知道姓厉的不可能提前埋伏咱们。”

周山一路上忙着逃命,脑子也没有停过,这事怎么看就怎么像蓄谋已经久的作案,要说没有人通风报信,打死他都不信。

曹野眼里的凶光又浮了起来,“谁最有可能是内奸?”

“同行那些人可能性最大,不过他们都被厉远冥的人给抓走了。”

周山一时间也想不到谁会是内奸,不过又说道:“那天您叫我去海市的时候,手下好几个兄弟也都知情,要不我先查查他们?”

“嗯,”曹野阴阴点头,“如果查到内奸,就给我一片片的剐了他的肉,用来下火锅。”

那般阴森幽冷的声音,说的在场的人都缩了脖子,而驾驶室的司机一个哆嗦,把个水晶装饰台给打落下来,呯通一声,顿时引起了曹野的注意。

阴恻恻的眼神落在他身上,“王冲,你怕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