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3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2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心里激动起来,又怕万一只是肠胃不舒服而已,也不敢告诉厉远冥,她的猜测。

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几圈,又在手机上搜了怀孕该有的症状,越看越觉得像,哪还躺的住,急匆匆的就起了身,离开了休息室。

 厉远冥还在看文件,看见她出来,立即就迎了上去,“怎么样,还不舒服吗?”

 “已经好多了,我先回家休息。”

 梁浅茵随口找了个理由搪塞,厉远冥看看她的脸色,的确比之前红润了些许。

 点点头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 “不用,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,”梁浅茵赶紧摇头,凤眸里起了讪笑,要是厉远冥送自己回去,那她怎么去药房买验孕棒?

 一旦被发现,真怀上了还好说,若是没怀上,之前撒下的善意谎言,都无法圆过去。

 厉远冥探究的看了她两眼,也没再说什么。

 梁浅茵出了公司,直接去城里的药房买了验孕棒,又匆忙回到家里测验,一直等到验孕棒上那两条红杠出现,这才高兴的捧住了脸,忍不住喜极而泣。

 老天有眼,就算坏人作祟,但还是迎来了她和厉远冥的孩子。

 有可爱的小生命在她腹中孕育呢,不知道厉远冥知道后,会是什么表情?

 他也应该很喜欢孩子的吧?

 眉梢眼角都是抑制不住的满满笑容,来回转了几圈,又上网查孕期知识,一直折腾到傍晚时分,才又兴冲冲的放好验孕棒,准备去公司接厉远冥,顺便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 初夏的傍晚,晚霞瑰丽,凉风习习。

 梁浅茵眉眼含笑的等在街边,看着典斯的员工陆陆续续从公司里出来,小广场上的喷泉冒着水柱,在夕阳下闪烁着美丽的五彩光芒。

 晚风拂过,风里似乎都带着欢声笑语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 等了小会儿,就见厉远冥在大门口露了身形,梁浅茵心里高兴,就要上前去和厉远冥打招呼,哪料眼一眨,厉远冥身边突然多了个女人,两人神态亲密,有说有笑的转过弯,径直转到停车场那边去了。

 心里惊讶,急忙就要追上去,但刚走没几步,许风却突然冒了出来,拦住去徐,“夫人,我送您回家吧?”

 梁浅茵脸色一怒,“许风,你什么意思?”

 许风脸色古板,不苟言笑,“不知道夫人指的什么?”

 “指的什么?好,我问你,那个女人是谁?你为什么要拦着我,不让我去找厉远冥?”

 “夫人,那是厉总的重要合作伙伴,您若贸然上前,于您和厉总都无益。”

 许风一本正经的说着,梁浅茵都被他气笑了,“我是厉远冥的妻子,去找他有什么错?”

 “夫人,您现在的情绪不稳,去找厉总,必然会引起争吵,您说呢?”

 “我什么时候情绪不稳了?你少胡说!”

 梁浅茵眼睁睁的看着厉远冥给那个女人开了车门,两人上车离开了,心里顿时恼怒的不行,但想想许风的话,又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,“行,我回家。”

 人都走了,她再和许风纠缠,又有什么意思?

 一徐静默无言,许风将她送到家里,也就走了。

 梁浅茵转了几圈,只觉心里郁气难抒,想来想去,又给厉远冥发了信息,问他在哪里,但消息发出去,如同石沉大海,根本没有反应。

 心里暗恼,该不会是和那女人共进晚餐,相谈甚欢吧?

 生气的窝在沙发上,恍恍惚惚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直到厉远冥回来的开门声惊醒了她,梁浅茵才一下坐起身,凤眸含火,愤怒的盯着他。

 厉远冥进门就见她脸色不好,顿时就略皱了眉,“怎么了?”

 “你还问我怎么了?我问你,你去哪里了?”

 质问冲口而出,见他走过来,淡雅的女人香水味儿也迎面而来,梁浅茵顿时就犯了恶心,脸色愠怒的退开几步,“厉远冥,说话!”

 “我去陪客户吃饭了,”厉远冥看她似乎很在意,也没敢说是女客户,只是颇为无奈的上前两步,低声道歉,“我应该事先给你打电话,对不起。”

 “呵,陪客户吃饭?男的女的?”

 “呃……男的,”梁浅茵情绪不稳,厉远冥也没敢刺激她,只是梁浅茵已经看到了那一幕,一听他还故意隐瞒,凤眸里的怒气顿时就浓郁了几分,“你骗我?”

 “真的没有,”厉远冥摇头,想想又从口袋里拿出张黑卡递给她,“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,无透支限额,以后有什么需要,你就刷这张卡,密码是你的生日。”

 “我不要!”

 梁浅茵想也没想的拿过卡扔进了垃圾桶,脸有怒笑,“厉远冥,你是想包养我?”

 “你胡说什么?你是我的妻子,我给你钱那是天经地义,怎么叫包养?”

 她这般胡搅蛮缠,厉远冥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,疲惫的揉着眉心,“好端端的,你闹什么脾气?若是身体不舒服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,成吗?”

 “呵,你是骂我脑子有病?厉远冥,还没结婚一年,你就开始嫌弃我了啊?”

 “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?梁浅茵,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?”

 “我无理取闹?厉远冥,你变心了!”

 梁浅茵又后退几步,凤眸里满是失望,“鱼上钩了,就不再用饵,是不是?”

 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简直莫名其妙!”

 厉远冥忙了整天,累的晕头转向,梁浅茵又莫名其妙的发脾气,心里头顿时就烦躁起来。

 眉心紧皱,额上青筋乱跳,深呼吸了几次,厉远冥才勉强压住郁火,转而沉声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情导致你发火,你直言。”

 “我没什么问题,有问题的是你!”

 梁浅茵满脑子都是他和那个女人有说有笑的画面,再联想到之前的噩梦,凤眸里隐隐蓄了泪,又死死忍住,怒笑道:“厉远冥,你和他们都是一样的,天下乌鸦一般黑!”

 “梁浅茵!”

 厉远冥沉脸,琥珀色的眸里透着清冷的光,隐有怒气闪烁,“再问你一遍,怎么回事?”

 “没什么,你要问,就问你自己!”

 梁浅茵也上了犟脾气,转身回房,趴在被窝里无声的哭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