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章 给我道歉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197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梁雯雯猛地抬头,有些红的脸颊顿时变得惨白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厉远冥,是不是她听错了?

梁重也完全没想到厉远冥会这么不客气,脸上有些挂不住,却不敢跟厉远冥叫板,只得强忍着怒气。

“厉先生,这么说就太过分了吧?思雅无论是才情性格都比浅茵那丫头出众,从小就乖巧懂事,况且以她梁氏集团千金的身份,配您也差不到哪去。”

梁重已经明面指出了梁氏集团,其中意味不言而喻。

典斯集团虽然如日中天,但梁氏集团也不是一块小肉,如果能得到梁氏集团的支持,典斯也能更上一层楼,厉远冥没理由不心动。

梁重如鱼得水了这么多年,在他看来,梁氏集团俨然是他的囊中之物,却忘了现在股权并不完全掌握在他手中。

厉远冥看着梁重愚蠢的脸庞,已经不想多说什么,冷淡道:“请回吧。”

梁重喉咙一哽,心情阴郁的不行。这厉远冥竟然不按常理出牌,这根本不对啊!

“厉先生,您在考虑一下,这件事对您百利无害。”

厉远冥揉了揉眉心,站起身往外面走。

梁雯雯只觉得有一把火烧着她的心肺,直接冲到了她的脑门,让她想都不想蹬的一下站起来,看着厉远冥的背影失去理智。

“梁浅茵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小三,整天就知道勾引男人,那种贱女人根本配不上你!我比她好一百倍,凭什么她可以我就不行?!”

话落,空气突然一片死寂。

厉远冥身影顿住,因为背对着,梁雯雯根本看不见他的神情,但看到人停了下来又觉得有机会,连忙又大喊,梁重脸色变了变,想拦都来不及。

“厉先生,我也不怕告诉你,实际上就是韩家也看不起梁浅茵,你堂堂典斯总裁,总不会瞎了眼看上一个那样的破鞋吧?!”

梁雯雯沉浸在自己的嫉恨中,压根没注意到气氛中越来越冰冷的压迫感。

她是真的不相信,厉远冥会因为梁浅茵所说的梁氏集团股份而看上她,肯定是梁浅茵不要脸的又勾引了男人。

厉远冥狭长凉薄的眸子中闪烁着森冷的怒意,他面无表情的按了按呼叫铃,“保安。”

梁重吓了一跳,胆战心惊的拉着梁雯雯连忙弯腰道歉:“厉先生,我女儿一时口无遮拦,冲撞了厉先生,还请厉先生大人有大量别放在心上!”

“爸!你干什么?我没说错!”梁雯雯甩开了他的手,她嚣张跋扈惯了,怎么可能给人道歉。

“闭嘴!快给厉先生道歉!”梁重恨不得打她一掌,这个笨女儿,他可不想得罪厉远冥!

厉远冥神色冷漠,等秘书带着保安进来,“把垃圾清走。”

“你们干什么!放开我!啊!别动我的包!”

“厉先生!”

……

厉远冥回到办公间,坐在沙发上,拧着的眉还没有松散,眸底萦绕着丝丝戾气。

他拿出手机,拨打了梁浅茵的号码。

“厉先生?”电话那头传来女人柔美夹着一点疑惑的嗓音。

厉远冥眼中的戾气悄然失去踪影,但眉头仍然锁着,声音显得有些冷。

“梁小姐,我想你有必要解释一下今天的事。”

梁浅茵拿着手机沉默了几秒。

她知道厉远冥指的是梁重找他的事情。

虽然梁重梁雯雯两人还没有回来,但听着对方冷酷的语气,就知道那位厉先生此时是生气了。

这样看来,他们应该谈的不太顺利。

梁浅茵眸光闪了闪。

她今天是故意借着厉远冥的手,想教训一下梁重他们。

如果没有她的同意,梁重自然也不敢就这么堂而皇之去找他。

厉远冥很聪明,肯定也能猜到,因此梁浅茵根本没想解释或掩盖什么。

顿了一下,梁浅茵最终带着几分内疚的说了一句:“抱歉,是我处理不当。”

“既然你提出契约,希望你能有点一下契约精神。”

虽然没有太多的责怪,但梁浅茵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。

电话挂断后,梁浅茵有些烦恼的扑在床上,脸埋在枕头里,暗暗猜想厉远冥会不会一气之下就取消了婚事。

这时楼下忽然响起了动静,听声音,是梁重他们回来了。

梁雯雯憋着一肚子气回到家,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姚娇。

姚娇见梁重跟梁雯雯两人表情都阴沉气愤,不由得惊讶的看着梁雯雯,问道:“思雅,你跟梁叔叔这是怎么了,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”

梁婶听到声音也走出来,一看两人这种表情,顿时觉得事情不妙,“怎么,事情谈的不顺利吗?”

梁雯雯反手将包包用力的摔在地上,“还不是那梁浅茵害的!姚娇你来的正好,跟我一起去找她!”

她是梁家的大小姐,走到哪里不是对她阿谀奉承,今天还是她头一次被人扫垃圾般被保安扫出来,这口气她要是能咽下她就不是梁雯雯!

她教训不了厉远冥,难道还教训不了梁浅茵了?!

姚娇见到她这样就知道要找梁浅茵麻烦,这种事她以前没少做,顿时便来了兴致,跟着梁雯雯一起上楼。

“梁浅茵,你个狐狸精给我出来!”梁雯雯怒气冲冲的拍着房门。

“有事?”梁浅茵开门出来。

“你个狐狸精,勾引姚娇的男朋友就算了,还恬不知耻的攀上厉远冥,我看你是勾引别人的男人成性了吧,我要你给我们道歉!”

梁浅茵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,看着一脸正色的两人有些目瞪口呆,不由狐疑的问了一句:“你们两个人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