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章 送也不要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190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片刻梁雯雯回过神,气得将甜品朝梁浅茵扔过去,“你有什么好得意的?真搞不懂厉先生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小三!”

梁浅茵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,“谁是小三,我们心里都清楚。”

“你!”

梁重也走到她面前,一脸的冷沉,“浅茵,你也太冲动了,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跟一个陌生人结婚!跟韩家的婚事怎么办!”

“二叔,我想我们刚刚已经说的很明确了,如果你还不想相信,需要我请厉先生亲自来跟你说明白吗?”

搬出了厉远冥,梁重等人果然犹豫了。

梁浅茵径直越过三人朝楼上走去。

“爸,你看她!”梁雯雯气得跺脚。

梁重目光阴沉看着梁浅茵的背影,安抚道:“这件事不能急,再看看吧。”

厉远冥的话,不得不让梁重真正开始正视起梁浅茵。

他没想到,一直在掌控之中的小鱼会忽然翻出海浪,是他小看她了。

梁浅茵回到房间锁上门,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才渐渐松懈了下来,卧在床上没多久就累的睡了下去。

第二天,梁浅茵被来电铃声惊醒。

打开手机一看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“喂?”刚起床的声音有些沙哑,带着浓浓的困倦。

“梁小姐,是我。”

梁浅茵脑海中就浮现起男人淡漠从容的身影,顿时困意清醒了大半,连忙坐了起来。

“你好厉先生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现在方便去看新房吗?”

“看新房?”

这么快?

梁浅茵有些惊愕,差点没反应过来,连忙回应:“方便,不用专程来接我,你在公司是吗,我去找你。”

电话挂断,梁浅茵还有些呆滞。

典斯集团创始人,做事果然利落果断……

梁浅茵连忙起身收拾,却不知道门外的人影将她的话都听了进去。

梁雯雯捏着拳,蹬蹬几步下楼跑到梁重面前,抱着他的胳膊撒娇:“爸,我刚刚都听到了,梁浅茵她现在要去跟厉先生看新房。”

梁重当然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的那么快,十分震惊。

“爸,厉先生明明是我先看上的男人,梁浅茵她就是小三当上瘾了,故意在跟我抢,你快帮我管管她!”梁雯雯一想到梁浅茵的以后心里就嫉妒的发慌。

梁婶也走了过来,“这怎么行,今天一定不能让她出去!”

梁重沉了沉神色。

等梁浅茵简单打扮了一番后下楼,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梁重,正脸色阴霾的看着她。“你这时去哪?”

“跟厉先生去看新房。”梁浅茵也不避讳,大方的说,一边往门口处走。

“混帐,不许去!你爸妈在天上要是知道你这么随便就把自己交代出去,一定会怪我这个叔叔管教不当,我说什么都不会同意这件事!”梁重沉声怒斥。

梁浅茵嗤笑,一点都没将梁重的话放在眼里。“放心吧二叔,昨晚爸妈托梦给我说非常满意厉先生,让我立刻跟他结婚。”

以前的梁浅茵素来乖巧沉默,认他宰割,从来不会说这种话,梁重一时愣住了,立马给梁婶递了个眼色。

梁婶站在门口,见到梁浅茵过来二话不说将她拦住,“真是反了天了,你二叔的话都不听!今天你说什么都不能出这个门!”

见到梁婶的撒泼样,梁浅茵沉默了几秒,心中已然知道三人在唱什么戏。

梁重跟梁雯雯走了过来,为她好的说道:“这个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,今天你就好好呆在家里反省一下自己,厉先生那边,我会去跟他谈谈。”

“好。”

梁重以为梁浅茵会大哭大闹,没想到她突然淡定的应了一声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厉先生正在公司等我,典斯集团地址想必你们也都知道,就劳烦二叔去一趟了。”梁浅茵丢下一句话后,便潇洒的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,留下愣住的三人。

“就这样?”梁雯雯也傻了,死死看着梁浅茵,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。

梁浅茵懒得理她。

梁重很快回神,眼中精光闪烁,她看了一眼梁雯雯,有些激动的说道,“思雅,你去准备准备,我们去找厉先生。”

……

梁重梁雯雯两人到了典斯集团。

秘书提前收到消息,客客气气的将人请到了招待室。

厉远冥进来后,他眸子微眯,扫了二人一眼,眸光逐渐寒凉。

梁重连忙站起身:“厉先生,打扰了,是这样的,听说您今天本来是约浅茵过来,但她不愿来,说是想清楚了,特意让我过来告诉厉先生你们的婚姻取消。”

“那孩子就是有些调皮顽劣,喜欢冲动闹脾气,还望厉先生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哦?”厉远冥坐在沙发上,双腿优雅从容的交叠。

梁雯雯对这个男人势在必得的心愈加强烈。

“我知道这也是我们梁家不对,您看这样如何,这是我的女儿思雅,无论哪方面一点都不输给浅茵,不如让她嫁给您,这样我们两家也能结个好亲事……”

“呵。”薄凉冷酷的一声嗤笑,让梁重僵硬了面色,不明所以的看着厉远冥。

厉远冥如同扫阅货物般扫了梁雯雯一眼,梁雯雯面露喜色,端坐着痴痴看着他,脸上浮着娇羞。

厉远冥唇间溺出一声冷笑,俊美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清冷的寒意,吐出的字眼冷酷无情。

“真是抱歉…令爱就是送我,也不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