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0章 厉某人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5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有阿姨这句话,我心里就踏实多了。”

韩子诚心里满意,也就没再挑什么问题,将人领到公寓里,给了钥匙,就称自己还有事,便就走了,而何云芳假意问了两句,将人送到电梯里,这才回来,啪的声关了门。

关上门,眼里的那丝精明就毕露无遗,爱不释手的在客厅里摸摸这又摸摸那,姚娇坐在沙发上,满脸得意,“妈,怎么样?还满意吧?”

何云芳点头,“不错不错,但如果是我们的房子,那就更圆满了。”

“您也别急,再等些时候,咱们就想办法把房子套过来。”

姚娇脸上哪还有之前的柔弱,那副精明算计的模样,与何云芳如出一辙。

只不过何云芳嫌弃的看了她一眼,“瞧你那点儿出息,一套房子算得了什么?你现在怀了韩家的孩子,那以后整个韩家的财产都是你的。”

“妈,您是说?……”

“哼,要动手就动静搞大点,一套房子就想打发我们,门都没有。”

何云芳冷笑起来,既然已经攀上了韩家这颗大树,那姚娇就得做那缠树的藤,只要把韩家牢牢的掌控在手里,还怕后半辈子没有荣华富贵的日子可过?

韩子诚只以为稳住了姚娇母女,可没想过会引狼入室。

毕竟那种被人恭维的感觉,简直不在太爽。

也完全让他忘了在梁浅茵那里受的羞辱。

梁浅茵傍晚回家,就见厉远冥脸色沉沉的坐在客厅里,并没有烧饭。

事出反常,梁浅茵也就加了小心,“厉远冥?”

“嗯,”男人低沉冷淡的声音传过来,不喜也不怒,更摸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梁浅茵站了几秒,忽然又有些唾弃自己的小心,就是契约夫妻而已,想那么多干什么?

挽了袖子进厨房,“我去烧饭,你休息。”

“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?”

男人明显透着不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梁浅茵磨牙,回过身去,脸上就堆了标准假笑,“不知道厉总想听什么?您点个题,我也好明白不是?”

一声厉总,听的男人略略挑眉,意味不明的看向她。

客厅没开灯,昏暗的环境更显得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像是上好的玉石,清透,冰冷。

但看梁浅茵不明所以的望着自己,又略显烦躁的换了个坐姿,“公司的事。”

“公司挺好,事情不多,同事也挺友善。”

梁浅茵不明白他想知道什么,随口答了句,忽然又反应过来,“你是说,韩子诚的事情?”

男人轻哼,眸子略在控诉的望着她,似乎在埋怨她的后知后觉。

梁浅茵噗嗤声笑了起来,凤眸弯弯的,格外诱人,“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你有话就能直接了当的说明白?”

还让她惴惴不安的揣测,真是过分。

“我以为,我和梁小姐心有灵犀,我在想什么,梁小姐都能知道。”

“嘿,既然如此,那厉先生倒是猜猜,我在想什么?”

“我猜,梁小姐应该想来掐我。”

厉远冥薄唇弯弯,勾起抹促狭,笑容明亮的客厅都仿佛生了辉。

梁浅茵一愣,瞬间又微微眯了凤眸,作势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,“恭喜厉先生猜对了,奖品就是免费享受一次掐肉肉服务!”

厉远冥却顺势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,笑容不无魅惑,“梁小姐这是投怀送抱?”

“才没有!”

梁浅茵羞红了脸,慌忙就要爬起来,哪知薄唇却印在了她的红唇上,低低喟叹,“梁小姐,一天不见,我想你了。”

低叹声里夹着浓浓思念,在她唇上辗转流连,不舍离开。

梁浅茵眸色迷茫起来,他的思念,自己能当真吗?

直到梁浅茵都快不能呼吸,厉远冥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,“唔,不错,有进步。”

比上一次接吻的时间,延长了那么半分钟。

梁浅茵羞的满脸通红,掐了下他,“我才不像你,你是花丛高手,自然经验丰富!”

“胡说,厉某人的初吻,那是献给了梁小姐的。”

厉远冥说的一本正经,话却撩人的很,梁浅茵都羞的不敢抬头了,“不正经!”

“厉某人的不正经,也通通只给梁小姐。”

琥珀色的眸里笑意盎然,看她羞的耳根都红透了,便也松开她,好心情的吻了吻她的发顶,“我去烧饭,你好好休息。”

闲来无事逗逗小娇妻,真是心旷神怡,吃嘛嘛香。

某男带着得逞后的笑容起身去厨房里,只不过刚到门口,又回过头来叮嘱了句:“下次那个不长眼的要是再敢欺辱你,给我往死里揍,剩下的为夫帮你扛着。”

“啊?”

梁浅茵错愕抬头,绯红如霞的小脸上浮着迷茫,偏那凤眸里又一片撩人的妩媚。

厉远冥敲敲门框,“再这么看着我,就先吃你,再吃晚餐,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!”

梁浅茵羞的赶紧收回眼神,不敢再看他,但听着厨房里传出厉远冥极为好听的笑声,心脏也跟着不受控制的呯呯乱跳起来。

这个男人,以后得告诉他,再撩她,她就不客气了!

捧着烫手的脸颊,心却甜蜜起来。

厉远冥肯定知道了韩子诚胡说八道的事情,但没有任何责问,只是用行动来维护自己。

还为夫,那她该称什么?为妻吗?

凤眸里羞意大起,又掩不住眸底的甜蜜,厉某人,好像越来越温柔呢。

……

梁雯雯最近很烦躁。

自从她发脾气把梁浅茵的东西丢出去后,那个女人就没再来过梁宅。

梁浅茵不来梁宅,自己哪有机会见到厉远冥?

见不到厉远冥,就更别提嫁给他了。

心下烦躁,脸上还跟着爆痘,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差了许多,想来想去,干脆邀了小姐妹逛街消气,把郁闷都发泄在刷卡上面。

累的都走不动了,梁雯雯看见奢侈鞋店,还是兴致勃勃的转了进去。

小姐妹跟在后头,都在叫苦,“思雅,别逛了吧?”

再这么逛下去,脚就要先断了。

“别急,刷完这家店,我请你们去吃大餐。”

梁雯雯头也没回的说了句,几个小姐妹一听,立即两眼放光,也不喊累了。

鞋店里的客人还颇多,梁雯雯随手点了几双,导购小姐笑开了花,刚要领梁雯雯去试鞋,瞥见门口进来的女人,立即笑着打了招呼,“厉夫人,您来了?”

厉夫人?厉远冥的母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