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4章 联姻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3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房外呯嗵一声炸响,也不知道是厉远冥砸了什么。

 很快就听到房门摔响,随后整个屋子就安静下来,显然是厉远冥已经怒极离开。

 房外无人,只有梁浅茵的低低哭泣声,整座房间安静的可怕。

 眼泪止不住的落下,低低的呜咽声悲伤欲绝。

 厉远冥他明明就和女人去吃饭了,为什么还要骗自己,说是个男的?

 真的是自己情绪太激动了,莫名找茬,还是他已经变心,开始在外头拈花惹草?

 心里乱糟糟的,也想不出个名堂,一夜辗转难眠,天色微亮时才刚睡着,但很快电话又响起了,梁浅茵也没看,迷迷糊糊按了接听,“喂?”

 哭哑的声音颇为含糊,对方愣了下,才低低道:“浅茵,你都知道了?”

 是徐景毅的声音,梁浅茵勉强提起点精神,“你说什么?”

 “你就别骗我,声音都哭哑了。”

 徐景毅的声音里含着浓浓疼惜,梁浅茵听的莫名其妙,“不是,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“那你等着,我给你发个信息截图。”

 徐景毅也没解释,挂断了电话,很快又发了条信息过来,梁浅茵点开图片一看,手机差点都没拿稳,厉远冥居然要和昨天傍晚看到的那个女人联姻?

 浑身发冷的看完截图,手脚都有些不听使的哆嗦起来。

 徐景毅的电话很快又打了过来,“浅茵,厉远冥就是块唐僧肉,太多的人觊觎他了,你在他身边难免会受伤,自己千万要挺住。”

 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的告知。”

 梁浅茵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,颤抖着下床,想来想去,又打开了电脑。

 网站上铺天盖地的,都是关于厉远冥和那个女人联姻的消息,梁浅茵瞟了下女人的名字,祝玉婷,倒是挺乖巧的名字,就是不知为人如何。

 想了想,又拿出结婚证上传到微博上,又特意配了文字:我们已婚,谢谢。

 挺干净利落的的文字,很快就吸引了大批的网友过来围观,只可惜唾骂声如潮,实际相信的人并没有几个。

 梁浅茵盯着那些骂评,眼神有些恍惚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郑语雪的电话打了过来,开口就着急道:“浅茵,你赶紧打电话,让厉总叫典斯的公关部门把事情压下去,不然会越传越厉害的!”

 “不要紧,就是流言而已,过段时间,它自己就会散了。”

 梁浅茵努力的扯了嘴角,装出无所谓的笑容,郑语雪都火急火燎了,一听她还如此沉的住气,都忍不住替她焦急,但梁浅茵没放在心上,自己也不好替她添堵。

 再宽慰了几句,也只得挂断了电话。

 梁浅茵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,梁雯雯的电话就打了起来,得意不已,“梁浅茵,你看见没有?你昨天敢嘲笑我,今天就是你痛苦的日子,现世报啊!”

 “呵,那又如何?”

 梁浅茵逼着自己打起精神,梁雯雯看她还敢嘴硬,顿时就冷笑连连,“你嘴皮子倒是厉害,我看厉远冥一脚将你踢开以后,你还能不能如此硬气?”

 “我可提醒你,厉远冥不要你了,你也别想再回梁家,梁家才不会认你!”

 “你放心,我和厉远冥可是领了结婚证的,他若敢踢了我,那一半的身家都得分割给我,到时候我不愁吃不吃穿的,我会稀罕上梁家?”

 梁浅茵想也没想的,一句话就怼了回去,气得梁雯雯半晌都说不出话。

 梁浅茵也不屑于理她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 只是凤眸里隐约露了悲伤,若是厉远冥变心,她做的再多,又有何用?

 铺天盖地的新闻,厉远冥不可能看不见,他若有心,自然会叫人撤了那些新闻,或是加以辩驳,又怎会要她上赶着去求人?

 眼神转到依然热火朝天的新闻上,眸里忽就落了泪,模糊了眼前视线。

 厉远冥,你就不给我一个解释吗?

 典斯总裁室。

 厉远冥脸色阴怒的盯着那些热搜,许风滴了冷汗,站在旁边,大气都不敢出。

 “厉总,有人在暗自控制热搜,无法撤销。”

 虽然心里发颤,但许风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实况,顿了顿,又道:“此事极有可能是你的父亲所为,若不然,您亲自和他联系?”

 “不必,先由着他闹,看他到底想耍什么把戏。”

 既然热搜撤了又有,那就先干脆按兵不动,看到底是谁又想祸祸他。

 许风看他脸色冷漠下来,也不敢多说什么,悄悄退走了。

 厉远冥盯着热搜看了会儿,直觉想给梁浅茵打电话解释此事,但想到她昨夜的态度,有些头疼的拧了眉心,手机又放了回去,也不知道她突然闹的什么脾气?

 热搜的事情一出,只怕会火上浇油。

 梁浅茵浑浑噩噩的躺在家里,一直到傍晚,厉远冥没来过电话,而热搜也没有撤下去。

 凤眸里忽就浮了苦笑,终究是她奢望的太多了吗?

 一天没吃饭,整个人都头重脚轻的,想到腹中的小生命,又还是强撑着做了点饭菜,一个人默默无言的吃着饭,两眼放空,脑子乱糟糟的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 入夜时分,厉远冥并没有回来,曾经温馨的家,只剩下冷清。

 梁浅茵勾唇,无声的笑了笑,又只剩下她自己了啊。

 闭了眸,安静的窝在沙发上,手机却响起来了,云染的声音像放鞭炮似的,炸的耳朵疼,“浅茵,你快来南枫酒店十八楼,厉远冥那个混蛋,居然真和那个祝玉婷在一起!”

 “啊?他在和祝玉婷约会?”

 梁浅茵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,云染都急的跳脚,“什么约会啊,今晚有商业酒会,我陪徐景痕那个混蛋来的,而祝玉婷是厉远冥的女伴!”

 一连串的信息,炸的梁浅茵脑子嗡嗡的,他没回家,是又去找祝玉婷了?

 那边云染已经急炸了,“你赶紧的来,再怎么样,也得揪住厉远冥,先问个清楚明白!”

 “行,我马上过去,看看情况。”

 梁浅茵反应过来,也立即起了身,拿起包包就往外走。

 不管如何,她总得问问厉远冥,就算是判她出局,也得给她个痛快话儿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