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1章 牙尖嘴利的丫头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“不会了,不会了,是我眼瞎,冲撞了您……”

 女人惊慌摇头,看都不敢看梁浅茵,倒是厉远冥诧异的看了眼梁浅茵,她突然通窍了?

 梁浅茵回他一个无奈又苦涩的笑。

 她并非犀利冷酷之人,但在梁家那么多年,委屈求全太多,却依然换来梁家无情的算计,她也总算明白,对小人手软,只会给自己招来无尽的麻烦。

 要么不出手,要么就一次让她受够教训,再不敢捣乱。

 湿衣服贴在身上,纵然有厉远冥的外套,也黏黏的极不舒服,徐母看人散了,赶紧给梁浅茵说了个地址,“浅茵,你别着凉了,赶紧去店里换件礼服。”

 梁浅茵也没多想,厉远冥带着她到店里,才发现随随便便件礼服,就是她几年的工资。

 皱了下眉,赶紧拉着厉远冥要走,“这里礼服太贵了,咱们换一家吧。”

 “无妨,这是徐伯母自己开的礼服店,你随意挑便是。”

 厉远冥和徐景痕相熟,也大概知道徐家的情况,梁浅茵这才放下心来,挑了件米白的小礼服换上,才又匆匆赶回宴会。

 厉远冥握着她泛凉的手,眸中有内疚闪过,“浅茵,对不起。”

 是他思虑不周,才让她平白受了那些气。

 “傻子,女人的嫉妒心而已,你就算想的再周全,只要我占着厉夫人的位置,她们就不会容忍我的。”

 梁浅茵笑了下,凤眸含嗔,清纯诱人。

 琥珀色的眸子暗了几分,莫名又想到早上的吻,不动声色的捏了捏了她的掌心。

 这个小妖精,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啊。

 梁浅茵眨眨眼,指尖轻轻的在他掌心划着圈,惹得厉远冥情不自禁的靠近她,“小妖精,这可是你主动撩我的,咱们现在就回家?”

 “别,”梁浅茵脸红红的,赶紧别开了头,低声啐他,“宴会还没结束呢,别瞎来。”

 “反正你我都不喜欢这种应酬,早回家又没关系。”

 厉远冥向来随心,他若走,也没人敢留。

 两人站在角落里低声说笑,却成了全场最瞩目的焦点,时不时有眼神扫过来,既羡慕梁浅茵的好运气,又惊叹两人的神仙颜值,金童玉女,天造地设。

 有厉远冥和徐家人的维护,也没人敢不长眼的再来找梁浅茵的麻烦。

 厉远冥嘴里虽然说着要回家,但也没真行动,和梁浅茵聊上没几句,却被宴会门口进来的人给吸引了眼神,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。

 梁浅茵看看那对中年夫妻,又看看厉远冥,“你认识他们?”

 “厉忠域和周玉芬,我的父亲和继母。”

 厉远冥简单的做了介绍,梁浅茵看看他的脸色,不用明说,也知道关系并不融洽。

 既然厉远冥无意主动去找招呼,梁浅茵也只能假装没看见,就安静的坐在休息区,倒是厉忠域和周玉芬发现他俩,转身走了过来。

 厉远冥脸色一沉,低声道:“不用理他们,说什么都当没听见。”

 “哦,”梁浅茵乖乖点头,看的厉远冥眸色又温暖几分,但再抬头,琥珀色的眸里又是一片不近人情的凉薄,仿佛温暖之色,只是错觉而已。

 厉忠域坐到他对边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厉远冥,你还有脸参加宴会?”

 “厉先生的话,让人歧义颇深啊?”

 来都来了,厉远冥也就闲适的靠在沙发背上,清冷的眸微眯,薄唇勾了凉笑,“我参加宴会与否,又有没有脸面,岂是厉先生能管的事?”

 “厉远冥,你怎么能这样和你父亲说话?”

 周玉芬忍不住帮腔,满脸责怪,厉远冥勾勾唇,“他在抛弃我和母亲之时,就已经不再是我的父亲,只是厉维的父亲,和你的丈夫。”

 厉忠域听的脸色大变,满眼愤怒,“厉远冥,你还想不认我?”

 “我说过,你的赡养费我会如实打到你的帐上,至于其他的,想都别想。”

 厉远冥哪会不知道厉徐忠域和周玉芬打的什么主意,眸色冰冷下来,厉忠域气得咬牙切齿,刚想骂人,旁边却有人热情的和他打了招呼,“哟,这不是厉总吗?”

 “是黄总啊,”一看来人,厉忠域顿时敛了怒色,笑容满脸的和来人握了手,又走远几步,忙着应酬去了。

 厉远冥脸色冰冷,碰见厉忠域,顿时就没了心情参加宴会。

 起身想叫梁浅茵回家,几个合作伙伴却兴冲冲的找了过来,厉远冥无奈,只得让梁浅茵先等等他,谈完了事情就回家。

 梁浅茵一直就在旁边当个乖宝宝,见状也乖巧的点了头。

 厉远冥一走,周玉芬的眼神就在梁浅茵身上来回打量,只不过梁浅茵知道她是谁,又得了厉远冥的叮嘱,也就只当没看见她的动作,眼神望向别处,由着她打量。

 这一看,梁浅茵顿时发现郑语雪也来了,头发高高扎起,穿着鹅黄的小礼服,像是个小公主,身边还有个高大帅气的男人,也不知道是她的谁。

 仔细的打量几眼,觉着男人笑容明朗,谈吐沉稳,应该也是个极优秀的人。

 心里好奇起来,想要上前去问问郑语雪,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也不吭声,手臂却突然被人重重扯了下,回过神来,就见周玉芬不悦的望着自己,“我问你话呢,你聋了?”

 开口便是尖酸刻薄的责问,叫人好感全无。

 梁浅茵勾唇,扬起标准假笑,“没谁规定,我一定得回答你的话吧?倒是你动作粗鲁,弄疼了我,有失教养。”

 “嘿,牙尖嘴利的丫头,跟厉远冥学的吧?”

 周玉芬冷笑几声,得意的抬高了下巴,“我可告诉你,我是厉远冥的母亲,你要是敢对我不敬,以后别想进我厉家的门。”

 “这话就有意思了,我听说厉远冥的母亲早已逝世,你算是哪门子的母亲?”

 梁浅茵毫不留情的反击,气的周玉芬瞪了眼睛,“是我清楚厉远冥的事,还是你更清楚厉远冥的事情?我说了我是厉远冥的母亲,那就是他的母亲!”

 “那不好意思,我还是厉远冥的妻子呢,也没见我四处骄傲的宣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