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05章 反目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黄征开着车,一路往远郊而去。

郊外难得看见几辆车,后头跟踪的人也不敢开灯,只能远远的跟着。

七弯八拐的,黄征才在一座小木屋前停下来。

周山都被打懵了,到了房里,刚被扯下抹布,就哭诉起来,“曹哥,我一直跟着您,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啊!”

“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?”

曹野怒极反笑,狠狠一脚踹过去,“我叫你把王冲处理干净,你怎么处理的?啊?”

“你的手长着好看的吗,都舍不得动动手指,把视频删了?”

“不删也就算了,有火你不扔,你把手机扔水里,怎么着,是怕别人不知道啊?”

曹野是越想越来气,恨的又狠狠几脚踩上去,“现在厉远冥拿到了那段视频,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杀人凶手了,你他妈的,老子先弄死你!”

他要是被扣上杀人罪,那半生心血指定化为虚有,他饶不了周山!

几脚踩下去,周山疼的眼泪鼻涕横流,也终于知道了怎么回事,可脸色却越发惨白,他当时只以为手机泡水里肯定就没得救了,顺手就把手机丢在了小溪里。

可谁知道,竟然还会被拣起来,还修好了?

下意识的打了寒颤,想替自己求情,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。

最终只能哭丧着脸,磕头请罪,“曹哥,是我没长脑子,办错了事情,但我一直对您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,求您饶了我吧!”

“您饶了我这次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干蠢事了,您饶了我吧!”

“呵呵,我饶了你,谁能来饶我?”

曹野一脚踹他脸上,周山应声惨嚎,嘴里都吐了血沫,而曹野还不解气,看墙上挂着鞭子,取下来对着周山就是一阵猛抽乱揍,打的周山哭爹喊娘,又毫无还手之力。

黄征倚在门口,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圆场,“曹哥,毕竟是你最得力的干将,要不这事就算了吧?让他将功赎罪也就行了。”

“算了?警察找上门,我这辈子就白忙活了!”

不劝还好,一劝之下,曹野恨的眼子都红了,对着周山又是阵劈头盖脸的毒打,“没长脑子的玩意儿!想不到我半生心血,会毁在你这个王八蛋手里!”

“反正老子也活不成了,先打死你再说!”

鞭子如毒蛇,曹野又下了狠手,没头没脑的抽在周山身上,周山饶是条壮汉,也被抽得鲜血淋漓,瞳孔都开始涣散,眼看着就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
可曹野并不能解气,鞭子挥的如骤雨,最终抽得周山两眼一翻,昏死过去。

那些个小喽罗站在院子里,吓的大气都不敢出。

黄征眼里起了点阴笑,很快又恢复平静。

上前惋惜的接过了曹野手里的鞭子,“曹哥,罪魁祸首已经处理了,现在怎么办?”

“你给我准备机票和护照,我先去国外躲着。”

曹野喘了口粗气,脸色阴冷的出了门,“公司里的钱你尽快套现,能搞多少是多少,回头我七你三分了,也算是我给你的劳务费,厉远冥那里的事,有机会就搞,没机会就算了。”

“那行,你把凭证都给我,我去变现。”

黄征也不客气,而曹野把保险箱的钥匙和密码都给了黄征,他现在能靠得上的得力人手也就只剩黄征,想要出国跑路,还得靠他才行。

借着房里透出来的光线,黄征看了下东西,见东西都没差,也就招呼院子里的那几个小喽罗,“曹哥可没时间带着你们出国,你们自己逃命,能不能活,看命数。”

几个小喽罗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窝蜂跑了。

曹野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的,但最终却只是长叹了声,无言的望着黑夜出神。

小喽罗们跑了,黄征的人手就涌进了院里,看着一群人虎视眈眈的围上来,曹野心里莫名的警惕起来,“黄哥,这是干什么?”

“当然是清算我们之间的事情了。”

曹野已经成了光杆司令,黄征哪还用得着怕他,叫人一拥而上绑了他,这才狠狠两鞭子抽在曹野身上,在他的痛叫声中,皮笑肉不笑的问道:“姓曹的,老子的女人好玩吗?”

曹野快气疯了,“姓黄的,你居然敢这样对我?”

“这样对你又怎么样?你现在要人没人,要钱没钱,你拿什么和我斗?”

一句不通,黄征又是几鞭子上去,打的曹野嗷嗷惨叫,也体会到了方才周山被打时的痛苦,只不过黄征连分辩的机会都不给他,就把他打了个半死。

看曹野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,黄征这才停手,“华子,去,把他给我绑在架子上,今天老子不给他来个十大酷刑,他都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。”

他的手下人自然是听令,只不过刚要绑,有电话打了进来,“华哥,有几辆车进了山,来者不善,你们赶紧撤!”

这都深夜了,突然来几辆车,黄征立即就阴沉了脸。

想到厉远冥的手段,立即就下了决定,“堵了他的嘴,马上从山路离开。”

他们常年在这一片活动,地形都熟悉的很,而且山里也有据点,只不过刘倩还在城里,得把她接出来才行。

夜色覆盖着山林,风吹草动,山风呼啸,很快就不见人影。

厉远冥和许风依靠消息,很快也寻到了小木屋。

屋里只有被打得昏死过去的周山,并不见其他人,许风带着人前前后后搜了个遍,这才折回来,无奈道:“厉总,又跑了。”

“你看看,这里还有滩血。”

厉远冥点了下头,又指着屋檐下的那滩血迹,若有所思,“周山并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,那这滩血又是谁的?”

“也许是哪个小喽罗的?”

这地方又没有监控,许风也搞不懂,厉远冥摇摇头,“周山是曹野的悍将,他被打得奄奄一息,还被抛弃,本身就是很大的疑点,赶紧弄醒他,问问情况再说。”

“我去试试。”

许风点头,他们车上有医药箱,而周山受的全是鞭伤,也就疼晕过去而已,给他上点伤药,一盆冷水浇头上,他也就醒了。

刚醒过来就疼的直抽抽,但在看见厉远冥之后,脸色立即就变了,愤怒的盯着他,“你就是打死我,也休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