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2章 郑语雪的心事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“妻子?嗤,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?”

 周玉芬满脸冷笑,摆明了不相信梁浅茵的话,梁浅茵也无意解释,看她满眼精明算计的样,就只觉得倒胃口,皱皱眉头,“若是无事,我可不奉陪了。”

 “不对,你老实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?”

 “厉远冥的妻子,你爱信不信。”

 梁浅茵脸色冷淡下来,周玉芬皱了眉头,刚刚看这女人和厉远冥姿态亲昵的样,也不像是在说谎,但如果她是厉远冥的妻,那梁雯雯又是怎么回事?

 眼珠子乱转,冷笑起来,“你是厉远冥的妻子又怎么样?你从来没去过厉家,就不算进了厉家的门,厉家是不会认你这个儿媳妇的。”

 “厉家认不认我,你说了不算。”

 梁浅茵勾唇,凤眸里浮着嘲弄,“就好像某些人,就算进了厉家的门又如何?她在厉家人心里,也同样不算是厉家人。”

 “你!”

 周玉芬恼脸,这个女人,居然敢讽刺她?

 厉老头和厉远冥不认她,但她嫁的可是厉忠域,那两个浑蛋认不认,又有什么关系?

 脸色难看起来,还想再说什么,梁浅茵已经脸色淡然的起身,“失陪了。”

 再聊下去,她会忍不住想吐。

 周玉芬恼恨的盯着她的背影,就算她得到了厉远冥的认可又怎么样?

 觊觎厉远冥的女人那么多,她未必就能守的住厉远冥。

 而且不就有个现成的梁雯雯?

 背后那两道视线如芒在背,梁浅茵端了微笑,背脊越发挺直。

 厉远冥就在不远处与合作伙伴聊着天,眸光时不时的瞟几下梁浅茵那边,见她走过来,立即就迎上两步,牵住她的手,低低道:“她没为难你吧?”

 “没有,”梁浅茵摇头笑笑,那几个合作伙伴一看两人姿态亲昵的模样,立即就打趣道:“厉总,这位小姐是谁啊?”

 “我妻子,她喜静,不爱被人打扰。”

 厉远冥大方介绍,那些合作伙伴顿时心领神会,齐刷刷的笑道:“嫂子好。”

 梁浅茵微红了脸颊,嗔怪的瞧了眼厉远冥,但还是落落大方的笑着打了招呼,“你们好。”

 “嫂子气质真心不错,不知道有没有意向,进军娱乐圈?”

 有合作伙伴忍不住夸奖了句,其余的人笑骂起来,“有厉总在,嫂子又何必去趟娱乐圈的浑水?不过说真心话,嫂子绝对可以做形象代言人了。”

 “你们啊,就别瞎出主意了,”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,厉远冥牵着梁浅茵的手,琥珀色的眸色浮着宠溺,“她愿意做什么工作,都由她高兴。”

 “天啊,厉总,你居然给我们喂狗粮!”

 “大名鼎鼎的厉总裁,居然也是屠狗一员,我们受不了!”

 合作伙伴又是一阵笑闹,梁浅茵都不好意思抬头了,厉远冥倒是大大方方的与她十指相扣,笑容清浅淡然,纵使不多言语,也是整个宴会厅里最闪亮的存在。

 梁浅茵也就是过来打个招呼,看看另一边的郑语雪,还有她身边的男人,又不禁悄声道:“厉远冥,小雪身边的男人,你认识吗?”

 “雪语集团的总裁,其公司在青城也颇具实力。”

 厉远冥只看一眼,就了出来,梁浅茵眨眨眼,“雪语集团?郑语雪?”

 这么一想,公司有极大概率,是以郑语雪的名字命名的啊。

 厉远冥也反应过来,但随即又捏捏她的掌心,笑的意味不明,“不用羡慕她,你也拥有。”

 “我才没有羡慕,”梁浅茵低低啐了句,虽然雪语集团足以证明那男人对郑语雪的用心,但厉远冥也待自己不差,不存在羡慕那回事。

 不过他说她也拥有,是什么意思?

 梁浅茵想问来着,便看那男人离开了郑语雪身边,便跟厉远冥打了声招呼,去了郑语雪那边,郑语雪一看梁浅茵寻了过来,脸上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。

 梁浅茵只当她害羞,笑着眨了眼,“挺不错的男生,我都看见了,你也别害羞了。”

 “浅茵,他不是……对了,怎么没看见小染?”

 郑语雪分辩了句,又生硬的岔开话题,脸上的不自然,更浓了几分。

 梁浅茵看的好奇,心里又有些狐疑起来,看小雪的态度,与那个男人的关系,倒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啊?

 难道说,雪语集团的名字,只不过巧合而已?

 那她和那个男人之间……

 梁浅茵没敢再往下想,也顺着她的话风笑了起来,“小染和徐景痕出门了,你来的迟,吃过餐点没有?瞧这小脸都煞白的,赶紧吃点东西垫垫肚子。”

 “也好,”郑语雪勉强笑了下,跟着她到了食物区,刚巧徐母过来找梁浅茵,两人便去一旁说话了,郑语雪看着眼前的精美食物,却是胃口全无。

 端了块蛋糕,怯怯的退到角落里,眸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慌和无措。

 这种地方,她是真的不想来。

 低了头,默默吃着蛋糕,但没两口,身前就传来了阴阳怪气的讥笑声,“哟,这不是郑家那位出了名的小贱人吗?”

 “听说啊,她已经被赶出郑家了,居然还敢来参加宴会?”

 “不用脸的臭东西,我呸!”

 恶狠狠的言语砸过来,郑语雪顿时就哆嗦了身子,眼中蓄满了泪,但也没敢抬头。

 畏缩怯弱的样子落在那几个女人眼里,惹的她们哈哈大笑,又极为鄙夷的骂她,“郑语雪,你害了你哥,你懂吗?识趣的就赶紧离开他!”

 “堂堂语雪集团的总裁,被你害得……啧啧,想想都恶心!”

 “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,就该浸猪笼,游街!”

 侮骂声连片,但郑语雪只是低着头,指甲死死的掐着掌心,并未抬头和任何人分辨。

 那些女人看她骂不还口,也甚觉无趣,骂了几句,也就散了。

 脚步声远去,郑语雪这才抬起头来,苍白的脸上已经遍布泪痕,茫然失神的望着衣香鬓影的宴会,她就知道,她不该参加宴会的。

 所有的热闹与欢笑都不属于她,留给她的,只有无尽的伤害和谩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