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4章 人各有命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“梁小姐,记住你自己说的话。”

 厉远冥心里着实生气,她有事不告诉自己,却独自去扛下所有?

 若是如此,他这个丈夫有何作用?

 梁浅茵被训的不敢说话了,讷讷的应下来,也不敢多言,厉远冥等了几秒,看她没有开口的意思,忍不住敲了下方向盘,“梁浅茵!”

 “我在!”

 梁浅茵一个激灵,立即答应。

 厉远冥无奈,哭笑不得的启动车子,“难道你还不打算告诉我,你在哪家医院?”

 “呃,那什么,就在市人民医院的急诊留观室。”

 梁浅茵赶紧说了地址,挂断电话后,又羞的赶紧捂住了脸蛋,天啊,她傻了是吧?

 那么蠢的对话,也就只有她干的出来了。

 简直就是人生黑料。

 厉远冥来的快,还带来了两碗热气腾腾的小馄饨。

 彼时郑语雪还没有苏醒的迹象,两人也就捧了馄饨,坐在急诊外的花坛上吃夜宵。

 寒夜里,热气腾腾的馄饨格外香浓,让人心里头都跟着暖和起来。

 厉远冥给她碗里又挑过去几个馄饨,琥珀色的眸子在夜色下幽邃如海,“多吃点,都那么久了,抱起来还是轻飘飘的,没几分重量。”

 梁浅茵脸色一红,拿眼嗔他,“就算是养猪,也没那么容易长肉吧?”

 “所以说,你得多吃,”厉远冥揉揉她的发,笑容宠溺,“马无夜草不肥,人也是同样的道理,以后每晚都吃夜宵,保管快快的长肉。”

 “算了吧,等养肥之后,你又该说,小胖墩,你该起床减肥了!”

 梁浅茵活灵活现的模仿了下他叫人的样子,把厉远冥都逗笑了,“就你调皮。就算是个小胖墩,那也只能是我的胖墩,谁都不许抢。”

 “羞不羞?”

 梁浅茵刮了下他的脸,厉远冥一副理所当然,她自己倒是羞的两靥生了红晕。

 夜色下,凤眸似喜还嗔,娇颜仿若沾露的红玫瑰,清纯里又带着丝丝妩媚,厉远冥禁不住俯身,轻轻啄了下她水润的唇,“浅茵,你真好看。”

 “厉先生也很好看……”

 梁浅茵眨眨眼,凤眸里忽就露了顽皮的笑,“厉先生,咱俩算不算商业互吹?”

 “唔,不算吧?”

 厉远冥傲娇的扬高了下巴,“毕竟在下和梁小姐,颜至实归。”

 “嘻嘻,厉先生在自夸哟?”

 梁浅茵笑了起来,夜风寒凉,就往他身上靠了靠,而厉远冥脱下外套,盖在两人背上,顿时一件小小的外套,就成了两人专属的避风港。

 梁浅茵靠在他怀里,望着昏暗的天空,青城的夜空一片昏蓝,并不像海边那样,漫天星斗都在无声的撒落温柔光芒,而这里只能偶见几点星光。

 想到依然在留观室昏睡的郑语雪,梁浅茵皱了眉头,“厉远冥,你查查那个雪语集团的总裁,我怎么觉着,小雪和他的关系有些奇怪?”

 “行,”厉远冥并不多问,立即就打了电话给助理许风。

 许风回复的速度极快,“厉总,雪语集团的郑季安总裁一直规矩沉稳,风评很不错,但坊间传言,他的妹妹郑语雪似乎和他有不伦关系,而郑语雪传言已被逐出郑家。”

 不伦关系?逐出郑家?

 梁浅茵一下坐直了身子,“许风,他们是亲兄妹?”

 “夫人,郑小姐是被郑家收养的,”许风恭敬的回了句,顿了顿,又道:“据说郑小姐因此犯了严重的抑郁症,如今下落不明,不知身在何处。”

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梁浅茵没再出声,厉远冥挂断电话,看她愁眉不展的模样,低声安慰道:“人各有命,郑语雪既是被收养的,那她和郑季安恋爱,也没什么毛病。”

 “但是人言可畏,就看她自己和郑季安,能不能冲破那些世俗枷锁。”

 “小雪那么柔弱,那些流言对她来说,伤害太大。”

 梁浅茵揉揉眉心,觉得头又疼了起来,难怪小雪对这个哥哥总是闪烁其词,她在这事上受了无数伤害,又怎敢轻易将软弱示人?

 “你也同样柔弱,”厉远冥扣住她的手,琥珀色的眸里带着疼惜,“在外人眼里,梁重待你恩重如山,韩家也将你捧在手心,你背叛他们,就是无情无义。”

 “但事实上他们怎么样,你心里清楚,只是你更坚强,咬牙冲破那些流言,选择正面面对那些人的无耻和虚伪,为自己而活着。”

 “你再这么夸我,我都要不好意思了,”梁浅茵笑了起来,凤眸亮晶晶的望着他,“你应该再补一句,梁小姐的身边有了厉先生,从此人生也变得更有意义。”

 “啧,这是套话,厉某人才不屑于说。”

 厉远冥轻哼,惹的梁浅茵笑个不停,“厉先生,我发现你比我的脸皮更厚哎?”

 “那必须的,我若比你薄,还怎么娶你回家?”

 厉远冥面对她的调侃,那是面不改色,从容应对,两人笑闹了阵,夜色渐深,便回了留观室,只等着郑语雪醒过来。

 郑语雪消失了一个晚上,手机也没响过,梁浅茵就默默给那男人打了差评。

 人不见了,他都不过问,还能指望他能对郑语雪有多好?

 天明以后,厉远冥去公司了,梁浅茵就在医院里陪着郑语雪,一直到晌午时分,郑语雪才幽然醒转,茫然的看着梁浅茵,“我这是在哪儿?”

 “你昨夜晕倒了,我送你来的医院。”

 梁浅茵摸摸她的额头,喊来医生给她检查了遍,确定没问题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送她回了她租的小套房,又忙着熬粥煮红糖水,“你啊,肯定是平时饮食不规律,才会诱发低血糖,以后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对待自己的身体。”

 一杯热腾腾的红糖水递到手里,郑语雪看看絮叨的梁浅茵,眼圈又微微红了几分。

 她从那个家出来以后,也就只有梁浅茵,始终一片真心待她。

 怕她看出自己的狼狈,赶紧低下头,几滴泪就落在了红糖水里,梁浅茵看她极力掩饰,也就没故意去问,只是有些无奈的道:“小雪,你要碰到什么难事了,就告诉我,知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