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5章 嘴上说不要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2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厉远冥,不用那么麻……”

梁浅茵想喊住他的,但厉远冥已经走出了房间,梁浅茵只好闭眼休息。

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记忆像是放电影似的,在脑海里乱窜,太阳穴都突突的疼。

用力揉揉头,才感觉稍好些,没等会儿,厉远冥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很快又到了床边,低沉的嗓音带着丝丝温柔,“浅茵,起来喝糖水了。”

梁浅茵睁眼,看他捧着杯热气腾腾的糖水站在床前,素来清冷疏离的琥珀色眸子里浮着淡淡微笑,霎时心头一暖,鼻子都有些泛酸。

自从父母离世后,还从未有人如此关心过自己……

接了糖水,小口小口的呷着,暖暖的,甜丝丝的感觉瞬间就传遍了四肢百骸。

唇边不自觉的勾起抹笑容,享受他不经意间的温柔,正感慨着,却见厉远冥又端了盆热水出来,手上还搭着毛巾。

梁浅茵愣了,厉远冥却浸湿了毛巾,细心的给她擦脸擦手,又去脱她的鞋袜。

小巧的脚丫子一收,梁浅茵红透了脸颊,慌忙摇头,“我自己来就可以了,哪有让你帮我洗脸洗脚的道理?”

“你是我的妻子,你身体不舒服,我帮你洗脚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厉远冥搬来小板凳,执意脱了她的鞋袜,又仔细的清洗着莹白如玉的小脚丫子。

梁浅茵羞的满脸通红,眼角瞟到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揉搓着脚心,尾椎顿时就不受控制的窜起股酥麻,心脏像是擂鼓般呯呯乱跳,乱了节奏。

一颗心像是要从嘴里蹦出来似的,梁浅茵都不敢开口了,就怕心脏会跳出来。

好不容易捱到洗完脚,整个人红的都像煮熟了的虾子。

厉远冥甫一抬头,就瞧见了她的窘样,眸里顿时闪了戏谑,“很舒服?”

“哪,哪有?……不是,按摩的技术还不错……”

梁浅茵羞的语无伦次,但见他满眸调侃的望着自己,顿时又羞又急,作势张牙舞爪的要扑上去挠他痒痒,“好啊,居然敢嘲笑我?”

她一扑,厉远冥顺手就接了满怀,笑容更浓了几分,“娘子这是投怀送抱?”

“哎呀,你别胡说!”

梁浅茵羞窘,赶紧就要起身,厉远冥却顺势往前一倒,梁浅茵就躺在了床上,看着厉远冥噙了笑,俯身下来,顿时就咯呼笑的要逃,“我今天不舒服,别乱来!”

“娘子这样笑,我会认为你在欲拒还迎哦?”

修长手指挑起她的下巴,薄唇缓缓凑近,梁浅茵眨眨眼,看着越来越近的俊颜,情不自禁的就闭了眼眸,红唇微微嘟起,像极了水润诱人的红樱桃。

哪知耳边却传来低低轻笑,“娘子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?”

“厉远冥!”

梁浅茵瞬间睁眼,脸红的像猴子屁股,这个混蛋,居然敢调戏她!

厉远冥哈哈大笑,但看她又羞又恼,一记眼刀子丢过来,又赶紧识趣的闭上了嘴,只是那双清冷的眸子里,浮了显而易见的笑意。

梁浅茵哼哼两声,钻进被窝里,不理他了。

这个混蛋,自己记住他了!

厉远冥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,苦笑摇头,若不是她身体不适,自己又何需强忍欲望?

梁浅茵心里气哼哼的,独自睡到了床沿边,不想搭理厉远冥,但夜半时分,迷迷糊糊间,那股温暖安心的感觉袭上心头,睡梦中也不禁露出了甜蜜笑容。

一夜好眠。

再清醒时,窗外已经天色大亮,厨房里传小米粥的清香,还有她爱吃的包子和油条。

梁浅茵瞬间睡意全无,洗漱完,摸到厨房那边,就见厉远冥半挽袖子,姿态优雅又娴熟的握着锅铲,正在煎蛋。

那双能签下百亿合同的手,此刻握着锅铲,也依然不减他的潇洒沉稳。

反倒更多了几分烟火气息,令人不自觉的想要亲近他。

凤眸里眯了笑,故意清咳两声,见厉远冥望过来,才调侃道:“厉大厨,需要帮忙吗?”

厉远冥挑眉,笑容清朗,“帮忙消灭这些食物,怎么样?”

“唔,这个主意非常不错,我很喜欢。”

梁浅茵眉开眼笑,拿了个灌汤包,咬下口尝尝,觉得味道不错,又递到厉远冥嘴边,“你尝尝?蟹黄味儿的,非常不错。”

厉远冥就着她的手,吃掉剩下的包子,又点点头,“的确美味。”

尤其是包子在沾染了她的香气之后。

梁浅茵看他意犹未尽的咂了下嘴,舌尖还绕着薄唇轻轻舔了圈,脑子里瞬间就想到了某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,羞的赶紧端了包子出门,“我在餐厅等你!”

再在他面前待下去,自己指不定就得变成女流氓了。

开了荤的女人,果然伤不起。

吃过早餐,梁浅茵看厉远冥依然穿着家居服,不禁好奇道:“你不去上班?”

往常他周末都在公司加班,哪有时间闲晃?

“你身体不舒服,我在家陪你。”

说是陪,但书房里早就堆满了文件,梁浅茵闲着无事,也帮他处理文件,速度并不比那些受过特训的秘书差,一天忙下来,还提前完成了工作量。

搞得厉远冥悻悻看她,“浅茵老婆,你真的不打去典斯,给你可怜的老公帮忙?”

“哈哈,你身边那么多秘书,又不缺我这一个。”

梁浅茵扬了个标准假笑,赶紧溜了。

她若是去典斯,那必定没人敢给她派工作,那她还怎么锻炼自己业务水平?

厉远冥看她溜的比兔子还快,顿时就哑然失笑,这个小丫头,兜兜转转,她最终还不是要落入自己的怀抱?

天边落日西斜,已是傍晚。

厉远冥下楼,就见梁浅茵拎了小挎包,准备出门。

眉头一皱,“去哪里?”

“家里没菜了,我去菜场转转。”

梁浅茵笑了下,厉远冥却几步下楼,率先出去,“去菜场,也不叫我?”

“这不是怕打扰你工作嘛。”

梁浅茵吐了下舌头,乖乖的跟在他身后,厉远冥却停了步,等她行上前来,这才并肩一起走,清冷的眸中带着温暖笑容,“想吃什么就买什么,咱们有钱。”

“是,厉大总裁。”

梁浅茵笑着摇头,心中却升起抹感动。

愿意让她花钱的男人呢,比起伪善的韩子诚,简直好了千万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