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5章 万丈深渊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1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南枫酒店十八楼。

 今晚有商业酒会,宴会厅里张灯结彩,衣香鬓影。

 梁浅茵急匆匆的赶过来,却被门口的侍者给拦住了,对方脸上浮着客气又冷淡的笑容,“这位小姐,请问您有请柬吗?”

 连礼服都没有换,一身看不出牌子的休闲服,也想闯进去?

 “没有请柬,我来找个人。”

 梁浅茵耐着性子,好脾气的解释,同时又踮了脚尖,试图搜寻厉远冥的身影。

 这一看,还真瞧见了厉远冥和那个祝玉婷。

 两人俨然是酒会的焦点,众星捧月般,被不少人围在了中间。

 心里怒意迸发,就要冲进去质问,侍者见她脸色不对,立即就拦住了去徐,脸色也凝重起来,“小姐,您没有请柬,是不能进去的。”

 “我就找人问两句话,要什么请柬!”梁浅茵急了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想强闯。

 她越这样,侍者越不敢放她进去,“小姐还是赶紧离开的好,不然我叫保安了!”

 “你叫保安啊?我今天偏要进!”

 眼睁睁看着厉远冥和祝玉婷在那里恩爱示众,梁浅茵已经急怒攻心,不管不厉的往里冲,侍者又要拦住她,两相冲突,很快就有人望了过来。

 云染早就等急了,瞥见梁浅茵被人拦住,赶紧就冲了过来,“你放开她!”

 侍者吓了一跳,云染也不管他怎么想,拉着梁浅茵就匆忙入内,又无奈的小声道:“你怎么也没换衣服就跑来了?气势都比那个女人弱了许多。”

 “我接到电话就匆忙赶过来,哪还记得换礼服?”

 梁浅茵紧紧盯着人群里说笑的厉远冥和祝玉婷,许是她的眼神太过锐利,厉远冥也下意识的望了过来,一见梁浅茵面有怒色的大步走过来,脸色顿时就晦暗起来。

 梁浅茵只当没看见他的脸色,越过人群,走到他面前。

 祝玉婷笑容妩媚,“你是?……”

 “没你的事,”梁浅茵头也没偏,直接就冷冷怼过去,厉远冥略皱了下眉,但也没说什么,而梁浅茵看他并不开口解释,凤眸里顿时露了失望,“厉远冥,你想离婚?”

 话音未落,周围的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,脸色颇为诧异。

 厉远冥皱眉,琥珀色的眸里含着幽幽冷光,“有什么话,咱们回家去说。”

 “不必,”梁浅茵打起精神,凤眸里难掩冷笑,偏头看了眼祝玉婷,眼神又落到厉远冥身上,“这位女士,就是你即将联姻的对象?”

 “梁小姐你好,我是祝玉婷。”

 祝玉婷大方微笑,仗着厉远冥没吭声,笑容越加妩媚诱人,“你也看过新闻了?”

 梁浅茵并不理她,凤眸隐隐泛红,几近崩溃,“厉远冥,我问你的话,你为什么不回答!”

 “你现在情绪不稳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 厉远冥眸色晦暗,伸手就要去扶梁浅茵,梁浅茵却躲到了云染身后,咬着牙惨笑两声,“我还有家吗?如果韩子诚把我踩进烂泥里,你就是把我推下万丈深渊的那个人!”

 她宁愿从不曾得到救赎,也不要在有希望之后,又再狠狠的失望!

 心下酸涩,眼泪终是止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转,却始终未曾落下,云染看的都哭了,愤怒的盯着厉远冥,“别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,你不要浅茵,多的是人要她!”

 “我没有那个意思。”

 厉远冥的声音一贯冷静自持,此刻却多了丝急躁,再度伸手却拉梁浅茵,哪知梁浅茵却突然犯了恶心,脸色苍白,捂着嘴立即跑向了洗手间。

 厉远冥要去追,云染不知情况,挡住了去徐,泪眼里带着怒笑,“浅茵都被你恶心到吐了,你还敢去找她?你还是找你的相好去吧!”

 “云染,你非要搅和?”

 “呵,你欺负浅茵,那就是欺负我!”

 云染才不怕他,叉眼瞪眼,满脸怒笑,不远处的徐景痕匆匆跑过来,急着拉开她,“你疯了是不是?他们俩的事,你少插手!”

 “我少插手?你兄弟欺负我闺蜜,我凭什么不插手!”

 云染狠狠甩开徐景痕的手,像是炸了毛的猫,怒声道:“我是喜欢你不假,但你要是敢惯着你兄弟欺负我闺蜜,那徐景痕我告诉你,你就是天仙再世,我也不会再要你!”

 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远哥他怎么可能欺负嫂子?”

 徐景痕也脸色难看起来,觉得云染是在无理取闹,没事找事。

 云染看他那个样,怒笑连连,“你还觉得我有错是吧?你是眼瞎了还是脑子被驴踢了,看不见厉远冥身边那个女人?联姻消息满天飞,你让浅茵怎么办?”

 “小染,别说了!”

 梁浅茵已经从洗手间回来,听见云染的话,心里既感动,又对厉远冥失望,“咱们走吧。”

 “哼,天下乌鸦一般黑,徐景痕,我们完了!”

 云染怒声骂了句,扶着梁浅茵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宴会大厅。

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,不值得她们动心!

 梁浅茵再回来,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厉远冥,面色淡然飘然离开。

 既已变心,又何必强求?

 厉远冥盯着她的背影,眸色已冷若冰霜。

 徐景痕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,赔着笑脸,“远哥,云染她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,说话做事都不动脑子,你别和她一般见识。”

 “云染说话没脑子,那你们俩呢?”

 旁边蓦然一道冷冷的男声插进来,徐景痕头疼扶额,“哥,你能不捣乱吗?”

 “我捣乱?徐景痕,我觉得云染骂得对,你就是眼瞎了!”

 徐景毅从人群里步出来,看了眼还没离开的祝玉婷,“从昨晚半夜开始,厉远冥与祝家大小姐联姻的消息就开始满天飞,如果厉远冥真爱浅茵,怎么会允许这种流言伤害她?”

 “伤害不伤害,那都是他俩之间的事情,你别搅和!”

 本来事情就够乱了,他还火上浇油?

 徐景痕烦躁起来,想拽着徐景毅离开,徐景毅却躲开他的手,转而面色严厉的看着厉远冥,“你就不打算解释解释?”

 “让开!”

 琥珀色的眸里冷芒闪烁,流光冰冷,越过徐景毅就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