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4章 记忆催眠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7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梁浅茵脸白如雪,额上瞬间疼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厉远冥急的连忙抱起她,往酒店里赶。

许是远离了幽深晦涩的海水,梁浅茵脸上也略略恢复了些许血色,头痛的情况有所好转,但看厉远冥被自己吓的不轻,揪着他的衣角,摇头勉强笑了笑,“厉远冥,我没事的。”

“你都疼成那样了,还敢说没事?”

厉远冥眉心紧锁,面色严肃,加快步伐赶紧酒店,“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“真的没……”

梁浅茵想劝他放轻松些,但脑子又有些抽疼起来。

许多模糊不清的记忆涌入脑海里,分辨不清到底是属于她的记忆,又或是幻想。

“别说话,闭眼休息。”

厉远冥看她疼的身子都在发颤,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,几乎是小跑着赶向停车场,将她放在后座躺着,自己转到驾驶室,一脚油门下去,车子极快的驶出了酒店。

车窗紧闭,不闻窗外风声,梁浅茵迷迷糊糊躺了会儿,方才好受了些。

从后视镜里看看眉宇紧锁,认真开车的厉远冥,忽就低低的笑了,“厉远冥,你还记得,小时候在海边救过的小女孩吗?”

“嗯?”厉远冥挑眉,略一思索,“的确救过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那个小女孩就是我。”

脑海里突然涌出了许多模糊不清的片段,其中便有关于救厉远冥救她的记忆。

笑了笑,凤眸里却忽然涌了冰冷,“厉远冥,我的记忆被人动过手脚了。”

厉远冥一脚急刹,车子利落的停在了徐边,“何以见得?”

“我忆起了很多事,但在头痛之前,我根本不记得生命中曾出现那些事情。”

梁浅茵靠在窗边,眸色幽幽的看着窗外如墨的夜色,“就比如你曾救过我,我明明知道,却被遗忘了,就好比我入梁重家,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是空白的。”

她只记得父母身亡后,梁重和梁婶接她过去,那段时间里,夫妻俩待她极好。

但后来就慢慢冷淡了,再之前,那些寻常到平淡如水的日子里,究竟发生了些什么,现在回想,都如同蒙了层迷雾,根本记不清楚。

拧了眉心,拼命想要回想起来,脑子里却又突然传来抽痛,瞬间就疼的轻嘶了几声。

厉远冥转过身来,纵使车里一片昏暗,仍准确无误的握住了她的手,低沉的声音让人莫名安心,“别再想,如果他们负你,我帮你如数讨回。”

“厉远冥……”

梁浅茵痛苦的捧着头,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他对自己用了心思,倘若以后分开,她又拿什么抵御痛彻心扉的痛楚?

厉远冥打了个电话,深夜时分,赶到城里的心理诊所时,诊所里还有人在等候,看见厉远冥抱着梁浅茵进来,立即微笑道:“是厉先生?”

“对,我妻子突然头痛,麻烦你给她看看。”

厉远冥点头,梁浅茵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不少精神,红着脸挣扎了下,“你先放我下来。”

厉远冥打量了她,见她的确没什么异常,这才松了开手。

医生笑了下,领着两人去检查室,边给梁浅茵检查,边询问着情况:“我是贺医生,不知道您夫人之前有头痛的症状吗?”

厉远冥看向梁浅茵,梁浅茵摇头,“没有,今天是第一次。”

“那您觉得头痛前和头痛后,身体有什么区别?”

“就是突然多了许多模糊记忆。”

梁浅茵如实说了自己的身体感觉,又沉吟道:“那些记忆好像被蒙了层纱,并不是很清晰,我想要仔细去想,但立即就会加剧头痛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

“照这样的情况来说,厉夫人您的记忆,应该是曾经被催眠过。”

贺医生给梁浅茵检查了下身体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把检测报告单递给厉远冥,才又凝重道:“应该是有人催眠了厉夫人的记忆,但现在你在特殊的条件下,又冲破了催眠术的禁锢,但强行破解催眠术会给你的大脑带来损伤,所以记忆是模糊残缺的。”

梁浅茵皱眉,“那我应该怎么办?”

“慢慢清除你脑中的催眠术,让记忆回到最初的模样。”

贺医生笑了笑,“如果厉夫人有时间,就定期来进行恢复记忆的催眠,等到之前的催眠术全部清除,你应该就能恢复所有记忆。”

“我有时间,”想到模糊记忆里的某些事情,梁浅茵的脸色就冰冷起来,重重点头,“我会定期来做恢复的,还希望贺医生想想办法,尽早恢复我的记忆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会的。”

贺医生点头笑了,再闲聊几句,梁浅茵和厉远冥也就告知了。

回到车上,厉远冥看她脸色并不是很好,便握了握她的手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有些头晕恶心,但在能忍受的范围内。”

梁浅茵反手握了握他温热的手掌,凤眸里漾起点笑意,“不用担心。”

“怎么能不担心?以后不许再想梁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想到她之前苍白如雪的脸色,厉远冥仍有些心慌不安,“你确定只有头疼吗?要不我再载你去医院里瞧瞧,做个全身检查?”

“不用,”梁浅茵摇头笑笑,眸色有些怅然,“我都记不起十五岁之前,在梁家发生的那些事了,无论怎么想,好像都是片空白。”

“还有和韩子诚的婚约,好像在我成年之后,某一天梁重突然告诉我,我得在大学毕业之后就和韩子诚结婚,而当时我也没有丝毫怀疑,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。”

“现在想想,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,梁重早就已经给我下了套。”

“梁重老谋深算,你手握梁氏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,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

虽然梁氏不如厉氏,但梁氏将近一半的股权,也是块很大的蛋糕。

厉远冥低低安慰了句,又问道:“是回酒店,还是回家?”

“回家吧……”

梁浅茵脑子里乱糟糟的,也没心思再去海边。

厉远冥没有反对,开车回到家,抱着羞涩的梁浅茵上楼,又给她盖好被子,这才在她额上轻轻的落了个吻,“休息会儿,我去给你泡红糖水,暖暖身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