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97章 你和他,一起滚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5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 梁浅茵皱眉,想要拒绝,又不忍看他失望,到最后只能换着问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“我带你去找祝玉婷,让她亲口告诉你,她真的只是我的合作伙伴。”

 厉远冥思考了一夜,觉得只有这个办法最靠谱,也最能让梁浅茵安心。

 但看她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,又直言道:“萤儿,我没想到祝玉婷的出现,会给你带来如此巨大的伤害,倘若她说不清楚,那我宁可不要合作,也不会让你伤心。”

 一声萤儿,喊的梁浅茵都有些哆嗦。

 垂下头,冷冷道:“你想让她改口,有何难?”

 “不管你信不信,她就只是我的合作伙伴,而联姻消息是厉忠域在捣鬼,我已经命人撤了消息,但厉忠域一直在幕后操作,我暂时也没办法将消息全压下去。”

 梁浅茵沉下眼眸,并不接话。

 现在联姻消息满天飞,祝玉婷又陪在他身边,同进同出,谁知道他的话是真还是假?

 厉远冥也不再解释,默默的给她夹菜添粥。

 梁浅茵吃了几口,却忽又掩了嘴,急匆匆的跑进卫生间,吐的天翻地覆。

 厉远冥赶紧跟过去扶住她,看她把早餐都吐了,心里顿时起了疑惑,但也没有深想,只是皱眉问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“我……呕!……”

 说不了两个字,又是一阵吐,吐到眼泪花都冒出来了。

 厉远冥脸色严肃起来,“你这样吐怎么能行?先不去公司,我带你去检查。”

 “不用……”

 梁浅茵虚弱的摇头,“就是最近饮食不规律,肠胃不好。”

 若是去医院检查,他不就知道自己怀孕了?寻常也没什么,可如今多了个祝玉婷横亘在中间,她不想拿孩子去要挟谁。

 就算厉远冥真的想和祝玉婷生活,那她宁愿默默带着孩子离开。

 只是厉远冥并不想依她的话,“就算肠胃不舒服,那也要去看医生,你别犯倔。”

 “我说了,不去就是不去,你别烦我!”

 梁浅茵冷脸,一把甩开厉远冥,自己跌跌撞撞的冲出了洗手间。

 厉远冥额上青筋乱跳,眸里隐隐冒了怒火,但很快还是压抑下来,上前扶住她。

 怪只怪祝玉婷的事情没事先和她说清楚,才会让她性情大变。

 这么一闹,两人都没心思再吃早餐,厉远冥麻利的收拾好厨房,才带着她去公司。

 刚到总裁室门口,就见祝玉婷已经来了,只不过此刻坐在厉维腿上,两手圈着他的脖子,看起来异常亲密。

 看见厉远冥和梁浅茵双双现身,女人顿时惊的一下站起来,“你们?”

 “宝贝儿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 厉维哈哈大笑,手掌还似有若无的抚过她的翘臀,“方才你对我还热情十足呢?”

 祝玉婷脸都绿了,“你是厉总的双胞胎兄弟?”

 “哟,不错,总算反应过来了啊?”

 厉维可没什么心理负担,笑的异常灿烂,“你刚刚坐在我腿上,跟我耳鬓厮磨的时候,可是说过,非我不嫁,怎么样,咱俩去领证吧?”

 “你闭嘴吧!”

 祝玉婷恶心的都快吐了,恨不得撕了他脸上的笑容才好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转而才又伤心的看着厉远冥,“厉总,我以为他是你……”

 “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,厉维。”

 厉远冥面无表情,冷淡道:“既然你和厉维已经达成共识,那我们的合作也就取消了。”

 “不是,厉总,我真的是认错人了,你怎么能取消合作?”

 祝玉婷心里已经恼极厉维,脸上还是赶紧给厉远冥道歉,“厉总,我那些话都是想说给你听的啊,而且你父亲已经同意了联姻,你怎么能擅自取消所有合作?”

 “你怕是不知道,厉忠域已经被逐出厉家了吧?”

 厉远冥脸色冷淡,琥珀色的眸子里一片漠然,泛着冰冷流光,“我劝祝小姐下次合作时,一定要弄清楚对方的底细,免得被骗了。”

 “不可能,他明明是你的父亲,不会错的……”

 祝玉婷也傻眼了,旁边的厉维倒是笑嘻嘻的,“美人儿,我可是厉远冥的亲弟弟,我对你刚刚的热情表现很满意,厉远冥不和你谈合作不要紧,我来和你谈。”

 “你滚!”

 祝玉婷都要气死了,刚刚若不是他捣乱,自己又怎么会被厉远冥逮到借口,要取消所有合作?

 想到祝氏对这次联姻的期望,祝玉婷也豁出去了,几步走到厉远冥面前,仰对楚楚可怜的看着他,“厉总,是厉维先欺负的我,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。”

 “你和他,一起滚。”

 男人面无表情,眸里尽是冷漠。

 祝玉婷苍白了脸色,看向旁边的梁浅茵,“你是因她,才不肯和我合作?”

 “她是我妻,而你,什么都不是。”

 厉远冥直接退开两步,厉维又贴了上来,嘻皮笑脸的拉住了祝玉婷的手,“美人儿,他既然不懂得你的好,你不如跟了我,我还能给你点好处。”

 祝玉婷也是急昏了头,转脸就望着厉维,“你真的能行?”

 “那当然,男人哪有不行的时候?”

 厉维大方的拍着胸膛,一副有事他来担的模样,梁浅茵简直被刷新了三观,忍不住犯恶心,惹得祝玉婷和厉维对她齐齐怒视,“有你什么事?”

 “是没我什么事,只不过你们身上的香水味太难闻了,令人恶心。”

 梁浅茵冷笑,退开几步,两人脸色难堪,想骂人来着,但看厉远冥在场,又只能悻悻的忍下那口恶气,转而又对视了眼,相携离开。

 “提醒你一句,厉维和厉氏同样没有关系。”

 厉远冥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但祝玉婷也只是脚步微顿了顿,便就离开。

 梁浅茵冷嗤,“你对她倒是仁至义尽。”

 “我只是不想她最后又找上厉氏而已。”

 厉远冥无奈摇头,握住她的手,拉着她坐在沙发上,“萤儿,你也看见了祝玉婷的态度,也知道我和厉忠域并不和,他想控制我和祝氏联姻,又怎么可能?”

 “可是祝玉婷妩媚温柔,祝氏对你没有吸引力,她有。”

 “她再美再温柔,又与我何干?”

 厉远冥拉着她的手贴在心口上,眸光温柔而郑重,“这个地方,有你,也仅有你。”