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12章 一了百了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0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“你说的对,是我背叛了你,纵然时间和地点都不对,但不可否认,你撩动了我的心,让我不厉危险,还依然选择回到你身边。”

她的确想探消息,但黄征所给予的温暖,让她如饮鸩止渴,大概死了才会甘心。

笑了笑,手扬起来,雪亮的匕首映着朝阳,寒光闪烁。

黄征被寒光刺痛了眼睛,又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求个痛快而已。”

匕首架在了自己脖子上,刘倩却依然在笑,“你和曹野还有小妹的事情,都是我透露给厉远冥的,我知道你恨我,也不会回到从前。”

“当初你把我从曹野手里救下来,如今这条命还给你,下辈子你就不要再看上我了。”

“刘倩,你疯了!”

黄征一惊,下意识的去夺刀,但车门已经被锁上,他从车窗缝隙里够不着,只能急的跳脚,“你告密就告密了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先把匕首放下来,有话好好说!”

“你知道吗,你越对我好,我心里就越愧疚,但我的良知又告诉我,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为了道义,我只能选择背叛你。”

雪亮的匕首贴着纤细的脖子,已经压出了浅浅刀痕,黄征咬牙,“那你想我怎么样?我只是想灭了厉远冥而已,只要你不寻死,我保证灭了厉远冥以后就去投案自首,行吗?”

“不,那是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情,我管不了。”

刘倩摇头,笑容里多了凄伤,又越发温柔的看着黄征,“我是个女人,我知道我辜负了你对我的好,我先你一步而去,你珍重。”

话音未落,已经狠狠一刀刺了下去,未留半分余地。

“不!”

黄征眼睁睁看着刘倩脖子上溅起大股鲜血,眼睛都红了,而刘倩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望向他,那双眼睛里依然溢满温柔的笑,但没几秒就头一歪,彻底没了气息。

“倩倩,我只是生气,我没有怪你,你为什么要这样……”

低低的呜咽声响起来,随着深秋的风盘旋,没多久,停在路边的几辆车就呼啸而去,驶向远方。

黄莺已经接了梁浅茵上车,只是明显有些心不在焉,几次差点撞上别人的车。

梁浅茵都看的心惊胆战,“黄莺,要不还是我来开车吧?”

“没事,大概是昨晚没有休息好。”

黄莺勉强笑了笑,瞟了眼后视镜,见两辆保镖车始终稳稳的跟在后面,心思微转,狠狠一脚油门下去,车子立即就窜进了早高峰的车流里,不见踪影。

梁浅茵一愣,“黄莺,你干什么?”

“浅茵姐,你给厉总打电话吧,就说我劫持了你。”

都已经走到这一步,黄莺也豁出去了,脸色反倒平静下来,直接就闯了红灯,梁浅茵看的心惊肉跳,“你疯了啊?我知道你和黄征是一伙的,但你就不能迷途知返吗?”

“原来你们都知道啊?……”

黄莺笑笑,眼里有着悲伤,“浅茵姐,黄征是我亲哥,我别无选择。”

“可你现在就把目的告诉我,难道不是知错了?”

“我只是感念你对我的好而已,如果厉总来的及时,你肯定会安全无虞的,而我也对对我的亲哥有所交待。”

原谅她脑子笨,只想到这么个方法。

见梁浅茵还没动作,又急躁起来,“你打电话啊!是不是傻!”

她已经锁死了车门,是一定要把梁浅茵带到黄征面前去的,她还不打电话找厉远冥求救,真等着被黄征杀死?

梁浅茵还是想劝她,“黄莺,你回头好不好?咱们去剧组,就当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

黄莺这会儿暴躁的很,“再不打电话,我就直接把车开河里去,一了百了!”

这么暴躁,梁浅茵只能收声。

刚想给厉远冥打电话,厉远冥的电话已经先打了进来,“茵儿,保镖说你们的车跟丢了,怎么回事?”

“黄莺故意的,而且让我跟你打电话,说她已经劫持了我,要带我去见黄征。”

梁浅茵也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绑架,无奈的看看黄莺,才又说道:“她现在情绪不稳,劝都不能劝,你还是赶紧派人过来接我吧。”

“你问她目的地在哪里?”

“南郊云山脚下的废旧仓库。”

黄莺已经听见她俩的对话,直接就报了地址,厉远冥噎了下,叫梁浅茵开了免提,“黄莺,你折返回来,带茵儿去剧组,我既往不咎,如何?”

“我答应我哥的事情,就必须做到。”

黄莺一口否决,厉远冥皱眉,“那你缓缓速度,等保镖快追上你的时候你再带茵儿去仓库行吗?你们提前去,我实在不能确保茵儿的人身安全。”

“厉总,我现在可是绑匪,你觉得你和绑匪谈这样的条件,恰当吗?”

黄莺冷笑了声,“我已经仁至义尽,把地点都告诉了你,能不能追的上,又是否能顺利的救出人,那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你尽量周全下她。”

厉远冥也不再谈条件,立即就给保镖那边打了电话,而后叫许风带上人,一同赶过去。

车子飞快的驶向南郊,黄莺和梁浅茵都没再说话。

到了云山脚下,远远的看着有几辆车停在那里,黄莺的车刚停稳,立即就有人涌上来,车门一开,就擒住了梁浅茵。

黄莺一看他们粗鲁的样,顿时就急了,“都给我小心着点!”

几个小黄毛对视了眼,“大小姐,她现在就是囚犯,你看谁对囚犯会有好脸色,还轻手轻脚的,怕弄疼她?”

“那我不管,把你们的脏手拿开!”

黄莺护着梁浅茵,见黄征靠在车上,立即就哀求道:“哥,虽然我把人带来了,但浅茵姐真的是无辜的,你放过她好不好?”

“小妹,在我来之前,你嫂子割颈自杀了。”

黄征幽幽的说了句,满眼猩红,“她丢下我,自己走了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“哥,……”

黄莺愣住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而梁浅茵脸上也失了颜色,“橙橙还等着她回家呢,她怎么就那么想不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