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6章 一想到你就吐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8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徐景毅哪肯放过他,就要追上去质问,徐景痕却一把抱住他的腰,“哥,算我求求你了行不行?人家小两口的事情,你就别再瞎掺和!”

 “他欺负浅茵,我怎么能不管?”

 “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欺负浅茵了?道听途说,你也相信?”

 看着厉远冥出了宴会厅,徐景痕才松开徐景毅,恨铁不成钢的直摇头,“他俩要是离婚了,你尽管去追浅茵嫂子,我没意见,但人家小两口吵架斗嘴,怎么哪都有你的事?”

 这话说的颇得,徐景毅瞬间黑脸,“徐景痕,你还是不是我弟弟?”

 “哼,你要不是我哥,我就由着远哥弄死你!”

 徐景痕和厉远冥多年朋友,也算是清楚厉远冥的脾气。

 平素就冷漠孤傲,难得有个在意的人,谁要是敢跟他抢,他还会留手?

 怕是整得对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祝玉婷将兄弟俩的看在眼里,见停了战火,这才满面妩媚的上前两步,“徐家兄弟是吧?你们和厉远冥,还有梁小姐,都很熟悉吗?”

 “关你什么事?”

 徐景痕对这个挑起争端的女人可没半点好脸色,冷哼一声,别开了脸。

 祝玉婷也不在意,只是微笑道:“联姻是长辈们决定下来的意思,厉远冥没有意见,而他又是人中龙凤,我自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

 “以后我若是和厉远冥结婚了,为免厉远冥夹在中间为难,你们还是和他少来往的好。”

 徐景痕瞬间大怒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不喜欢你们在他面前提起梁浅茵而已。”

 祝玉婷端着微笑,始终落落大方的模样,看起来很是知书达礼,温婉可人。

 徐景痕却已经被他气了个半死,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,她和厉远冥的婚事,八字都还没一撇,就已经先想着扫清障碍,将梁浅茵从厉远冥的世界里完全赶出去?

 “我们和厉远冥亲不亲近,和你可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 徐景毅接过话茬,拉着徐景痕走了。

 祝玉婷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角色,和她生气,犯不着。

 如果她真能把梁浅茵从厉远冥的世界里剔出来,自己倒是要感谢她。

 否则他哪有机会追求梁浅茵?

 吵闹的正主儿离开了,宴会厅里很快又热闹起来。

 而厉远冥匆匆追着梁浅茵下电梯,到了楼下大堂,已经能远远看见她的背影,立即疾步追上去,不容拒绝的拉住她,“跟我回家。”

 云染瞬间就警惕的拉住了梁浅茵的另一只手,“浅茵?”

 “小染,我先跟他回家。”

 梁浅茵勉强笑了下,“你去找徐景痕吧,别和他闹僵了。”

 “哼,那个混蛋,我再也不要喜欢他!”

 云染倔强摇头,又潇洒的摆摆手,“你不用管我,倒是你自己,要是厉远冥敢欺负你,你就打电话告诉我,我带你回家。”

 “好,”梁浅茵笑了下,心里头涌起股暖流。

 就算厉远冥没有真心,可这个闺蜜却是一辈子的友谊。

 看着云染走了,厉远冥拉着梁浅茵上车,一徐静默无言的回到家,直到厉远冥端了杯暖融融的红糖水过来,梁浅茵鼻子一酸,这才哑声道:“你想说什么,说吧。”

 “浅茵,联姻的事情,是假的。”

 厉远冥低低解释了句,琥珀色的眸里有着歉意,“我曾答应过你,要守护你一辈子,从始至终,我喜欢的人,只有……”

 “呕!……”

 厉远冥一句话没说完,梁浅茵却突然脸色苍白的干呕了几声,厉远冥瞬间皱了眉头,“我说的话,让你感觉很恶心?”

 干呕来的快,也去的快,梁浅茵脸色有些茫然,“你说什么?”

 “没什么,”厉远冥皱眉,已经没有了再解释的欲望。

 梁浅茵看他连话都不愿意和自己多说,凤眸里顿时扬起了讽笑,“厉远冥,你还真猜对了,我现在看见你就恶心,看见你就想到你和祝玉婷之间的龌龊勾当,一想就吐!”

 反正他都已经变心了,那又何必告诉他怀孕的事情?

 干脆绝然分开。

 掩了痛楚,冷笑连连起来,“你身上的气味都叫我恶心,你懂吗?”

 “你和祝玉婷勾勾搭搭正好,反正我也从来没爱过你,早早离婚,对你我都是解脱!”

 话音未落,已经梁然起身,呯的一声关上房门。

 姿态决绝而又冷漠。

 厉远冥坐在沙发上,眸光沉沉的盯着房门,那杯红糖水犹在冒着热气,却无人再动。

 她说没爱过自己,又为何口口声声都不离祝玉婷?

 吃醋了,还不肯告诉自己?

 房门已经锁死,梁浅茵失神的躺在床上,客厅里并没有传来任何动静,也不知他是已经离开,还是留在了家里?

 但他的心已经不在了,留下和离开又有什么区别?

 眼泪不知不觉的划落,濡湿了枕头,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过去。

 一夜尽是纷乱的梦。

 朦胧间似乎闻到什么香味儿,梁浅茵恍惚睁开眼,窗外已经天色大亮。

 坐起身,习惯性的打开房门,就见餐桌上摆着香味四溢的早餐,而厨房里还有轻微的声音传过来,梁浅茵一愣,心里又有些小雀跃。

 快步走过去,就见厉远冥挽着袖子,正在盛粥,姿态娴熟而又优雅。

 听见她的脚步声,厉远冥回头笑了下,琥珀色的眸子里浮着柔情,一如从前,“赶紧去洗漱,准备吃早餐。”

 “你不是……”

 “什么不是?赶紧去洗漱。”

 厉远冥脸上始终扬着笑容,梁浅茵都觉得有些不真实。

 刷脸洗脸过后,才觉得思绪清醒了许多,看见小沙发被睡出了人形印子,心里有又有些愧疚起来,自己光厉着发脾气去了,也没管他。

 他该不会是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夜吧?

 愧疚乍起来,想到联姻的事情,脸色又很快又冷淡下来。

 厉远冥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,也没说什么,只是给她凉好粥,看她小口小口的吃着包子,偶尔喝上两口粥,眸光便也暖暖的。

 快吃完的时候,厉远冥才轻声道:“浅茵,今天你跟我去公司。”

 “不想去,”梁浅茵脸色冷淡,想也没想的拒绝,厉远冥身体一顿,琥珀色的眸里多了点类似忧伤的情绪,“陪我去,也不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