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21章 恩断义绝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4

梁浅茵也是这个意思,只不过又叹了气,“咱们俩这样想是没问题,但关键张家的人不见得会那样想啊?”

“如果张家小叔和婶婶都是性情敦厚之人,那咱们帮着扶持一下,也是可以的。”

厉远冥也想过其他方面,如果张家人是真心想接橙橙回去,那他就帮张家一把,也不是不可以,但反之,张家别想带走橙橙。

看她还头疼的拧着眉,厉远冥的眼神里就多了抹疼惜,“明天见到张家小叔和婶婶以后,自然就会有答案的,今天先休息,明天才有精神见他们。”

“哎,行吧,我就是心疼橙橙那孩子……”

梁浅茵现在嗜睡,说不了几句,困意也就来了,厉远冥扶了她休息,自己则又回到沙发上继续办公,虽说有爷爷帮衬着,但爷爷毕竟年纪大了,精力已经大不如从前。

很多事情,还和他亲自上手才行。

九点半以后,楼下隐隐有说话声响起,厉远冥出门,就见老爷子回来了,身后还跟着厉忠域和周玉芬。

脸色一沉,随即就下了楼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“我们干什么?厉远冥,你心疼老婆的同时,也心疼心疼你的亲爷爷吧?”

厉忠域一副占了道理的模样,讥讽道:“不就是怀孕了吗?哪个女人不怀孕的?就她梁浅茵最娇贵,还得一家老小刘上阵,侍候她是不是?”

“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。”

厉远冥听了满脸厉意,坐到老爷子身边,“爷爷,身体不舒服?”

“年纪大了,精力大不如从前啊……”

老爷子长叹了声,眼中一片无奈,“你那办公桌上都是文件,我想着今晚上加个班,多处理点事情的,但身体吃不消,差点摔倒,刚巧就被他俩给撞上了。”

岁月真的是不饶人,以前他忙三个通宵都没事,如今加班三小时,他就差点废了。

感慨的摇了头,又说道,“你别理他俩,我叫他们赶紧回去,别跟到老宅来,非不听,就是来惹人嫌的。”

“爸,您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?”

厉忠域虎着脸,满脸都写着不快活,“我那是心疼您,怕您有个好歹,这才眼巴巴的给您送回来,怎么到您嘴里,我就成了招人烦的苍蝇?”

“你给你自己形容的还真贴切。”

厉远冥嘲讽了句,他也是做父亲的人,才明白当年厉忠域有多无情,不耐烦的挥了手,“人已经送回来了,你哪来的,就赶紧回哪去,别来碍眼。”

“要我走也行,你把厉氏给我,我就乖乖的回家了,保证不再来烦你。”

厉忠域原本是计划绑架梁浅茵,迫使厉远冥妥协的,但厉远冥将梁浅茵保护的太好了,他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,只能登门强要。

而且现在机会正好,厉远冥想陪梁陪茵,那就把公司让出来啊?

只不过厉远冥冷冷挑眉,“回家做梦去吧。”

“你!”

厉忠域一下恼起来,周玉芬看他吃瘪,赶紧就帮了腔,“厉远冥,你要在家陪着你老婆,老爷子的年岁又大了,你把几家公司都丢给外人搭理,不合适吧?”

“你爸有心给你帮忙,搭把手,你怎么还不知道感恩?”

“我感恩?感谢他帮我弄垮公司吗?”

厉远冥只觉得好笑,琥珀色的眸里漾了冷意,“好话不说第二遍,赶紧走,外人都比你们告靠谱省心,这么多年了,你们还不懂?”

许风比起厉忠域,那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,公司交给许风,他一百万个放心。

周玉芬气的要死,“我看你就是存心想把公司给那个姓许的!”

“公司是我的,我想给谁就谁。”

话音未落,厉远冥又叫来了保镖,“把他俩撵出去,他俩再敢出现在老宅,唯你们是问!”

“是,先生!”

保镖们可不会跟厉忠域和周玉芬客气,直接就往外撵人,气得厉忠域破口大骂,“厉远冥,你要么对我,你是会遭报应的!”

“就那么想要孩子是吧,那就祝梁浅茵生下来的孩子没屁眼!”

“厉忠域!”

厉远冥还没动作,老爷子已经勃然大怒,上前狠狠一拐杖打在他腿上,“那是你的亲孙子,你居然连这种畜生话都说的出来!”

“哼,你们不是不承认我是厉家人吗,我和那些小鬼半点关系都没有!”

屡次要不到厉氏,厉忠域也干脆破罐子破摔,怒笑连连,“梁浅茵就是个贱人,她生的孩子能好到哪里去?厉远冥你如此对我,以后你的孩子也这么对你!”

“她瘦的像个纸片人,我看不用等生下来,等不了几天,她自己就流产了!”

啪!

一声极其响亮的耳光声响起,厉远冥怒极之下,一巴掌将厉忠域打倒在地,“既然你如此狠毒,那就断绝关系!从此以后你休想再管我拿一分钱,死了也不用叫我!”

早就已经不是父子,又何必要再维持着仅剩的那点颜面?

从此他和厉忠域,再无恩情!

厉忠域都被打懵了,周玉芬没想到会吵成这样,赶紧就改了口风,赔笑脸,“厉远冥,你爸也就是一时犯糊涂而已,父子毕竟是父子,你又何必……”

“谁和他是父子?滚!”

厉远冥一声厉喝,直接就两脚将他俩都踹了出去,周玉芬冷不丁的挨了一脚,顿时就疼的哆嗦了下,也不敢再惹他,赶紧拽着厉忠域走了。

只是厉远冥狠起来,直接就要断绝父子关系,她和厉忠域以后该怎么办?

他俩灰溜溜的跑了,老爷子就叹了气,“厉远冥,我知道厉忠域是个混账东西,但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,你放狠话可以,但他的赡养费还是不能断。”

否则这话传出去,不管怎样,都是厉远冥的错。

“我知道,那些费用我会给他的,但是从今往后,我与他厉忠域再没半点关系。”

厉远冥脸色冰冷,已经恼极了厉忠域。

反正他俩关系不好,他对自己恶语相向完全可以理解,但茵儿和孩子是无辜的,而且就算是讨厌大人,但他的恶毒冲着孩子而去,谁能忍受?

那还是他的亲孙子啊,他说那些畜生不如的话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应不应该那样说?

简直就是个畜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