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3章 昏迷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那边徐母拉着梁浅茵,甚是感慨,又无奈的道:“浅茵,伯母这辈子就两个儿子,所以你打小的时候,伯母就疼你如亲生女儿,想你嫁入咱们家。”

 “如今伯母没能如愿,但你嫁给厉远冥,也算是有了个好归宿,只是你的那位朋友……”

 徐母顿了顿,歉疚道:“我也并非针对她,而是我和景痕他爸都不喜欢娱乐圈的女生,之前如果有什么说重了的话,你代伯母向她说声对不起,但她和景痕的事情,不行。”

 “伯母,其实小染她真的是个很不错的……”

 “伯母明白你的心思,但这件事情就不用再说了,我会尽快给景痕安排婚事的。”

 徐母打断梁浅茵的话,言语中没有商量的余地,梁浅茵皱了眉,但也没再说什么,只是顺着她的话微笑点头,“好,我会将您的意思转告给小染的。”

 “伯母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有时间了,就多来伯母家里走动走动。”

 徐母笑着拍拍她的手背,恰巧有人来找她,也就顺势走开了。

 梁浅茵微微吐了口浊气,颇有些头疼,徐家父母若不接受云染,这事儿就难办了。

 敲敲额头,暂时压下这件事,凤眸搜寻了圈,却不见郑语雪,顿时就急了,那丫头就是个胆小性子,不会被人欺负吧?

 转到食物区那边,远远看见郑语雪埋头蹲在角落里,心下暗叹了气,又赶紧加快脚步走过去,语调柔和,“小雪,怎么蹲在这里?”

 “浅茵……”

 郑语雪抬头,眼眸已经哭红,梁浅茵看的一惊,赶紧去扶她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“我没事,”郑语雪摇头,勉强笑了下,却忽又痛苦的扶了额,“我头晕……”

 “你这丫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梁浅茵急了,赶紧要扶着她去坐下,哪知郑语雪却身子一软,倒在了她怀里。

 “小雪!”

 “哎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徐母看见这边的情况,也惊的不轻,赶紧喊来了管家,“快派人送去医院!”

 梁浅茵着急郑语雪的情况,也不及通知谁,跟着匆匆上车,去了医院。

 刚走没多久,厉远冥就发现梁浅茵不见了,眸色立即冰冷下来,在人群里找了圈无果,又逮住从外面回来的徐景痕,徐景痕一听梁浅茵在徐家失踪,顿时毛都快炸了。

 要是梁浅茵在徐家出了什么事,那厉远冥不得拆了徐家?

 火急火燎的找了,同样不见人影,碰上徐景毅,厉远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脸色阴沉似水,“你背着我,把梁浅茵藏起来了?”

 “你疯了吧?梁浅茵是个大活人,不是个布娃娃!”

 徐景毅为恼火的拍开他的手,“你的妻子,你都不看好,反过来还责问我?”

 “二十分钟前她还和我说过话,现在却在你们徐家失踪了!”

 厉远冥脸色阴沉,随手逮过个来女侍者,“你去女洗手间找梁浅茵,快去!”

 女侍者被他脸上的阴沉吓的不轻,但看自家两位少爷也怒气沉沉的盯着自己,哪还敢多话,立即就跑向了女洗手间。

 但很快又跑了回来,惶惶摇头,“没有位叫梁浅茵的女士。”

 “行,知道了,你去忙吧,”徐景痕摆摆手,转而又头疼的敲了几下脑袋,“那么大个活人,不可能凭空消失不见,哥,马上封锁出口,先把人控制在徐家再说。”

 “我已经派人去做了,还能等到你现在吩咐?”

 徐景毅没好气的说了句,而几人闹起来的动静也惊动了徐家父母,徐父满脸严厉,“好好的宴会,你俩瞎闹腾什么?”

 “爸,浅茵突然失踪了,我们怕她遇到坏人。”

 徐景毅解释了句,言语中很是担忧,跟过来的徐母一听就乐了,“浅茵陪着她朋友去医院了,你们都在瞎想什么呢?”

 厉远冥眸色泛冷,“医院?她怎么连话都没有,就走了?”

 “那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就晕倒了,浅茵大概是着急,忘了告诉你吧?”

 徐母看厉远冥脸色不太好,赶紧就打了圆场,“厉总,浅茵也是担心朋友,等她忙完了,大概就会联系你的,你也别往心里去。”

 “哼,人家浅茵有情有义,他生什么气?”

 徐景毅本就不服厉远冥抢走了梁浅茵,闻言就讽刺了句。

 徐景痕头疼,“哥,你就不能少说两句?”

 “我凭什么要少说两句?浅茵又没做错事,他生气,和无理取闹有什么区别?”

 徐景毅不屑的看了眼厉远冥,“都多大的人了,还耍小孩子脾气?”

 “算了,你也赶紧闭嘴吧。”

 徐母瞪了下徐景毅,转脸要和厉远冥说话,但厉远冥只是眸光冷冷的看了眼徐景毅,随即大步离开了徐家。

 徐景痕一看厉远冥动了真怒,顿时就服了自家大哥。

 素来冷静自持的人,怎么一碰上有关梁浅茵的事情,那脑子里就跟灌了浆糊似的?

 人家小两口都领证结婚了,他莫非还想撬墙角不成?

 厉远冥出了徐家,上车就给梁浅茵去了电话,但电话久打不通,也只能作罢。

 而梁浅茵将郑语雪送到医院急诊,看医生忙着帮她检查,便想拿她的手机,给那个男人打电话,但郑语雪的手机设置了密码,她只能无奈放弃。

 好在郑语雪只是心情悲伤过度,又有点低血糖发作,其余的并没有大碍。

 就在急诊的留观室占了个床位,安顿好尚还未清醒的郑语雪,梁浅茵也累的不轻了,坐下来休息了会儿,这才想起来厉远冥还被自己丢在徐家。

 暗骂了自己的粗心,赶紧拿出手机,一看厉远冥打了十多个未接电话,赶紧就回了过去。

 铃声刚响,电话就被立即接通,但那头静悄悄的,并无人说话。

 相处也有段时间了,梁浅茵哪会不知厉远冥生气时的表现,咽了下口水,才小心翼翼的道歉,“厉远冥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不联络你的。”

 “然后呢?”冷冰冰的三个字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 然后?梁浅茵咬唇,小声道:“以后有什么事,我第一时间通知你,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