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2章 情字多苦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2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梁雯雯满心恼怒,但厉远冥已经叫了保安,她也不敢留下来。

 若是被保安强行轰走,一旦传出去,那她梁家大小姐的脸面也就丢完了。

 狠狠瞪了眼梁浅茵,气冲冲的就走了,但刚到门口,又转过身来,皮笑肉不笑的道,“梁浅茵,你别以为傍上了厉远冥,就可以为所欲为,我告诉你,门都没有!”

 “你是指,这扇门吗?”

 梁浅茵没说话,厉远冥挑眉,意有所指的看向总裁室的玻璃门。

 梁雯雯不明所以,没敢说话。

 厉远冥勾唇,当着梁雯雯的面重重关上玻璃门,梁雯雯一只脚还在门内,生怕夹到脚,赶紧就往后退,哪知退的太急,高跟鞋不稳,一屁股就跌坐在地上。

 那模样,就别提多狼狈了。

 梁浅茵在门里笑的眉眼弯弯,现世报,简直不要太爽。

 门外的梁雯雯恼羞成怒,爬起来就要扑进总裁室撕梁浅茵,但走廊那头的电梯门打开,几个虎背熊腰的保安已经蹿了出来,哪敢再造次,只得灰溜溜的先跑了。

 人走了,世界也清静下来。

 梁浅茵笑得眉眼弯弯,厉远冥扬了唇角,“很开心?”

 “难得让梁雯雯吃瘪,当然开心。”

 梁浅茵也不掩饰,笑着大方承认,厉远冥打开她带来的饭盒,里面荤素有致,还有份鲜美的鱼汤,眸光暖了几分,又笑道:“她欠你的,都会慢慢还回来的。”

 “嗯,我知道,”梁浅茵笑容甜甜的,给他盛了饭,厉远冥曾说过,会帮她讨回梁家欠她的那些烂账,那她就相信,梁家一定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而付出代价。

 正说着饭,云染的电话打过来了,尚未开口就是哭音,“浅茵……”

 梁浅茵眼皮子一跳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“徐景痕那个浑蛋,分手他不肯,背地里又开始和那些小明星鬼混。”

 云染抽抽噎噎的,心情烦乱的很,徐家父母不接受她,她看徐景痕的态度并不算热拢,也想着分手算了,但徐景痕却又不明确表态。

 这头吊着她,那头又开始和那和小明星勾三搭四,他怎么不上天?

 心里有气,逮着机会在梁浅茵面前哭诉,梁浅茵听的直皱眉头,“既然如此,那你干脆甭理他,你单方面的热情,就算结婚了,以后一起生活的时候怎么办?”

 总是无休止的付出,迟早有一天,她也会累的。

 到那个时候,婚姻也将不复在在。

 与其那个时候再闹的鸡飞狗跳,倒不如现在就结束干净。

 “可是我舍不得啊……”

 云染幽幽的叹息声传过来,梁浅茵立时就皱了眉头,“你和徐景痕沟通过没有?”

 云染苦笑,“他最近流连花丛,哪有时间来和我说话?我也还是半个月前和他见过面,再后来,就只能从花边新闻上看见他了。”

 “他都那样了,你还留恋他什么?就算结婚了,你受得了这样的生活?”

 也许是心境有了改变,梁浅茵的思维也跟着改变了许多,以前也许会劝云染再等等,或许徐景痕会回心转意,但现在她看到渣男,第一反应就是直接送他张飞机票。

 有多远就滚多远,别来碍眼。

 电话那头沉默下来,厉远冥冲梁浅茵眨眨眼睛,嘴唇无声的动了几下。

 梁浅茵揣摩了下他的意思,忽又笑了,他说自己言辞犀利,杀伐果决?

 凤眸里有些许感慨,若是从前,她断然不敢如此的。

 还得多亏梁家和韩家的步步紧逼,她才能一步步的变成现在的梁浅茵。

 人欺她一尺,她还人一丈,绝不姑息。

 云染沉默良久,才低低道:“浅茵,我知道了,先就这样吧……”

 也没等梁浅茵说话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,梁浅茵无奈的摇摇头,情字多苦,她既陷入了痛苦深渊,就只能靠她自己才能爬出来。

 放了手机,又忍不住吐槽,“徐景痕怕是想当一辈子单身狗吧?”

 “他向来性子跳脱,”厉远冥给她盛了碗鱼汤,摇摇头,“他对云染应该有意,否则也不会和她纠缠这么久,但有徐家父母插手,他大概是在左右摇摆,不知道如何抉择。”

 “摇摆?抉择?他若是打定主意娶云染,又怎么会有这些纠结的情绪?”

 梁浅茵蹙了眉,“如此说来,云染于徐景痕,也和那些小明星没什么区别,都是可有可无的人而已,既然如此,那云染也没必要再和他纠缠。”

 “这也说不定,咱们毕竟是旁观者,徐景痕爱不爱云染,并不会拿在嘴上说。”

 厉远冥给她剥好虾,又催促了声,“先吃饭,菜凉了对胃不好。”

 “哦,”梁浅茵闷闷应声,还是觉得徐景痕并没有多爱云染,否则怎么会半个月都不去见她,还和小明星传绯闻?

 吃了小半碗饭,看见厉远冥盛好的鱼汤,想喝两口来着,浓烈的鱼腥味直冲心底,一个把持不住,心底顿时涌起股强烈的恶心感。

 掩了嘴,急忙冲到洗手间,刚吃下的饭又全数吐了。

 厉远冥跟到门口,赶紧扶住她,“肠胃不舒服?”

 “应该是吧,”梁浅茵吐的脸色苍白,眼冒泪花,虚弱的靠在厉远冥身上,“我躺会儿。”

 总裁室里就有休息间,厉远冥赶紧扶她去床上躺着,清冷的眸里藏着担忧,“你先躺着休息,我马上去叫医生过来。”

 “不用,就是感觉心口恶心,这会儿又好很多了。”

 躺在床上稍歇了会儿,虽然还是提不起精神,但身体没再有任何异样。

 厉远冥皱眉,眼神在她苍白的脸色上打转,梁浅茵看他还不放心,又摇头笑了笑,“真的没事,如果有问题,我会立即说的。”

 “那行,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我就立即带你去医院,千万别强撑。”

 厉远冥不放心的叮嘱了句,看她笑了下,又闭上眼眸休息,这才放轻了脚步出门。

 厉远冥出去了,梁浅茵却又忽然睁开了眼,眼中闪了惊喜,又有丝忐忑,她混迹各类怀孕帖子那么多,早就对怀孕该有的症状一清二楚。

 她从前并不排斥鱼汤,今天却闻到汤里的腥味儿,突然犯恶心,该不会是有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