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18章 你要对我负责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3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梁浅茵一听钱丰的话,满眼都是八卦小星星。

挂了钱丰的电话,就直接给两人打电话,但电话死活都没人接,不死心的又给韩欣发视频,叮叮咚咚的,吵了许久,视频才被接通,传来韩欣含糊的声音,“喂?”

梁浅茵看着屏幕里雪白的天花板,打趣道:“师姐,是不是昨夜劳累过度,今天起不了床了?”

“什么啊?我昨夜就是……”

韩欣咕哝了声,但随即又尖叫起来,“我,不是,那个……我的天!”

她语无伦次的,也不知道想说什么,梁浅茵就看着视频一阵乱晃起来,恍惚间似乎还有男人光着膀子的画面,但没等她细看,视频就飞快的被挂断了。

梁浅茵生气的瞪着厉远冥,“我还没弄清楚他俩有没有好上呢,你挂视频干嘛?”

“污眼睛。”

厉远冥轻哼了声,直接拉着她上楼,梁浅茵不乐意了,“我要去花园散步,上楼干嘛?”

“你不是喜欢看吗,我的胸肌腹肌,你随便看。”

厉远冥一副随时准备脱衣服的样,臊的梁浅茵脸都红了,“没正经!”

“我对你才会不正经,走,上楼去休息。”

厉某人早已经醋意大发,一个公主抱,径直抱着她回房了,都怀了他的小宝宝,还敢乱瞧别的男人?

不就是八块腹肌吗,他也有!

他俩进房里腻歪去了,韩欣却一头从床上蹦起来,花容失色,“江楚,你怎么在我床上!”

“完了完了,该不会是我酒后乱性,强要了你吧?”

韩欣看江楚抱着被子的小可怜模样,越发觉得肯定是自己干了禽兽不如的事情,早知道她就不喝那么多酒了,现在好了,喝断片,什么都记不起来。

江楚本来想解释的,一看她的样,演技上来,就哭唧唧的咬着被角,“欣姐儿,昨晚你喝多了酒,然后就,就……”

就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名堂,俊雅的脸庞倒是憋的通红,看了她一眼,又飞快的低下头,“欣姐儿要是不想负责的话,我也不会强迫你的……”

“啊,那什么,我没那个意思。”

韩欣一脸讪笑,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起来,“那个,姐姐肯定对你负责,不过姐姐只有钱,你看你想要多少?”

“欣姐儿这是瞧不起我?”

染了炽热的眼神紧盯着她的优美姚线,这个傻妞,她就不觉得身上凉嗖嗖的吗?

韩欣顺着他的眼神,后知后觉的低头一看,顿时又是一声石破天惊的尖叫,“你你你,你赶紧给我转过身去!”

妈耶,谁能告诉她,她为什么那蠢!

江楚一声轻笑,赶在她逃跑之前,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,眼神炽热又狂野,似要将她融化,“既然欣姐儿不喜欢穿衣服,那我不妨带你重温昨晚的美妙感觉?”

“你胡说!我才没有不,唔……”

小嘴儿想反驳他的,却又被他堵了个严严实实,最后只能沉溺在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风暴里,与他一同共享美妙。

手机识趣的没再响过,而两人又是胡天胡地的,从天明玩到天黑。

等韩欣再醒过来的时候,江楚已经不在了。

床铺已经收拾好,就房间里还弥漫着淡淡的暧昧气息,提醒她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坐在床头发了会儿愣,这才迈着颤悠悠的腿去洗漱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嘲一笑,反正早就知道江楚对她没意思了,伤心有什么用?

今天死过了,明天还得继续活。

只是心口怎么涩涩的,总令人想蹙眉呢?

勉强洗漱了下,肚子已经饿扁了,坐在沙发上想点个外卖,门口却突然传来了响动声,回头一扭,就见江楚提着外卖盒子进来了。

四目相对,江楚先就给了她个温柔的笑,“饿坏了吧?冰箱里都是空的,我就只好出去买了你爱吃的饭菜回来。”

韩欣愣了,一下子又哭又笑起来,“我还以为你……”

“以为我吃干抹净,然后撒丫子溜了?”

江楚笑起来,吻了吻她,“我还等着姐姐对我负责呢,没名没分的,我怎么会跑?”

“呜呜,我以为你不喜欢我……”

韩欣一直都以为江楚只把她当成铁哥们,上厕所都可以一起,但就是没感情的那种,但是,但是江楚居然回应她了,她好激动,有木有?

“小傻子,是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才对。”

江楚摆好饭菜,又拣着她爱吃的菜往她碗里夹,“你一直都大大咧咧的,从来没表现出对我有意思,我只以为你把我当成可以穿同一条裤子的兄弟,哪知道竟然是互相暗恋?”

若不是心里有她,怎么可能她走哪,他就陪到哪里?

这话说的韩欣又想哭了,“要是我昨晚不主动,我们会不会就这么错过了?”

“不会,”江楚肯定摇头,眼里有着微笑,“我会赶跑你身边所有的追求者,你嫁不了别人的时候,就只能选择嫁给我了。”

“哇,想不到你看着挺俊雅的,私下里却是狂野又霸道啊?”

江楚眨眼,“那都是留给姐姐的,姐姐喜欢吗?”

“喜欢!超级喜欢!”

韩欣的脸都笑成了朵花儿,又A又男友力爆棚的小狼狗,谁不喜欢?

“可是我想升级……”

江楚眼有无辜,“有笔合作,它非得两个人才行,我一个人去又办不了,姐姐就行个好,帮帮忙呗?”

韩欣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豪爽的拍了胸脯,“行,你开口了,姐姐一定帮忙!”

江楚扬唇,眼底的笑意都快掩不住了。

见她懵懂迷糊的模样,又忍不住欺身上前,温热气息拂过她的耳垂,“才比我大三天,这声姐姐听的可舒服?”

“我……”

韩欣一个颤栗,手里的筷子都差点没拿住,逗的江楚越发愉悦,勾了她的下巴,毫不犹豫的吻上去,“姐姐的唇儿这么甜,下次记得叫哥哥哟?”

“小样,必须得叫姐姐!”

韩欣哪能输了地位,毫不客气的反攻为主,笨拙着的吻着他,男人笑眯眯的享受着她的甜蜜,姐姐的唇,怎么就能那么甜,又那么软呢?

都已经秀色可餐,谁还要吃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