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06章 人心隔肚皮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你对曹野还真是忠心耿耿,只可惜他已经丢下你,自己溜了。”

厉远冥坐在桌旁,眸光冰冷,又带着丝怜悯,“其实我也弄不懂,你为他抛头颅洒热血,他为什么还要抛弃你?”

“那还不都是因为你修好了那部手机!”

已经被曹野抛弃,又落到了厉远冥手里,周山知道自己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怒笑连连,“老子当初就应该把手机扔火里的,不然你休想逮到曹哥的痛脚!”

“原来王冲是你杀的啊?活生生的烧死,你也真够狠的。”

厉远冥摇摇头,“视频我已经移交给检察机关,你的疏忽,将直接导致曹野的覆灭,难道他要将你打的半死,还要抛弃你。”

“哼,我自己的命,我都没说什么,要你管?”

纵然被擒,周山的嘴巴倒还是硬的很,只不过厉远冥也不屑于和他生气,眼神落在门外的那滩血上,故意问了句,“这么大的事情,曹野就只罚你一个人?”

周山瞪眼睛,“手机是我扔的,还能罚谁?”

“也是,”厉远冥起了身,走到门口那滩血旁边,“看来在你昏死之后,曹野身边还发生了内讧,这院子里都是血,想来他的日子也不好过,说不定比你更惨。”

白炽灯把门口的血照的很明显,周山看看,又摇了头,“不可能,曹哥身边都是心腹,怎么……不对,肯定是黄哥那个王八蛋出卖了曹哥!”

当时在会所里的都是心腹,但后来黄征把他们带来这里,事情就不一样了!

他恨的直咬牙,厉远冥却厉了眸色,“他也在?”

“妈的,就是那个王八蛋告诉曹哥,说他的内应告诉他,你找到手机视频了,曹哥才带着我们匆忙离开会所的,一到会所对面,曹哥就叫人绑了我!”

周山跟了曹野多年,知道自己这次把曹野坑惨了,自己是死是活都不怨曹野,但这个黄哥实在太他妈恶心人,最好是能弄死他!

“内应告诉他的消息?”

厉远冥直皱眉头,脑子急速转动着,但嘴里则问道:“他们去了哪里?”

“我都昏死了,哪知道他们会去哪里?”

周山怼了句,不过又说道:“刘倩你知道吧?曹哥把这女人给了姓黄的,姓黄的极其迷恋她,就在城里的玉红宾馆包了套房,天天在那厮混,你去那里,说不定能逮着人。”

“阿彦,马上派人去那里盯着。”

厉远冥吩咐了句,阿彦也就去旁边打电话了,厉远冥想给刘倩打电话问问,现在是什么情况,但又怕黄征带着她,也没敢给她打过去。

既然这边就只剩下周山,厉远冥也就让人带着他,直送警局。

快进城的时候,刘倩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厉总,黄哥给我打电话,说你们在追他,他抓了曹野,在远郊接我进山,你看怎么办?”

“我找到了曹野的实证,他是铁定倒台了,你不用再怕他。”

厉远冥安慰了句,又说道:“你不用再去远郊,去月亮大道那边等着,我带你去接橙橙。”

没有刘倩的消息,曹野也不会这么快倒台,现在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,她再去找黄征实在太危险,没必要冒那个险。

只不过刘倩迟疑了下,“我要是不去找黄征,你怎么抓他?”

“慢慢来吧,总有抓到他的时候。”

群山莽莽,想在山里抓人太难了,急也急不来。

可他这么说,刘倩却急了,“我若是不去,黄征不见得会杀死曹野,到时候他俩勾结起来,我又失去了信任,你还怎么抓他们?”

“他俩都是睚眦必报的人,若是知道我背叛了他俩,或许你们没事,但我和橙橙肯定会被他们想办法弄死的,我不能冒这个险……”

她死不要紧,但橙橙好不容易才保下来,怎么能又身陷险境?

厉远冥沉默了下,才说道:“你心里早就做决定了,是吧?”

打这个电话给他,并不是商量,只是告诉他而已。

“对不起,……”

刘倩的声音软下来,但很快又坚定道:“厉总,我马上去远郊,到他们的据点之后就给你发定位,希望你能尽快抓获他们,至于我的死活,听天由命就行了。”

“行,诸事小心。”

她为了她的女儿奋战,厉远冥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。

母爱素来伟大,他能做的,就是尽快抓住曹野和黄征,救刘倩出火海。

既然刘倩要去黄征的老巢,厉远冥也就叫人等在郊外,只等刘倩去了远郊之后,他们的人再跟上去。

都已经将近凌晨了,梁浅茵打了电话过来,“阿远冥,今晚能来剧组吗?”

“只怕是不行,你就在剧组睡,别乱跑。”

厉远冥叮嘱了句,想到内应的事情,又问道:“你现在身边有其他人吗?”

“没有,我已经叫黄莺回去休息了,”梁浅茵说了句,而厉远冥脑中灵光一闪,忽就说道:“你有没有发现,黄莺和黄征都姓黄?”

“嗯,什么意思?”

梁浅茵愣了下,“天下姓黄的人多得是,这也太牵强了吧?”

“本来是挺牵强的,我也没往那方面想,但我已经抓到周山了,他说黄征从内应那里得到消息,知道我拿到了视频,还要抓曹野,才提前通知曹野跑掉的。”

厉远冥把前因后果说了下,听的梁浅茵直皱眉头,“怎么会这样?也许,也许是旁人听了,才把消息告诉黄征的?”

“那你想想,这事儿你有告诉别人吗?”

当时他接到许风电话的时候,身边就只有梁浅茵和黄莺,茵儿自然不可能告密,那余下的黄莺,就是最大的嫌疑者。

梁浅茵没法反驳,又觉得伤心,“我把她当亲妹妹,她怎么能……”

“人心隔肚皮,并不是你付出真心,就会换来真心的。”

厉远冥安慰了句,又说道:“刘倩已经只身前往虎穴了,若是这次能成功抓到黄征和曹野,那自是皆大欢喜,若是抓不着,你千万别打草惊蛇,咱们利用黄莺的嘴把假消息透给黄征,才能尽快抓住他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,我就是心里有点儿难过……”

梁浅茵闷闷的,眼有怅然,好好的姑娘,怎么就是敌人安插在她身边的内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