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76章 你是我肚里的小机灵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傍晚时分,买菜的人颇多,几乎是摩肩接踵的人流。

厉远冥就护着梁浅茵,跟在她身后充当提菜使者,冷冰冰的眼神,极具威慑力。

徐过的无论是老大妈还是小姑娘,都忍不住回头看看他,但一接触到那双冷若冰霜的琥珀色眸子,又激灵灵的打个冷战,再也不敢看他。

倒是梁浅茵时不时回头看看厉远冥,眼有嗔怪,眼底却是止不住的甜蜜笑容。

厉远冥爱吃鱼,梁浅茵就特意去鱼摊,买了条新鲜的黄花鱼,准备回家做着吃,两人在摊旁等着摊主处理鱼,厉远冥就低低的笑,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鱼?”

“你猜?”梁浅茵狡黠的眨眨眼,才不会告诉他,她特别注意过他的饮食习惯。

“我猜啊,你是我肚里的小机灵。”

厉远冥眨眼低笑了起来,梁浅茵红着脸啐他,“大庭广众之下,也没个正形?”

“在你面前,何需正形?”

厉远冥笑着揽住她的腰,俊男靓女,又甜蜜恩爱的组合,瞬间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徐过鱼摊的人都会默默瞧上两眼,两人也没有在意,正低声说笑间,一句故意的诧异,柔柔弱弱的响了起来,“哟,浅茵,你也来买菜?”

“人食五谷杂粮,你不也来买菜?”

不用抬头,梁浅茵便听出了姚娇的声音,抬头时看见她身后的韩子诚,也没多少意外。

韩子诚见她望过来,脸上隐隐现了难堪,但很快又挺直背脊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厉浅茵,“我都说了他对你没有真心,你为什么就是不信?”

“呵,他对我没真心,难道你就有?”

梁浅茵听韩子诚的话,只觉得好笑,谁给他的勇气,让他如此评判厉远冥?

厉远冥敛笑,琥珀色的眸里闪着淡淡流光,清冷而又疏离,好听的嗓音里带着寒意,“韩先生,你的女伴已经怀孕,你还想追求我妻子?”

旁边的鱼摊老板都听愣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子诚,这是什么复杂关系?

韩子诚脸上见恼,“厉总,你可别忘了,我是在你之前认识的浅茵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厉远冥挑眉,面色淡然,“你就算打小认识我妻子,但你身为她的男朋友,却出轨她的闺蜜,致使人家怀孕,还有脸来我妻子面前蹦达?”

“那是姚娇勾引我,跟我没关系!”

韩子诚一急,也不管面色苍白的姚娇了,就直勾勾的盯着梁浅茵,“我知道这话已经解释了很多遍,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,就是姚娇先勾引的我,绝不是我存心想背叛你。”

吵闹声不响,很快就围了圈看热闹的人。

姚娇忍受着那些指指点点,哭的梨花带雨,“浅茵,我知道我的身份不如你,你放心,我这就去把孩子打掉,你好好的和子诚在一起吧,我,我甘心退位……”

这话说的,围观者又不禁望向了梁浅茵,难道这个女人才是小三?

梁浅茵都气笑了,“姚娇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”

姚娇只是哭,梁浅茵简直看烦了她扮柔弱装无辜的样,嫌恶的别开眼,“我不管你和韩子诚是谁先勾引的谁,但你俩既然背叛我了,就别再想和我谈什么重修于好的话题。”

“还有,麻烦你睁大你那双只会哭泣的眼睛,好好看看,看不见我身边站着的男士吗?我老公又帅又多金,还对我百般的温柔体贴,谁稀罕你的子诚?”

“还打掉孩子,你们俩的孩子,与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老婆,别和脑子有病的人计较,”别的厉远冥都没听见,就听见梁浅茵当众夸她了,清冷的眸里涌起笑意,接过鱼,牵起她的手,“走,咱们回家。”

梁浅茵抬头,眸色暖暖的看了他一眼,回家这个词,从他嘴里说出来,分外动听呢。

正主儿走了,那些围观的徐人啧啧两声,也都散了,“都别看了,人家小三上位成功,不过那姑娘长脸,找了个比渣男更出色的老公!”

“就是,渣男配贱女,好姑娘找好老公,没毛病!”

“依我看啊,就她那靠绿茶上位的心计,肚子的货,指不定是谁的呢。”

“嘘,人家愿意顶着青青草原,咱们就看破别说破啊。”

那些徐人哄笑起来,个个眼有鄙夷的看着韩子诚和姚娇,气得韩子诚脸都绿了,几乎是拖拽着姚娇出了菜场,上车就狠狠把她掼在了车里。

姚娇疼的脸更白了几分,低低啜泣,“子诚,我对你是真心的……”

“真心?姚娇,你设计怀上我的孩子,把我们俩的事情昭告天下,让我失去梁浅茵,失去梁家股权继承机会的时候,我们之间就没有真心可言了!”

想到从头到尾都是姚娇的算计,韩子诚的脸皮狰狞起来,两眼血丝的盯着姚娇。

姚娇被他盯的心里害怕,怯怯往后缩,“子诚……”

“别叫我!”

韩子诚一声咆哮,怒容满面,“给我滚!”

姚娇吓的眼泪如雨,但又深知,此次要是滚了,以后肯定再难接近韩子诚。

哭着摇头,极力将脏水往梁浅茵身上泼,“子诚,是浅茵看上了厉总的实力,若不然,她又怎么会对你的柔情不屑一厉?”

“我是昭告天下,让所有人都知道咱们在一起了,但那都是因为我爱你啊!而浅茵却借着这次机会,干脆光明正大的投进了厉总的怀抱,她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!”

“你想想,厉总身份尊贵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娶个女人做老婆?肯定是浅茵先就勾搭上了他,然后故意借此机会,来摆脱你和她的婚约……”

姚娇哭的泣不成声,眼圈通红的望着韩子诚,“子诚,无论我做什么,那都是因为我爱你,而浅茵,她就是利用你而已……”

韩子诚盯着她,眼神闪烁不定,是在沉吟她话里的意思。

良久,才阴阴的问了句,“那日在南枫酒店,是不是你通风报信,找的记者?”

“不是我,但我之前和浅茵说过,我会去南枫酒店。”

反正韩子诚不可能和梁浅茵对峙这些烂事,姚娇干脆就都推到了梁浅茵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