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89章 孩子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5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饭菜还没有上菜,吵了几句,周玉芬已经不见踪影,梁浅茵看餐桌上放着水果,也就麻利的端着果盆去洗水果,打算给老爷子先垫垫肚子。

 但见到水房那边,就听里面传出周玉芬愤恨的声音,“思雅,你说的没错,梁浅茵那个女人的确心思诡异,厉老头和厉远冥都被她哄得团团转,手段极为厉害。”

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就听周玉芬连声道好,说着就挂断了电话。

 梁浅茵无声的勾了唇,难怪周玉芬会知道那些歪曲过的事实,原来是和梁雯雯勾搭在了一起,狼狈为奸呢?

 听着周玉芬走出来的声音,也装作刚到门口的样,抬头诧异了下,“你也在?”

 “什么叫我也在?梁浅茵,你是不是偷偷跟踪我?”

 想到自己方才和梁雯雯的通话,周玉芬脸色难看起来,揪住梁浅茵不放,梁浅茵吃痛,立即就甩开了她的手,“我刚过来洗水果,你发什么疯?”

 “好啊,你一个小辈居然敢对我发脾气,还有没有天理了啊!”

 周玉芬撒泼大哭起来,很快就引得餐厅的三个男人跑了过来,厉忠域一把扶起周玉芬,愤怒的就要去打梁浅茵,厉远冥却冷冷架住了他的手,“干什么?”

 “干什么?厉远冥,梁浅茵欺负你的母亲,你还敢护着她?”

 厉忠域怒笑,恶狠狠的盯着梁浅茵,厉远冥略略眯眼,薄唇勾起抹讽笑,“我母亲早已仙逝,这个女人是你的继室,但并不是我的母亲。”

 “你!……厉远冥,我这么些年为了厉家操持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居然这样说我?”

 周玉芬伤心大哭,厉远冥却听笑了,“你为厉家操持?是操持着怎么浪费更多的钱,还是操持着怎么教唆厉维使坏?厉维能有今日,全拜你所赐!”

 “你这是什么话?厉维有他自己的脾气,关我什么事!”周玉芬也大声反驳。

 厉远冥只管冷笑,“是不是你的错,你心里有数,但想做我的母亲,你还不配。”

 “忠域,你看看他说的什么话?”

 周玉芬气不过,转头又朝厉忠域哭诉,厉忠域被厉远冥的气势压得死死的,只能恨恨的瞪上几眼梁浅茵,转身扶着周玉芬去了餐厅,“别和他一般见识!”

 厉远冥也不屑于多说,转而看向梁浅茵,“有没有受伤?”

 “没有,”梁浅茵摇头,这么一闹,水果也不用洗了,跟着他回餐厅,又低声道:“周玉芬不知道怎么和梁雯雯勾搭到一起了,难怪处处看我不顺眼。”

 “不用管,她们嚣张不了多长时间的。”

 厉远冥安慰了句,琥珀色的眸里有淡淡冷芒闪过,那些欺了梁浅茵的,他必不会放过。

 吃饭时,周玉芬又好似忘了刚才的不愉快,笑容满面的问梁浅茵,“你既然嫁给了厉远冥,那没有考虑什么时候要个孩子?”

 梁浅茵皱眉,唇边一抹假笑,“暂时还没有计划。”

 “女人的黄金生育期也就那么几年,赶紧生个孩子,老爷子也放心。”

 厉忠域也帮着催了句,这会儿又好像是极担心孩子幸福的父母,完全看不出之前虚伪凶狠的面貌,梁浅茵闹不清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也就假笑点头,并不说话。

 周玉芬却不乐意了,“孩子是大事,你别敷衍我们。”

 “就是,就知道点头,也不给个明确答案,谁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?”

 厉忠域也怼了上来,梁浅茵听的好笑,“什么时候有孩子,那是上天决定的事情,就算我许诺这个月就能怀上孩子,那不也是在敷衍你们?”

 “哼,牙尖嘴利,就知道找借口,”周玉芬不高兴的说了句,梁浅茵也懒得理她,看向旁边的厉远冥,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计划,却见他脸色阴沉,似乎极不高兴。

 心里一个咯噔,难道他不喜欢孩子?

 凤眸微沉,没再把话问出口,而厉忠域和周玉芬看膈应到厉远冥了,脸上立即就露出了得意的笑,小样的,看他还敢不敢在自己面前猖狂?

 厉老也没吭声,梁浅茵也就当不知道,默默的吃着饭。

 她倒是挺希望能拥有和厉远冥的孩子,但如果厉远冥不喜欢,她也不会勉强。

 餐桌上静默下来,偶尔交流几句,饭后厉忠域和周玉芬就走了,厉老喊了厉远冥去书房,梁浅茵就在楼下客厅刷手机,并不打扰他们。

 只是坐了会儿,厉远冥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 看是许风发来的信息,说公司有急事,梁浅茵也没多想,赶紧就拿着手机去书房,刚到门口,就听虚掩的门里传来厉老的叹息声,“孩子的事情,你怎么办?”

 梁浅茵脚步一顿,整个人就僵住了。

 门里的厉远冥眸色淡然,并没有过多情绪,“顺其自然。”

 “唉,你那个混账父亲,当年若不是他下药把你害成了不育症,现在也不用为难。”

 老爷子的叹息声里难掩怒火,“以后你别再搭理他,是死是活都不用管!”

 “爷爷,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,现在先就顺其自然吧。”

 厉远冥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什么情绪,他其实也很想要拥有和梁浅茵的孩子,也幻想过孩子的面容,甚至是名字,但事实就是如此残酷。

 门外的梁浅茵都听懵了,但随即心里又泛起尖锐的疼,心疼厉远冥的遭遇。

 厉忠域那个混蛋,厉远冥是他的亲生孩子,怎么能下药暗害他,让他失去了生育能力?

 简直就是不配为人父!

 心里恼怒难平,又怕惊动厉远冥,让他难堪。

 左思右想,梁浅茵又飞快的退到了楼下客厅,扬声喊他,“厉远冥,公司有事找你!”

 不出几秒,厉远冥就出了书房,快步下楼,“什么事?”

 “不知道,他没说。”

 梁浅茵当作什么都不知道,把手机递给他,厉远冥打了电话过去,也不是什么很难解决的问题,没几分钟,就沟通解决了。

 夜色已深,厉远冥和老爷子告别后,也就带着梁浅茵回家了。

 临近深夜,街道上的车辆少了许多,昏黄的徐灯照进车子,明灭不定。

 厉远冥看梁浅茵从上车后就望着窗外,神色恹恹的样子,不禁关心的问了句:“有心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