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5章 梦魇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2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“我没有……就是心情有些低落而已。”

 郑语雪勉强笑了下,梁浅茵皱眉,“你哥哥,怎么也不问你的情况?”

 瞧这陋室简居,就算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哥哥保障妹妹的生活,总该做到吧?

 “他,他昨晚被叫回老宅了。”

 每次他只要回老宅,就得面对狂风骤雨,弄到身心俱疲。

 也正因为是如此,自己就不想拖累他。

 郑语雪半垂着头,默默的喝着红糖水,梁浅茵听到老宅两个字,再联想到坊间那些传言,心下顿时明白,郑季安怕是一时半会儿难以厉上郑语雪了。

 小雪都被逐出郑家了,那些老家伙肯定难以对付。

 无声的叹了气,又叮嘱道:“凡事别逞强,有应付不了的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 “浅茵,谢谢你。”

 郑语雪抬头笑了下,眼神清澈,“有你在,我心里都踏实许多。”

 “傻丫头。”

 梁浅茵摇头笑了,心下却是有些怅然。

 遂不再多言。

 周玉芬在梁浅茵手里没讨到好,第二天便约了梁雯雯喝茶,梁雯雯还在为姚娇害她的事情大为光火,一见周玉芬抛了橄榄枝,立即就兴冲冲的赴约。

 午后的茶楼人不多,宁静悠然。

 梁雯雯找到靠窗的雅座,见只有周玉芬在那里,脸上迅速就堆了笑容,“阿姨好。”

 “是思雅来了啊,快坐。”

 周玉芬放下茶杯,笑容热情的打量了下梁雯雯,一身奢侈品能亮瞎人的眼,贵气油然而生,不用多说,也知道她是千金大小姐。

 梁雯雯笑容甜美,人未坐,先就送了个贵妇包包给周玉芬,“阿姨,这个是送给您的。”

 “哎哟,你这孩子也太客气了吧?阿姨也没给你准备礼物呢?”

 “我哪能要阿姨的礼物?阿姨您主动约我喝茶,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了。”

 梁雯雯甜甜的笑,坐在了她对面,又歉意道:“阿姨,上次约好的喝茶,着实是朋友那里出了点事情,才没能赶得及您的时间,还希望您别生气。”

 “既然真有事情,阿姨又怎么会怪你?”

 周玉芬满意的看着包包,脸上的热情又浓郁了几分,只不过眉头一皱,又有些不高兴的道:“思雅,我昨儿遇上个自称厉远冥妻子的女人,你可得小心了。”

 “您是说,梁浅茵?”

 “对,就叫那么个名,”周玉芬已经打听好了梁浅茵的情况,略有无奈的看着梁雯雯,“这厉夫人的位置已经被捷足先登,你可怎么办?”

 “阿姨,梁浅茵是我的堂姐,人品败坏,您可别中了她的计。”

 梁雯雯一听周玉芬已经见过梁浅茵,眼珠子几转,立即低声道:“您是不知道,她抢了她闺蜜的男朋友,可怜闺蜜都怀孕了,哭着闹着要打胎,别提多凄惨了。”

 “这都算了,关键是她转头又看上了厉总,您要知道,厉总是先和我认识的,她倒好,一脚又踹了闺蜜的男朋友,改而从我手里抢走了厉远冥。您说说,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,谁见着不骂?前段时间报纸上都闹翻天了,简直就是我们梁家的耻辱!”

 “哟,我昨儿就觉得她不是个善茬,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令人恶心的事情?”

 周玉芬一副明显被惊到的表情,梁雯雯啧啧摇头,“您没接触她,不知道她的真面目,她那个人表面看着人畜无害,但背地里可恶毒了!”

 “是嘛?那这样的女人,万不能留在厉远冥身边,不然就是害了他!”

 周玉芬气愤的拍了下桌,梁雯雯看她生气,心里暗暗得意,脸上却也是义愤填膺,“阿姨,我是真心向着厉总,才和您说这些话的,您可千万要擦亮眼睛啊。”

 “我知道,你放心,这事阿姨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 周玉芬深以为然的点头,虽然她和厉远冥不和,但不妨碍她去厉老头面前告状啊?

 而且梁雯雯出手大方,有这么金主在,当然得好好顺着她的心思。

 两人心里打着小算盘,闲聊了会儿,才又散了。

 梁浅茵照厉郑语雪,一直到入夜后才回家,厉远冥已经回来烧好了饭菜,梁浅茵有些累,也没吃上几口,就去歇着了。

 夜半时分,身后多了熟悉气息,有力的手臂圈着她,梁浅茵潜意识里知道是厉远冥,也就低低咕哝了声,眼也未睁,又窝在他怀里沉沉睡去。

 似梦非梦间,就见厉远冥和个貌美的女子纠缠在一起,肆意调笑。

 梁浅茵又急又气,想要找厉远冥理论,又想看清那女子的容貌,却怎么都动不了,也喊不出声,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在面前纠缠,梁浅茵一急,猛的坐起身,大汗淋漓。

 房间里透着微光,天色已经亮开,厉远冥也被她惊醒。

 但看她汗湿额发,凤眸中还有隐有怒气的模样,赶紧就去给她顺背,“做噩梦了?”

 “你别碰我!脏!”

 孰料梁浅茵一巴掌拍过来,眸中满是怒意。

 凤眸里的怒意不似作假,厉远冥顿时就愣住了,“浅茵?”

 “你别叫我!”

 梁浅茵心中怒火升腾,那股气憋在胸口里,怎么也不舒服,干脆起身下床。

 厉远冥在她背后皱了眉,“你做什么噩梦了?”

 “不用你管!”

 依旧是凶巴巴的语气,显示着她内心的烦躁和不安。

 来回兜了几圈,心中依旧郁火难平,想到梦中的一幕,竟是坐在窗边低低哭泣起来。

 厉远冥想要上前安慰,但想到她方才的态度,又怕再刺激她,只能无言的出了房,先去准备早餐。

 他一出去,梁浅茵又恼的砸了手边的摆件,郁火乱窜,像是头被激怒的小兽,眼眶红红的,烦躁的转着圈,也不知该如何排解心中的苦楚。

 在房里折腾了许久,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些,看看被自己折腾的乱七八糟的房间,以及吼出房的厉远冥,心里头又升起愧疚。

 只是个梦而已,无缘无故的大发脾气,让厉远冥怎么想?

 心里内疚大起,赶紧出房,就见餐厅上摆着热气腾腾的早餐,而厉远冥已经走了。

 梁浅茵忽地红了眼眶,厉远冥他,是生气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